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21 , 00:09

[经济学人] 持枪者的胜利

[-]

# 本文由 战争贩子 投递译稿:

2012年12月的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顿市,一个年轻男子从他母亲的枪械收藏中挑出一把Bushmater来复枪,并持着它走进一所小学射杀了20名小孩和6名教职工。这起事件似乎让美国人对枪械泛滥已经忍无可忍了,然而美国真的会去制定法律来阻止危险分子染指杀伤性武器吗?

才不会。国会试图限制出售大威力大容量的枪械的举措已经以失败告终,吃到苦头的国会甚至否决了增加对购枪者进行犯罪史和精神病史的背景审查的议案,尽管90%的美国人支持这类型的审查。因为某种弹药可以穿透警察常穿的防弹衣,所以今年3月份,联邦监管机构在国会上提出一项议案旨在禁止这种型号的弹药销售,然而该议案却被285名共和党议员和几名民主党所否决。

枪械支持者游说集团的胜利并没有平息他们的怒火。美国全国步枪协会(The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通称NRA),一个拥有500万会员的财大气粗的组织,指控奥巴马政府“永无止境地妨害”宪法赐予公民的持枪武装权利。鉴于NRA是如此擅长威逼利诱华盛顿的政客们,所以某种程度上看,这项指控有些苍白无力。不管怎么样,NRA立法行为研究所(NRA’s Institute for Legislative Action,通称NRA-ILA)现在正“针对”一项新政做出警告,以往猎人们持枪前往海外时只需要在家里填一份表格,而新政实施后,猎人们则不得不在机场等待海关人员把他们的资料输入电脑。NRA坚持联邦储存猎人的信息将会引发公众不安,同时NRA还暗示,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可能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对持枪武装权挑战力度最大的一年。

与此同时,学校里的孩子依然频频遭遇枪击事件,有时候甚至要遭受来自同龄人的枪击。城镇枪械保全(暂译,Everytown for Gun Safety)是一项提倡枪械管制的运动,据其统计,在康涅狄格州枪击案后的两年间,全国总计至少有95所学校或高校遭遇枪击事件,并造成至少45人死亡。自2012年起,已经有5个州新增对购枪者进行背景审查的要求,填补了国会所否决的购枪程序缺陷(俄勒冈州将可能变为第六个要求背景审查的州,如果3月26号提交的议案获得通过),但却更多的州放宽了枪械相关的法律。

枪械支持者们并不能在每一个州里都百战百胜,但是2015年对他们来说依然是牛市。共和党在去年11月的州一级选举中大获全胜,意味着其议会代表可以在那短暂而紧张的州首府立法会议中再啃下一些硬骨头,在很多地方,这当然包括更多的枪支。

通常来说,枪械支持者们都坚信着一条为人熟知的传统理论:公民持枪可以震慑罪犯。佛罗里达州正在讨论一项校园安全议案,允许学校管理者可以选择工作人员或者带有警察或军队背景的志愿者作为武装警卫入驻校园。艾奥瓦州正在考虑是否增设一条法律,让14岁甚至更小的孩子可以使用自动手枪及转轮手枪(当然是在成年人的监管下,立法委员赶紧补充到)。阿肯色州的共和党议员则希望,在法庭上法官也能配备武器。今年已经有16个州提交议案,要求取消校园持枪禁令,目前仍有12个州仍在讨论中。

有些人坚持武装学生妹子可以震慑□□犯。内华达州的共和党女议员Michele Fiore对纽约时报说:“如果学校里的这些年轻辣妹有着一杆枪的话,还会有多少男人想袭击他们?”(好…好像没什么不对)。德克萨斯州大学系统校监William McRaven却表示,允许校园持枪只会让他的210,000名学生更加危险。作为一名前海豹突击队成员,William McRaven绝对是一个铁血纯爷们[1],他的意见多半会让校园持枪这个议案没办法通过德州立法会议。为了怀柔那些把拥护持枪权力视为立场问题的保守派积极分子们,共和党领导们似乎想要通过一项一度让人难以理解的议案:“公开持枪”,粗略估计将允许825000名持有“隐蔽持枪证(concealed-handgun license)”的德州人可以公开携带自己的自动手枪或转轮手枪[2]。(德州人已经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携带长枪)

枪械支持者们并非都是满足现状的人。2015年最具有争议的议案莫过于“宪法持枪(constitutional carry)”,主张宪法第二修正案已经满足了一切持枪所需的法律依据,公民不需任何执照,任何背景审查,任何训练,自由公开持枪或隐藏持枪。“宪法持枪”已经在阿拉斯加州、亚利桑那州、阿肯色州、佛蒙特州、怀俄明州写入法律,而堪萨斯州、西佛吉尼亚州、蒙大拿州的州议会则刚刚通过了“宪法持枪”的某种版本的议案。西佛吉尼亚州的州长,一名民主党人在他的最后一届任期内否决了这项议案,尽管和其他农业州一样,西佛吉尼亚州并不需要执照即可允许公开持枪。蒙大拿州的州长,另一位民主党人也同样否决了这项议案,尽管在蒙大拿州,离开城市范围就可以自由持枪。缅因州则正在权衡一份“宪法持有”的议案。

NRA不会满足目前的胜利,他们的要求没有止境,每次妥协只会招来得寸进尺。将来的某一天,也许NRA会因为某些过分的要求而引发众怒,但就目前而言NRA依然深得民心。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re)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近20年来要求保护持枪权利的人数首次超过了要求枪械管制的人数。为什么在大部分人都支持背景审查的前提下,要求枪械管制的人数依然被反超?因为背景审查是来自国家的工具,而过去十年间公众对国家的信任已经大打折扣,更别提还掺杂了对奥巴马的憎恨情绪(大概意思就是说害怕背景审查被国家拿来利用,侵犯他们的持枪权)。在今年2月份,NRA的一名颇具魅力的名誉负责人Wayne LaPierre,告诉保守派群众,当遭遇不法侵害,妻子、姐妹、女儿面对着“被踢烂的门”瑟瑟发抖时,“法律不能保护你…….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这就是枪械支持者游说集团在2015年的真实发言。恐惧总是能淹没理性的思考,目前看来是这样。

[1] William H. McRaven:中译威廉·麦克雷文,退役美国海军上将。2011年5月,William H. McRaven成功领导组织实施了刺杀本拉登的海神之矛行动。2014年6月麦克雷文提交退伍请求,9月1日正式退伍,同年7月29日被提名为德克萨斯大学系统校监,2015年1月上任。(wikipedia)

[2] 公开持枪&隐藏持枪:美帝的两种持枪方法,如字面所说,枪暴露在外即公开持枪,枪用其他东西遮掩即隐藏持枪。德州的持枪证称为concealed-handgun license,即隐藏持枪执照,允许你把手枪放在内兜里逛街,而公开持枪在美国大部分地区不需要执照。两种持枪方法的社会意义有待讨论,而土豪有些话想说。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