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28 , 21:55

艺术家自述:「我在meme的世界脑洞大开」

来听听一位叫Sam Rolfes的艺术家的故事。

我(Sam)接手的任务是在一周内做一个或两个meme出来,让它们最后像真正的meme一样传播开来。过去几年我一直试图让自己工作没那么严肃,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从超现实主义中走出来。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听起来挺简单的,我喜欢恶搞meme和这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想到这对我的脑路改造有多大。

这是我接过的最简单也是最难的任务之一。第一天我完全在琢磨怎样的meme才算成功,最后意识到我必须推翻权威给出的学术分析并且推动它的发展。这项任务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走进meme世界

我大概知道4Chan、Reddit和Imgur怎么运作的,但是完全对文化的密集性和传播性完全没概念。我看了最近的各种meme,收藏了一些重复出现的模版,心想“这是怎么起作用的,靠奇言妙语?什么样的梗才起作用呢?” 当你在宴会上,端着酒走过一群欢笑的人时也会不自觉笑起来,虽然你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在这种亚文化下,整体环境就像是标准,而我成了meme世界的闯(捣)入(蛋)者。

[-]

第一天的时候,正好普金在打击meme,特别是关于他和一些其它领导人的,这可是贴标签的好时机。于是我做了这个3D版的普金,有的觉得这个很吓人,配词也不有趣,但我还是传到网上了。

后来普金没看点了,我就开始走怀旧路线,用3D再现小时候看的卡通形象,如唐老鸭、精灵古比和青蛙佩佩。将这些畅销产品引入到meme中,造出了酷炫怪胎。

[-]

但是和普金一样,反响都不是很好,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动物,然后我又做了其他几个版本的青蛙佩佩。这样的:
[-]

其实这样的:
[-]

然后我就试了一下“Bae Come Over”的meme,做了这么一张图,后面跟了个笑话。我感觉实在是太挫败了,急需安慰,还好虽然没引起什么注意,但是比之前好多了。

[-]

(小编已经编不下去了)这位艺术家在meme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于是有了:

[-]
“这张红色的构图很美,像有人在里面。”

[-]
“我在这个世界不懈努力,做出了这张插图,我很喜欢这张的线条,充满了动感。‘看看我,我是一个meme人’。”

[-]
已经不想说什么了。这是抽象的男性□□穿透一个黏黏的球状物,名为“关系目标”。

[-]
这组是唐老鸭与佩佩青蛙的组合。这是人们已经能认出青蛙了,艺术家的作品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
“为了迎合4月20日,国际□□日,我也做了点东西。4月19(Four One Nine)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4月20日是一种疯狂。我做了这个小熊猫人,它和地平线相交,所以它沉到哪里去了我不说你们应该知道吧?”

[-]
这种图前面是一只悲伤的哈巴狗,在后面一个小女孩跪着。上面写着“我在变身,不要看。”

# (小编本着不能自己一个人眼瞎的原则将这篇稿子编出来了)

本文译自 hopesandfears,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