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04 , 00:01

美国笑话梗:监狱强暴

[-]

监狱强暴居然有趣?这就是为什么很难让人们关心这件事的原因之一吗?我(原文作者)不记得我第一次因为“捡肥皂”或“不弯腰洗澡”而乐呵是什么时候了,但无疑是在我的童年时期。那时我们插科打诨,没心没肺地逗乐,将铅笔故意丢在地上,课间踢踢足球。“Knock, knock?”和“Why did the chicken cross the road”这类冷笑话,难道就是我们骨子里的幽默感吗?

你还记得你在哪第一次听到监狱强暴的笑话吗?是看电影时听麦克唐纳开玩笑说周六晚现场直播?还是NBC的杰·雷诺多次嗤笑捡肥皂?贾斯汀·比伯也许在监狱也遭遇过,也许被定罪的共和党国会议员汤姆·迪莱也无法避免?当你还只是孩子时,在Family Guy这类动画片中的□□幽默设定中学到?或者Nickelodeon的海绵宝宝开玩笑说不要掉肥皂意识到的?

但没必要想那么远,就在上周变装皇后选秀推荐的小品,其中包括一个监狱□□笑话。监狱强暴已成为美国的梗,因为没有什么比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更让人拍案了——特别是黑人。看到“坏黑人”违反这个警察国家的法律从而受到羞辱,美国人喜不自禁,有什么能比一个黑人被强暴更滑稽吗?将黑人监禁起来,把他们变成“狱妓”,最终成为毫无还手之力的低层挣扎者。

我们无法知道究竟每年被拘留的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中有多少遭到狱警或狱友的□□待,但是,从司法部2013年的一份报告估计:“所有的囚犯,近年来大约有20万人在拘留期间受到□□待。”更好笑的是每10万人中有678个白人遭监禁,而黑人有4347个。

在大众媒体中,监狱笑话在美国喜剧中只是发生在酒吧强暴的残忍笑声。在阿布格莱布监狱都有关于强暴的荒谬的虐待场景记录,这些军事图片成了《低俗小说》人造监狱中强暴场景的灵感,你听到那响亮的笑声了吗?

从彰显私刑的明信片到Walter Scott的视频,早在meme发明之前,黑人的苦难就像幽灵病毒一般在美国传播开来。这黑色的痛苦,有着喜剧的潜质,但并不仅仅是因为黑人。Kara Walker的艺术作品让美国人不舒服,它们提醒着美国人强暴黑人妇女和强暴黑人男性并没有什么好玩的。

曾被监禁的诗人Chandra Bozelko写到:“监狱强暴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这是美国惩办措施心照不宣的一种方法。”但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觉得强暴就像有人才到香蕉皮摔倒一样,好玩儿。这滑稽的传统揭示了绝大多数有色人种囚犯所遭受的最深最私密的痛苦,但这种传统也说明了美国确实是个苹果派。这是个令人眼角含泪的笑话。

本文译自 The Guardian,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PS. 美式冷笑话两例

儿:Knock knock. (咚咚)
爸:Who's there? (谁在敲门?)
儿:Nobody. (没有人)
爸:Nobody who? (没有人,是谁?)
儿:... (一直不语)
爸:Nobody who? (没有人,是谁?)
儿:...... (因为他叫“没有人”)

“Why did the chicken cross the road”(脑筋急转弯)
“为什么鸡要过马路?”“因为鸡要到对面”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