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25 , 00:10

史海钩沉:苏联元帅特供版可口可乐

[-]

30年前可口可乐公司向世界推出了新款可口可乐,更改了长达99年的经典配方,终究昙花一现。但在新可乐推出的40年前,可口可乐也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为满足一位特殊顾客的要求,可口可乐改成了白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可口可乐占了重要地位。据 《上帝·国家·可口可乐》一书的作者Mark Pendergrast所言,可口可乐是鼓舞士气的终极武器,是世界大战的双方军队都渴望的奢侈品,常常供不应求。现在在意大利一个瓶子能拍卖到4000美元。 “我看到四个高级军官打开一瓶可口可乐,”一位美国士兵写道,“好像是在品尝一瓶1929年的红带香槟。”

可口可乐成了美国的代名词,成了甜蜜的民主或者腐霉的帝国主义的象征,当然这取决于你站在哪一方战线。它征服了两种类别的品尝者,战争结束的时候在欧洲和太平洋地区仍有超过60个装瓶厂,许多深入敌后、成千上万的士兵和平民才初次尝到了这标志性的味道。   

[-]

可口可乐最铁杆的粉丝是美国艾森豪威尔将军——他不仅负责支撑美军粮饷,也首次把可口可乐介绍给了一位著名的苏联元帅,格奥尔基·朱可夫。朱可夫元帅是苏联历史上获得勋章最多的军人,他领导苏联战胜了纳粹德国。Pendergrast说,“这位征战沙场的领袖在莫斯科抵御住希特勒的军队,然后打破了德国在斯大林格勒的防线,解除了列宁格勒围城危机,并带领苏联取得从华沙到柏林胜利。”

所以你可以理解为什么厌战的朱可夫为何喜爱这清凉的饮料了吧?给苏联人第一口可乐的不是别人正是艾森豪威尔。很快,苏联英雄成了可乐迷,战争结束后,朱可夫要求他的美国供应商多来点儿可乐。当时苏联是禁止饮料的,朱可夫知道斯大林不喜欢他的将领喝这种美国资本主义象征的东西。朱可夫要求乐于助人的美国人做出让步, “一定不能像美国产品,别把它放进这种搞笑的瓶子里,换个颜色。”

[-]
杜鲁门总统

朱可夫对可乐的需求很大,到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上位后可口可乐停止了供应。于是他找到可口可乐公司在欧洲的高层Mladin Zarubica,Zarubica是一个化学家,他可以把可乐里面的人工色素都去掉,做成透明的液体装在瓶中盖上红星印。“我为朱可夫提供的第一批可乐是50箱,”Zarubica后来说,“为红色苏联人提供的白色可乐,这是一个深藏的秘密。”

朱可夫的白色可口可乐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但作为将军,朱可夫被认为是斯大林的潜在竞争对手,最终失去了苏联领导的宠爱。对他在莫斯科公寓的突袭暴露了朱可夫囤积的从德国和其他战争中获得战利品,包括珠宝、地毯、丝绸、皮草和画作。

就其本身而言,可口可乐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战后全球经济增长,但在俄罗斯商店的货架上直到朱可夫死后的十个年头里,都没有看到这一标志性的产品。1985年,在美国人第一次品尝新可乐时,俄国人最终享受到了第一口(合法的)经典可口可乐。到2014年,即使是俄罗斯面临着西方制裁时,可口可乐地区分公司也为俄罗斯和周边28个国家的5.89亿客户提供了近20亿的可口可乐产品。这是不错的市场,至少在俄罗斯是的,比当初为一名客户提供50箱要好多了。

本文译自 OZY,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