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27 , 10:40
25

科学家发现动物也会吸毒

[-]

科学研究发现,野生动物也会在野外独自食用能刺激精神、迷幻、刺激或震惊作用的植物。

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对沉醉于这些植物中的动物有许多记录:小鸭子们在回应母亲的呼唤时正忙着出麻醉性植物,天蛾会大量食用曼陀罗花的花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洲狮会啃咬金鸡纳木(Cinchona tree)的树皮,因为秘鲁的原住民发现这个行为之后模仿了它们。几个世纪之后,19世纪20年代从金鸡纳木树皮中提取了金鸡纳碱并应用到了对抗疟原虫寄生病毒的战役中。

荆芥,又名猫薄荷,野生公猫并不是很喜欢这种草,而且美洲狮、狮子及其他野生猫科动物都很讨厌它。但是曾经有一只被圈养的老虎从笼子上一跃到几英尺的空中而后一头栽到笼子壁上,只为嗅一下猫薄荷叶的味道。

这样的事迹说不尽,野生大角羚羊会在大山上到处寻找有精神作用的地衣。驯鹿会沉迷于毒蝇伞(又名红伞菌、毒蝇鹅膏菌),它们会季节性地进食这种真菌,有时甚至会为了它们从迁徙道路上偏移。

它们非常喜欢这种有白色斑点的红蘑菇,连吃过这种蘑菇的北极圈住民的尿都不放过,有时甚至还会为了争夺渗入雪中的尿液而斗争。

还有马卢拉树,更有名的是用它酿的酒——艾玛乐酒(Amarula)。它会吸引成群结队的非洲哺乳动物(尤其是大象)。

[-]

野生动物习惯了消费带有迷醉、致幻和镇静作用的化学物质,可是当动物、人类和我们自己做的药物碰撞在一起。故事就变得有趣也有了问题。

就拿很流行的生物碱(生物碱包括咖啡因、吗啡、可卡因等类似化学药物)烟碱做例子,除了灵长类动物几乎对所有动物都是致命的,哪怕最小剂量也足以杀死昆虫、青蛙和鸟类。然而猴子和猿就能不受它的致命性影响。

猩猩不仅会吸烟而且还上瘾了,世界各地的动物园都在想方设法让被关起来的动物戒掉这个习惯,最有名的要数南非Bloemfontein的Charlie of the Mangaung Zoo,这个动物园是最先染上烟瘾的因为游客向里面扔了根点燃了的烟。

被圈养的动物抽烟是一个时间比较长的毛病,黑猩猩抽烟已经有几个世纪之长,第一次有记录是1635年的欧洲。也大约是在这个时候,动物摄入这些化学物质的剂量开始成为科学、系统统计做贡献,因为医生、化学家及其他新兴科学的实验者开始给动物注射、喂食各种带有精神作用的化学品饲料,包括酒精、乙醚、吗啡和墨斯卡灵(致幻剂)。

先不论好坏,动物实验确实树立了一些医学里程碑。第一针是Christopher Wren(1632—1723)打的,他在1656年用鹅毛管给狗注入了鸦片。另一个先锋性人物是法国医生Pierre-Alexandre Charvet(1799—1879),他在1826年推行了一个行为准则,详细讲述了他对动物是如何使用鸦片的,他研究过的动物包括草履虫、小龙虾、蜗牛、鱼、蝾螈、青蛙、鸟类、兔子、狗、猫以及他自己。他的这本书被称为这一领域的“实验药理学入门书籍”。

麦角酰二乙胺LSD是经常用于动物身上的致幻药,孔雀鱼服用后会撞水缸的玻璃,暹罗斗鱼会在水中呈现战斗姿态,蠕虫会从土壤里面向上翻,蜗牛会从树的侧面掉下来。

LSD的动物实验最有名的可能是蜘蛛,被NASA赞助了许多种麻醉剂。为什么是蜘蛛呢?除了便宜好抓之外,从蜘蛛织网好像能看出药物对它的作用。

蜘蛛织的几何阵列很能说明问题:服用咖啡因的网杂乱无序而且没用。水合氯醛,会让它们织出稀疏的网,对猎物的威胁变小。大麻导致的结果还比较合格,但看起来好像蜘蛛们织网织一半就不干了。

除了这些肢体表现,动物身上进行药物试验会对它们产生什么效用?非人类的试验并不能完全复刻人类反应,但许多生物学家认为还是有一定可靠性。

精神病学家Ronald Siegel花了30多年研究麻醉剂对动物的影响,他认为了解成瘾的生物学含义能帮助他解救受毒品摧残的化学药物依赖者。Siegel本人就是一名治疗吸毒者的医生,用自己的眼睛每天见证着毒品是如何摧残着生命的。

他的目的很博爱,方法也很丰富。他跋涉到安第斯山脉只为了解古代是如何使用古柯叶的。他在加州海岸发现了一个圈养黑猩猩的群体,在街上看到了各种浓度的可卡因。结果发现,古柯叶水平会影响动物的社交和活泼程度,迈阿密的剂量导致的结果是侵略性和社会活力被扰乱。这听起来可能会有点奇怪,直到Siegel的实验被科研机构接受,也被公众接受为“上瘾”这些行为才让人,在那之前人们只是觉得那是形成的习惯而已。

他还研究了DMT对恒河猴的影响,描述的细节非常多,与其让笔者自己解释还不如逐字引用了:

黑暗、孤独和寂静的深夜是现代人最常使用致幻剂的时候。原始社会用这些药物的情况都是(几乎)看不见/听不到的环境下。在黑暗被隔离的地方,猴子的视觉还会寻求刺激与兴奋的东西。而比较经典的场景设置是,把恒河猴放在一个用不透明的盒子套着的光线昏暗的铁丝笼里,因为猴子和我们一样需要视觉刺激,我确定它们会接受迷幻药而不是习惯黑暗。最开始,猴子们独自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十天十夜,一开始吸烟机里塞得满满的都是莴苣做的烟草,到第八天掺一点DMT。Claude几乎整整吸了两天的烟,Lucy的量相当于一天两根香烟。她变得非常善于捕捉这个气味,现在把它咬在嘴里会非常开心。

他的结论是:如果没有光、鼓舞、陪伴和宽慰,猴子会非常迷恋烟并精神恍惚,他还说这对我们人类自己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Siegel说:“在正确的条件下DMT对猴子的用处和人一样,我们点燃化学品的契机与它们一样,都想享受另外一个舒服安逸的世界。”有人说Siegel自己也试过致幻剂(他坚称他从没、从不会吸取任何一丁点这种物质),他也不会把猴子锁在黑盒子里好完成这个推理。

在他的同辈,也有不同的看法。

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努力证明精神药物对人类疾病影响的医学博士Rick Doblin说:“他并不是受所有人欢迎,他确实做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的实验方法。”

而加州斯克利普斯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e)成瘾症神经科学研究会会长George Koob说:“我真的认为他是个英雄,他是真正记录可卡因成瘾实例的第一人,当时没有一个人认为它是‘成瘾药物’。”Koob一生都想了解为什么有的人很容易对毒品成瘾,而有的人不会。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2)

TOTAL COMMENTS: 25+1

  1. Cydeny_Mtime
    @3 years ago
    2770755

    动物哈草也是因为隔壁老王才郁闷么

  2. 汪嘞个汪
    @3 years ago
    2770761

    英国的哲学家霍普斯说
    人有两个本性:
    1无限追求快乐
    2害怕突然死亡

    既然人的设计就是靠多巴胺(其他动物靠类似物质)来体验快乐,那就必然造成通过各种方法来获取它。

    [28] XX [3] 回复 [0]
  3. 怪事
    @3 years ago
    2770780

    科学家发现动物也会死。

    [31] XX [2] 回复 [0]
  4. 桃子
    @3 years ago
    2770786

    但是曾经有一只被圈养的老虎从笼子上一跃到几英尺的空中而后一头栽到笼子壁上,只为嗅一下猫薄荷叶的味道。

    无论外表多么威风凛凛,内心都逃不脱猫这个属性啊。

    [54] XX [0] 回复 [0]
  5. 爱因斯坦
    @3 years ago
    2770788

    @怪事: 发现的意思就是已经存在的

  6. 2770893

    鸡蛋白菜面每天吃3遍,是不是上瘾了啊

  7. Fuehrer
    @3 years ago
    2770911

    让我想起了South Park里面的某一集猫聚集起来吸食猫薄荷的场景

  8. 游客
    @3 years ago
    2770912

    @猫则徐

  9. Hardwellonair
    @3 years ago
    2770963

    我天天哈草,后来养了只拉布拉多,开始它是拒绝的~到后面每天都吵着要哈!

  10. 「S」
    @3 years ago
    2771016

    1. Bromo-DragonFLY最初于1988年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普度大学的某个实验室里被人工合成,自那时起,它便很快在“旅行迷”(国外将致幻类药物使人产生的持续兴奋状态称为“旅行”(Trip))中间赢得了一众Cult拥趸,尤其是在黑金属之乡挪威。由于Bromo-DragonFLY所带来的“旅行”极其黑暗且药性猛烈沉重,所以只有那些极端音乐的超级死硬分子才有兴趣享用。来听听一位使用者的嗨后感吧:“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被人拽进拽出地狱好多次,那绝对是我所尝试过的最邪恶的猛药。”Bromo-DragonFLY经常被人以吸墨纸作为载体进行贩售,这导致很多使用者将其与LSD相混淆(这两种致幻剂都可以轻易通过皮肤吸收,只要将在其中浸泡过的纸片贴在身上即可起效),而混淆的结果则是灾难性的——“LSD旅行”虽然可以持续数小时,但Bromo-DragonFLY为使用者所带来的强嗨体验却能维持长达3天的时间!好的一面就是,这款毒品的价格大概在4英镑一泡,平均下来使用者每小时只需花费5.5便士就能享受帝王级的尊贵“旅行”体验。所以从经济方面考虑,Bromo-DragonFLY可谓是全世界性价比最高的毒品之一。

  11. 「S」
    @3 years ago
    2771017

    2. “Oxi”是“Oxidada”的简称,这个葡语单词的意思是“铁锈”,而用它来形容这款低档、肮脏的巴西街头毒品显然是非常恰当的。作为一种同时混入了汽油、丙酮和电池溶液的可卡因衍生物,这款可点燃抽吸的美味珍馐被形容为超级提纯可卡因。Oxi与可卡因的致嗨功效是相似的,但它的价格却是后者的四分之一。根据一名前使用者的使用报告,Oxi更容易成瘾,也更容易导致妄想症:“你会感觉,‘警察来了!蛇来了!所有东西都要来了!’然后你就慌了。但实际上没有蛇,也没有警察,啥也没有。”而另一名前Oxi惯吸者也说:“你感觉被迫要夜以继日地吸食它,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脑子里只剩下Oxi。它吞噬了你的整个生活。”Oxidada在今年发售的电玩《马克思·佩恩3》(Max Payne 3)中也出现了一个特写镜头,想一睹Oxi芳容的同好请准备好35G硬盘空间。

  12. 「S」
    @3 years ago
    2771019

    3. Artane是一款常用于缓解帕金森综合症患者抖臂痛苦的处方药,伊拉克士兵和当地警察经常在一些非法二级市场或私人药房中购买这种药力十分强劲的肌肉弛缓药品。因为要在一个全世界最混乱的国家努力维护和平、维持秩序、捍卫法律,伊拉克警察和当地步兵大都表示压力很大,于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只能大量嗑服Artane药片,用它带来的快感来放松自己紧张的神经、缓解厌杀情绪。一名伊拉克医生说:“他们认为Artane能让自己变得勇敢,吃了它就不会感到焦虑了。所以他们就能毫不羞耻地破门而入,堂而皇之地进入别人的房间。”神经高度紧绷的重装安全部队,在滥用药物所致的丧心病狂之下维持秩序,不出乱子才真是见鬼了!

  13. 「S」
    @3 years ago
    2771020

    4.在泰国,“Yaba”的字面意思是“疯药”(而非“哑巴”),事实上他们也绝不是在开玩笑。因为Yaba基本上就是甲基苯丙胺晶体(冰毒)与咖啡因混合后被压成的药片状的玩意儿。Yaba有种将使用者送入精神彻底错乱状态的功效——服用者最开始的感觉是焦虑、极度亢奋以及大脑腐烂般的强嗨,这种情况能持续数天;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沮丧,而想要逃出这种抑郁感则只能吸食更多的Yaba。如今每年都有数以百计暴力倾向严重、情绪极不稳定的Yaba党们从昏迷中醒来,然后发现自己被锁在泰国严酷的精神病院里。在这里,这些病人们将接受足以把他们折磨到大小便失禁的持久电击治疗。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过去在泰国的加油站贩卖Yaba竟然是合法的,它们在当时成为了长途货车司机们锁定的目标。这些司机是为了在开夜车的时候避免疲劳驾驶才服用Yaba的,但殊不知,接踵而至的却是场面宏大而惨烈的汽车相撞事故的暴涨。好在大脑短路的政府官员迅速颁布了法令,把卖Yaba的和这些玩儿命的司机都关了起来。

  14. 「S」
    @3 years ago
    2771021

    5. 随着海洛因价格火箭般的蹿升以及此种毒品供给线的枯竭,俄罗斯庞大的嗜毒人口发明出了一种极具独创性和颠覆性的替代品——Krokodil(鳄鱼)。这种俄国老毛子最新研制的毒品在药力上远大于海洛因,而且较之也更容易成瘾。Krokodil是由红磷(从火柴盒侧边的擦划面刮得)、碘、油漆稀释剂、汽油以及含有可待因成分的感冒药片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反应后最终制得的,而Krokodil制成之时也是成瘾者们死亡的开始。除了Krokodil所带来的高死亡率之外,它的负面效用则主要体现在“鳄鱼”的字面意思上——注射Krokodil首先会使服用者的部分皮肤逐渐转变成蜥蜴表皮般的鳞片状(这正是“鳄鱼”之名的出处),然后会导致他们腐烂坏死的肤肉以灰色厚片的形式从肢体上脱落;而最终,留给这些Krokodil成瘾者的只有自己身上那些露出骨头的可怕豁口。Krokodil就像鳄鱼般活吃了Krokodil成瘾者。通常,注射Krokodil的瘾君子们大多都会在一年之内活活烂死,而他们终日也就在“煮毒”与“注射”间重复着这几近自杀的恶性循环。

  15. 「S」
    @3 years ago
    2771022

    6. 作为目前已在美国锐舞电音圈子里稳占一席之地的嗨药,Alpha-O,这种学名为5-MeO-AMT的新型毒品,巧妙地将自己的药效定位于安非他命那种咬牙切齿的癫狂,和LSD“一切全他妈靠边儿站”式的“旅行”体验之间。drugs-forum.com上的访客们在该网站上分享了很多他们各种各样的疯狂体验:“(我眼前的景象)立刻就转变成了黑白分形图像”;“我觉得我是辆摩托车,我朋友就绕着起居室一圈又一圈地追我”;“大约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一直在以极快的速度解释着生命的意义,紧接着我朋友就说我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尖叫:‘我们得把这个给录下来!’”Alpha-O的问题在于它和Bromo-DragonFLY的情况很类似,它也经常被人以吸墨纸作为载体进行贩售,而使用者和贩售者双方也都经常把它与LSD相混淆,这就导致人们会在吸墨纸上滴下高于正常剂量数倍的Alpha-O进行服用。相比较而言,在同等剂量的前提下,摄取LSD会更安全,而服用Alpha-O则会有潜在的致命性。目前至少有一名Alpha-O服用者已经被确认死亡,所以喜欢蹦迪的小盆友们可得多加小心。

  16. 「S」
    @3 years ago
    2771023

    9.在南部非洲国家赞比亚,贫穷的黑人在没有闲钱购买毒品的情况下,于1997年发明了震惊世界的新神经刺激性药物:Jenkem。它的制作工艺非常高科技——首先他们要从排污管道里刮出一些人类屎尿混合物并放到密闭容器里,然后再让这罐宝贝充分发酵数天,最后你一揭盖儿,那股骤然蹿出对你迎头痛击的气体,就是Jenkem了……但是,这种成本低廉到可以自给自足的毒气确实可以作用到人的神经系统,以其足以让吸入者瞬间瘫软、挑战人类臭味承受极限的强大力量,带给你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至嗨体验。后来这些赞比亚屌丝们改良了制毒方法,在收集了屎尿混合物的瓶子上套上气球封住瓶口,放在阳光下暴晒几天,然后就可以在不直接接触屎尿的情况下,优雅地享用气球里美味的Jenkem了。但就是这么惊世骇俗的臭,竟然漂洋过海来到了美利坚。2007年,骇人听闻的群体性事件赫然出现在美国电视新闻网。据美国媒体报道,Jenkem这种新型毒品目前已经横扫美国校园,严厉打击Jenkem滥用问题已成为有关部门的当务之急。通过一些半吊子的互联网研究以及一些不可信的奇闻轶事,大量的屎尿被当成宝贝收集起来,人们经常在一些网上论坛里看到这样的话:“哦耶!我哥们的表兄的弟弟一直在闻Jenkem,他现在已经完全上瘾了!”此外,著名的电视节目《一千种死法》(1000 Ways To Die)也曾播出过一名男瘾君子在路边的移动公厕闻Jenkem闻到死的英勇事迹……Jenkem这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史上最廉价也最重口味的毒品,再次以血的事实告诉我们——吃饭要吃七分饱。

    [17] XX [0] 回复 [0]
  17. 「S」
    @3 years ago
    2771025

    为何被煎蛋和谐到就剩这么几个了……

  18. 2771123

    @「S」: 马克思佩恩3是12年发售的,cg容量感人

  19. 「S」
    @3 years ago
    2771149

    @frag0: 老文了,看看就好

  20. 「S」
    @3 years ago
    2771152

    7. Phenazepam原本是前苏联一种治疗癫痫的猛药,但它现在却日益被不列颠瘾君子们滥用。在过去的十几个月里,英国至少确认了9起因过量服用Phenazepam而致死的滥用事件。Phenazepam和其它毒品不太一样,其药效极其强劲,但起效前期却十分漫长,足足有3个小时之多,所以这就导致很多初次尝试Phenazepam的急性子使用者因为等待药效发作等得不耐烦,而翻回头再去摄取更多的Phenazepam,结果就是服用过量。Phenazepam在网上可以非常容易地通过合法途径获得,但这种药实际上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基本上就是将同剂量安定的药效加大到11倍,而且经常被人当作是安定的替代品。Phenazepam可以让使用者忽然眼前一黑,使其产生暂时性的意识丧失达三天以上,而且完全不分场合(因为起效前期太长,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在此期间,这些准植物人们会选择蜷缩在犄角旮旯里流涎不止,或者像美剧《行尸走肉》(Walking Dead)里的丧尸一样出笼游街。一名经常服用Phenazepam的使用者说:“刚开始的反应就是眼前完全漆黑,我基本上记不住一件发生过的独立事件。”其实如果想达到和服用Phenazepam同样的效果,连喝30罐廉价的大陆啤酒也是一个选择——最好在看欧洲杯的时候喝。

  21. 「S」
    @3 years ago
    2771154

    8.Ayahuasca(学名Banisteriopsis Caapi,即卡皮木,Ayahuasca在南美印加人语言中是“死亡之藤”的意思)是一种生长于南美洲的藤本植物,这种过去鲜为人知的药材只能在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偏远地区找到。随着各路嗜毒“旅客”为了亲身体验这种神奇的秘鲁幻觉而开始组团奔赴亚马逊,Ayahuasca也就在最近这些年受到了广大毒民群众的热烈欢迎,甚至《Vice》、《国家地理》和《名利场》等媒体也都纷纷向亚马逊派驻记者,以实地检验Ayahuasca的真实药性。与摄取一般毒品不同,服用Ayahuasca的过程更像是一场宗教仪式。首先,萨满(Shaman,这里是指氏族、部落里的精神领袖,或宗教仪式中的祭司)会用采摘而来的卡皮木藤茎皮以及其它可能作用于人精神的植物一同煮出一种药汤,然后把这种叫做“死藤水”的饮品交予使用者服用。虽然这种味道难闻的“中药汤子”极其难喝,但它却能将你带入“平行宇宙”。其实数千年来,亚马逊河流域的诸多部落一直在用这种死藤水治病养身或进行冥想仪式,而伴随着使用者在服用后所出现的呕吐、腹泻以及惊恐呓语等生理反应,Ayahuasca所带来的剧烈致幻作用会将其拽到疯狂的边缘,直至药效消失。一名使用者曾如此形容说:“我旋转降至一个火焰地道中,有哀嚎的人影正痛不欲生地冲我大声叫喊,求我救救他们。而其他的都在吓我说,‘你永远都不会离开这儿,永远,永远。’”

  22. 提笔忘字
    @3 years ago
    2771162

    前几天的一篇:蜜蜂更喜欢喷了农药的花

  23. xantippe
    @3 years ago
    2771468

    看评论真涨姿势

  24. 客卿
    @3 years ago
    2771753

    我的毒品就是金钱和美女,来了我就特么的受不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