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04 , 23:06

刚果,埃博拉肆虐之后的国家

[-]

利比里亚正处于转折点。如果在5月9日之前没有新的埃博拉病例出现,那么其埃博拉疫情将正式宣告结束。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院长Peter Piot博士是埃博拉的发现者之一,他去年走访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他想带着他的妻子看看世界上第一个埃博拉病毒爆发的地方。他们去了扬布库,一个位于刚果北部的偏远村庄,1976年埃博拉在这里爆发的时候几乎杀死了300人。

他说在那以后扬布库几乎没发生什么变化。

当埃博拉第一次袭击这个村庄的时候,给这里本就脆弱的卫生基础结构设施体系和经济雪上加霜。扬布库只有一家由天主教传教士开设的医院,Piot回忆说:“那间医院关门之后人们几乎得不到基本的照料,因为埃博拉爆发后最先杀死医护人员。人们无处可去,这里没有其它的医疗机构。”

在那个收货的季节里,附近的村庄被隔离了起来,人们不能出售粮食,加剧了当地的贫困。

近40年后,Piot几乎找不到这里有任何发展的迹象。他最先去的是刚果河附近的本巴城,这里距离扬布库有两个小时车程。这里既没有通电电也没有通自来水;女人和女孩们会到河边去提水。街上没有汽车,唯一一辆汽车还是Piot待的那辆。他说:“从本巴城到扬布库那120千米的车程里,我们只看到了大约三辆卡车。”

大部分居民出行靠走路或自行车。Piot的妻子、人类学家Heidi Larson说:“这里的人非常善于运用他们的自行车。我多次目睹他们去完集市之后推着自行车走。”

[-]

有些人还利用起了医院废弃的装备。Heidi说:“医院废弃了很多注射器,只不过没有针头而已,现在有人找到了其中的商机,利用注射器来装自行车润滑油,该润滑油也能用来修锁。”

在Piot和Larson走着土路进入森林,准备去往扬布库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人工林,这里曾种植着棕榈油、可可粉、咖啡和大米之类的经济作物。这些作物曾被用来交易衣物和器具,该人工林曾一度过雇佣上千名村民。

但多年内战、治理不善和一连串疾病的爆发已经让这里的人失去生计。许多人现在依靠自给农业和在森林里寻觅来的肉生存。Piot说:“这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过并未出现营养失调的情况。在这里种植不算艰难,这里的鱼和丛林肉类也较为丰富。”

扬布库医院的情况甚至比40年前更糟糕。医院医疗水平处于初级,这里有一些床垫和工作台,但几乎没有任何药物。医院没有救护车、收音机和电话;该医院与外界唯一的联系是一位单车邮差。

[-]

Piot说:“为了发送一条消息,我们必须让人骑着摩托车前往100千米外的地方,然后等他回来。”

在医院的临时实验室里,Piot遇到了Sukato Mandzomba,他在1976年还是一名24岁的护士。和医院其他医护人员一样,他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但Mandzomba活到了现在,他一个人经营着实验室,仅用一台显微镜、一台小型手摇离心机和一个笔记本来诊断具有感染性的疾病。

他每个月能赚20美元,只够供他的孩子们上学。Piot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还在这里。我认为他是一名真正的英雄。”

本文译自 npr.org,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