@ 2015.05.09 , 11:05

武术大师成功记

一开始这只是个普通故事。一个叫Avedis Seropian亚美尼亚男孩,在黎巴嫩内战期间长大。其祖父是大屠杀中的幸存者,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12岁时受李小龙和成龙主演的中国功夫片的启发,在当地功夫俱乐部学习。16岁时,他发现还有太极这一神奇的功夫,于是全身心投入到严格的训练中。

两年后,他参加了2001年的世界武术锦标赛(武术界最具声望的赛事)的太极拳类比赛,成为黎巴嫩历史最高分的获得者。2011年,国际武当太极拳比赛中,他从1200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赢得三枚金牌。2013年,在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同3400名运动员相竞争,又赢得两枚太极拳金牌,并被北京体育大学授予“内家拳大师”的称号。

[-]

他的成就最非凡之处在于成为世界冠军的路上完全靠自学。“来中国后很多人问我‘你的师傅是谁’、‘没有师傅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问题,”32岁的Seropian说,“太极是一门动作如水的艺术…你需要去感受它,游走在你全身的经脉中…学习来自于领悟。”

Seropian最初在黎巴嫩上过几节课,但是被老师劝退了,因为后者觉得他藐视老师的权威。直到参加第一个重要赛事,即国际武术联合会(IWUF)每半年举行一次的世界武术锦标赛,他决定自我突破。

Seropian回忆说他买的第一本书是《冥想的艺术》,后来他又读了很多关于东方武术传统的书籍。“每次我们出去比赛的时候,我的队友都忙着和女孩子们调情,我就会观察每个人的表演,思考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和其他人交谈,试图发现我所读的和人们所实践的之前的联系。”

那时他也没办法将其他人的动作录下来回去好好研究,只能用删除法,“40个人里面多少会有错误、风格也不尽相同。我不会去刻意雕琢,只是在脑袋里面一遍遍的比较过滤,直到找到感觉最合适的。这就是我自学的基础。”

[-]

2001年世界武术锦标赛是他人生中的“大跃进”,虽然Seropian曾参与过地方和国家锦标赛,但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世界级的比赛。“我只是赤手空拳打了一套,就像例行公事。都是我自学的,我们也没有剑。”但是他的得分为8.93分,是黎巴嫩选手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分。

尽管他很有天赋,或者说就是因为他的天赋,Seropian感觉很孤单,希望寻求“哲学上的庇护”。“李小龙曾说过自学武术就像是在陆地上教人游泳…你必须战胜自己。他的功夫从有形到无形…从中我找到了无套路的灵感。”太极拳没有套路,因为它涉及到人类和宇宙之间的“和谐”。“我们试图用这种物理方法像五元素一样运行。”

虽然这位世界冠军得到了国际承认,但是在黎巴嫩却是没有多少支持。体育和青年部只承认黎巴嫩武术功夫联合会,而不是工作室或个人。 “联合会应该照顾俱乐部(健身房或工作室),后者也要顺应着照顾它们的成员。”Seropian解释说。

“联合会选择参赛者…每个成员都有兄弟姐妹、儿子和女儿…我们有比赛的时候,他们(家庭成员)就会先行一步,然后是可能获奖的人选们。” 一枚奖章可以在来年吸引更多的部门资金。

联合会的资金不透明,赢得世界冠军的人本应该得到某种奖,但是他曾经得到的是只是一张部长的照片。这意味着奖励被联合会吞了或者没有提供奖励。

[-]

“2014年在亚洲比赛,我和一个来自新加坡的选手聊天,他告诉我赢了比赛会有200000新加坡币的奖励,相当于144000美元…他还抱怨说中国的选手奖励更高。”但是对于黎巴嫩来说,包了来回费用就不错了,有时这个都不会报销。

“当你总是遇到腐败和偏见时,会感到失望,特别是和新加坡选手及其他国家的选手交谈时。但是我的激情总是占上风。”Seropian说,他散发出一种孩子气的热情和无限正能量。他承认“住在这里不容易,特别是一个从零开始的环境中,特别困难。因为我的祖父是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中幸存的一代,然后到我的父亲,我。我们只能靠自己。”

“我的父母被各种杂事和问题围绕着,他们很难看到我的进步。这让人很伤心,我觉得我在做试图帮助别人的事,但是对于我最亲近的人,我的父母,我却帮不到他们。”

为了他的父母、妻子和女儿,Seropian教导太极和其他武术的课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另外他还是一名个人心理治疗师。他经常免费教导有天赋却家境贫寒的学生。其中一个最有天赋的学生在杂货店做收银员,每小时只能挣1.25美元。“因为我来自相同的环境中,我知道有多难,所以我能帮的话就会尽力帮助别人。”

太极起源于中国,“中国试图将太极标准化,这样每个国家都可以学习,这样做有些令人失望。但是不这样,只有中国人联系的话,就不会有世界级比赛,只有中国国家赛。现代社会发展太快,人们并没有领会到太极的精髓。”

尽管为中国的太极现状感到有些失望,要不是为了他的家人他“10年前就去中国了”。“在黎巴嫩我觉得自己不在家乡,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称我的哲学是无套路的。除了中国,我觉得自己不属于任何地方。”

Seropian想有个师傅,但是目前在中国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当我观看表演时,我知道他们传承了自家传统,但我没看到他们眼中的光芒。如果没有灵性,从这个人身上也没什么可学。这听起来可能有些自大,但我觉得这是根本。”

虽然他仍然坚持着比拼,但由于多年的练习,却因为没有适当的减震装备,他膝盖和关节长期处于疲惫状态而受损。他很想参加2020年奥运会,如果IWUF成功说服奥委会将太极拳加入比赛项目中。

“我想开一所学校,教出10到15名坚定的学生,完全免费。你需要生活,但是不是靠坑蒙拐骗。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太极,通过它你可以传递知识和技巧。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本文译自 dailystar,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4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