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05 , 15:04

生命是一场幻觉吗

[-]

你是否曾怀疑过生而为人的意义,尤其是你自己生命的意义?嗯,我觉得你一定想过,那痛苦的与自我意识搏斗而精疲力竭的过程一定不好受吧。今天要说的或许能让你宽宽心,有专业学者说,我们都不是真实存在的,你我只是些行走的程序而已。

呵呵,这种说不好能不能让人安心的看法因为Nick Bostrom的宣传而广为人知。Nick Bostrom,一名牛津大学的哲学家,他的想法是这样的:现在大家都知道,随着软件的功能越来越强大,大家都尝试着让软件去模仿现实生活中生物对环境反应的行为,程序员们对全球范围甚至行星级别的现象都试着挨个建模模拟,有没有可能这种模拟的外延超出我们的认知呢。早在1990年的时候有个叫Will Wright的做了一款那时看来野心勃勃的游戏,叫“虚拟地球”(SimEarth),而现在这种模拟类的游戏已经很常见了。

[-]
虚拟地球的游戏界面

早期的这种游戏中的角色都算不上聪明,他们也确实不怎么会思考,只会按照你键盘上发出的指令或是内建的规则系统行动。但是让我们稍微想的远一些,考虑考虑几百年后会发生些什么,当这种模拟的内容可以不断添加先进的人工智能从而变得更为强大。游戏中内建的角色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愿行动,超越程序员最初始的设定行动方式,甚至,在某些层面的足够复杂之后拥有自我意识。

让我们理性一点推出一个应该是比较符合逻辑的结论,在计算机技术几乎是必然深刻发展的未来,一位历史学家(甚至只是一个想玩玩的熊孩子),为了自己的研究计划,当然可以运行一个更为精确而具体的程序,他们可以模拟15世纪的欧洲社会,看看在黑死病横行的年代里人们是怎么生活的。而程序中的人呢,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像黑客帝国里的基努李维斯一样意识到自己只是程序上运行的一段代码吧。

[-]

既然脑洞已经开了这么大,我们也不介意让他更大一点。如果程序员有了模拟一个世界的能力,为什么不再多模拟几个呢?你要是有了“三个男人一条狗”的游戏,也不会只通关一次就放游戏在电视柜下落灰吧,怎么的也得各种花样玩全了,体验多种人生嘛……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多少有点重口味了。我是想说,如果这种对于我们祖先的模拟是可行的,那模拟出来的世界一定不止一个而已,没摸着千万大奖的彩票并不说明你就身处现实社会,我们曾做,正做,将做的一切,可能都只是某个聪明的克林贡人(《星际旅行》虚构宇宙中一个好战的外星种族)模拟出来的幻觉。

如果你感到了人生的虚无和我译这篇时满满的恶意,又或者是你完全无视我的说法,这都没什么,你可以看看Nick Bostrom的一些衡量世界虚无的标准,如果你我不是代码,那么以下说法至少有一项会是真的:

[1] 世界的科技发展速度从未像21世纪这样快。如果外星人(我可不是在说我们的后代)也是按照我们的发展节奏来的话,如果一定要证明我们不是生活在虚幻中,除非他们都是刚刚好没发明出模拟世界的程序和计算机之前就都莫名其妙的灭绝了。换句话说,如果你一定要确信是处在现实世界,从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来看,合理的推论只有:我们也快要灭绝了——人生得意请尽欢。

[2] 另一种可能性:也许这个世界最终会发展出模拟整个世界的技术,但出于某种匪夷所思的原因,未来的世界拒绝这么做,他们就是不感兴趣,他们从来,正在,永远不感兴趣。从个人的角度讲——我实在是很难相信这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也永远别管但他就是成了”的事情。

这才叫满满的恶意。

Bostrom的理论也有一些不太确定的事情。它本身也蕴含着这样的问题:有没有办法知道我们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有没有标准鉴别真实生活与虚幻呢?

华盛顿大学的物理学家Silas Beane对一种外太空的射线研究良久,他觉得这种射线有可能能告诉我们感知体验是否可以通过计算模拟出来。测试的这种计算机模拟方法正被广为使用,用来把我们可见的各种现象分解成离散的数据块。嗯,以往的事实表明,只要把数据块分的有够散,理论上模拟一些外太空射线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所以说,很不幸,这种模拟我们生活环境的计算机按说是一定可以造出来的。

理论中另一个不确定的问题是这样的:假设我们就是生活在虚拟的世界中了,那么模拟我们这些人的生物自己呢?他们是不是也是某种更高的等生物的模拟产物呢?

Bostrom是这么处理这个问题的,他认为,这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的故事应该是有尽头的,因为每个层次的模拟都会有一定的消耗。就好比说“三个男人一条狗”,你也许会控制着人物在游戏中再玩一次“三男一狗”,或许能做到在这之中再模拟一次,但你不能无穷无尽的模拟下去,因为计算这些东西总会有损耗。总会有一个真实的世界在外面看着我们。

当几年前笔者和Bostrom讨论这些观点时,我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只是一个模拟的存在,我是不是被设计成要尊重伦理道德,让我时刻担心着社会对我的评价会不会太多余了。

Bostrom想了想,说这应该是你的自由意志。

那是当然,不过仔细想想他也有可能是被设计成要说这些的。

思前想后,笔者还是为自己可能还不如一只实验室小白鼠的可能性而浑身不舒服。至少小白鼠还是真实存在的。

诶,等等,说不定它也不是……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萝卜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4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