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09 , 18:18

61岁博士生故意不用标点,把论文答辩变成公众秀

[-]

上个月,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建筑系博士生Patrick Stewart在一组要求严格的学者面前进行了毕业论文答辩。答辩过程还要求了公众来观看,二十多为好奇人士看着Stewart试图让他们相信,自己149页的论文是有价值的,并不是不完整的,也不是对他人智商的侮辱。

Stewart题为“Indigenous Architecture through Indigenous Knowledge”的论文通篇几乎没有标点,5.2万多单词的论文里没有任何没有句号、逗号和分号。Stewart在文中使用了问号,也用了通用的英文拼写,不过他忽略了其他大多数习惯,包括可怕的大写。论文没有标准的段落,格式看起来也十分凌乱。

Stewart表示:“我觉得我的论文就像一个很长很长的句子,那又如何?反正大学的论文又没有要求标点和格式。”

61岁的Stewart来自加拿大尼斯卡国族国(Nisg'a First Nation),他希望用这一举动来让人们关注原住民文化、殖民主义和学术界对英语语言习惯的盲从。在论文的背景部分,他写道:

“我这样写不是因为懒也不是因为不懂如何正确使用英语而是作为结构主义设计师的一种语法抵抗许多作家尤其是美国诗人eecummings他在哈佛大学的硕士论文也没有标点人们就说那是大胆创新这些词通常不会用来评价一个打破所有写作常规的作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行为法则委员会建议我雇佣一个编辑因为似乎我不太懂英语)时代变化真的太快了”

[-]

Stewart表示,一些人很赞赏他的做法,而其他人则很明显不赞同。“有人警告我说,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我的做法,前路会充满困难。”

他的论文初稿是用尼斯卡国族语写的,却受到了一个位高权重教授的反对,Stewart被告知他的论文不合格,并让他把一字一句都翻译成英语。他回忆说:“我照他说得做了,不过也不能保证一定会通过。”

而论文通过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否则就意味着他无法获得博士学位。他从2010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尝试,他表示在20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读博士的时候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当时他放弃了,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实践工作上。Stewart曾在奇利瓦克的斯托洛原住民族聚居区工作,他设计了几座出名的建筑,包括原住民儿童村。

[-]

第二次回到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后,Stewart发现学校对土著研究更重视了,于是决定把他的职业和对建筑的个人兴趣与土著文化结合起来,展开了研究。研究导师Michael Marker表示:“这项研究很有意思,对非土著的学者来说,他的论文引人深思,让人惊讶,我们经过慎重考虑才让他用这种方式。”

不过最终,论文还是要改的,Stewart缺少标点的写作方式还是让一些教授接受不了。Stewart在二月提交了论文,答辩在4月23日举行,他非常紧张,“当时有5名答辩委员,还有一些旁听人员,场面非常让人畏惧。”

Stewart展示了30分钟,答辩委员提了各种刁难的问题。2小时后,终于有人提出休息,然后又继续提问。答辩结束后,Stewart和观众离场,答辩委员闭门讨论,表决是否让他通过。

最后这名博士生被叫回屋里答辩委员会告诉他管他什么标点符号呢你通过了

本文译自 nationalpost,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