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22 , 19:15

实验对象太礼貌了,这实验没法做了

[-]
心理学实验许多情况下都无法达到预定效果,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让心理学研究者崩溃的实验。为什么要崩溃呢,因为他们低估了明尼苏达州人民有多礼貌。

心理学研究者Traci Mann在明尼苏达大学某个食品实验室工作。她曾经帮助过NASA研发出一个测试安慰食物在太空中减小压力效果的实验(目前正在进行中)。最近进行的一项实验让她知道即便是简单的测试也能让她绝望到扯头发。Mann和同事对【如果一个人选择了健康食品对不健康的食品视而不见,那么朋友是否也会照做】这个现象进行了研究。结果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实验竟然出奇的难。

他们是这么干的:实验每组三人都是互相认识的朋友,他们每人面前都有各类肉、芝士、蔬菜和油酥点心。研究人员要教导其中两人只能在餐盘里放蔬菜,留下一人不教,看看这个人如何选择,是像那两人一样选择蔬菜还是其它食品。实验参与者是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分给学生的餐盘使用不同颜色进行区分,食物上也插有不同颜色的牙签。研究人员通过观察哪种颜色的牙签剩在谁的餐盘中就可以知道谁吃了什么食物,之所以不观察学生当场选择,是想要他们的表现在完全没人打扰的情况下进行,做到完全自然。

第一组学生吃完后,研究人员走进实验室发现餐盘和牙签没了,学生们竟然很礼貌地把吃完的餐盘和牙签丢进了垃圾桶里。结果研究人员花了好大工夫竟然只是喂饱了几个学生。

研究人员将垃圾桶从实验室拿走,迎来了第二组学生。他们计划的是等一会回来,给学生充足的时间吃完食物,然后进行研究。结果还没等研究人员回到实验室,他们就听见学生在叫他们。其中一个学生四处找这些研究人员,手里端着混成一堆的餐盘和牙签,问哪里有垃圾桶可以丢掉这些垃圾。

历经两次打击的研究人员没有灰心,在下一组实验中,研究人员回到房间后发现所有的餐盘和牙签都被累成整齐的一堆,留在桌子的中央。

最后研究人员没了办法,只有蹲在房间附近,只要学生一吃完就跑进房间,帮学生清理这些垃圾,最后他们终于开始收集到数据了。

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4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