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7 , 08:35

所谓的传统是如何形成的

[-]

害怕惩罚以及人类似乎天生的模仿他人的倾向构成了社会传统或根深蒂固的观念形成和持续的心理基础。

动物行为学家曾研究过社会学习以及它与危险的联系。例如,当一只飞鸟发现捕食者出现时会立即传递信号给飞鸟群,后者会紧跟前者飞起。然而,这种社会经验思维在人类研究中已经很少考虑到了。

瑞士研究员做了四项参与者达120人的实验,显示人在面临惩罚威胁时特别会复制和传播看到的人所做的行为。在第一个实验中,参与者要在屏幕上从AB两张图选出一张,选20次。他们被告知如果选择了错误的图片,就会面临电击的惩罚。事实上根本没有错误的答案和电击,选哪张图片都没有关系。在做选择前,参与者们会观看一个之前参与实验成员的选择视频,但是没有给出结果。视频中这个人每次都选了A图片,结果试验后,超过95%的人都选择了A。

在第二个实验中,这次不是选错了会受到惩罚,而是选对了会给予奖励。这次同样观看了视频,但只有60%的人和视频中选择相同。而在将条件改成任意惩罚的时候,模仿视频中人的行为在70%以下。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临床神经科学研究团队领导和讲解员Andreas Olsson说:“我们的结论是当承诺给奖励时,我们更倾向打破模式,社会经验作用较小。当为了避免危险时,社会经验往往发挥出了巨大作用,而且带来了好的结果。但是当社会经验在危险面前不能有效作用时,我们也会倾向改变。”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面临惩罚会追随一个领导者。关于这一心理能否传播,在最后一个实验中,有10个人单独观看了选A的视频,然后让他们做出选择,然后另外十个人观看了前面是个人中间的一个的选择记录。同样也没有给出最后结果,五拨人后,结果发现全部的人选A的超过95%。

《实验心理学》杂志报道,这两种机制——通过社会经验复制别人行为的倾向和奖惩措施下的倾向,也许可以解释传统是如何产生和保持的。我们都是有罪的,但我们忘记了这一点。因为所谓传统,我们总是嘲笑别人穿着滑稽的衣服,批判一些宗教,对同性恋不能容忍。每个人都这样做,因为我们害怕与众不同而付出社会成本。毕竟,即使是一台电脑的命令,人们都会循规蹈矩、墨守成规,哪怕是错的也死磕到底。

临床神经科学的部门的研究员Bjorn Lindstrom 说:“举个例子,没有哪种食物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一定不能吃的,只是一个集体里面的人,害怕吃了禁忌食物而不被其它成员所认同而已。”

本文译自 ZMEscienc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