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4 , 00:01

纪录:伊朗正在消失的公共澡堂

伊朗有历史性的澡堂可能不久之后就会消失,人们来这里在优美的拱廊和花砖墙下洗澡和按摩,但由于去的人越来越少,澡堂可能也开不下去了。

一些澡堂(也叫做“hammams”)已经有几世纪的历史,但由于现代大部分人都能很方便地在自家洗澡和泡澡,澡堂的生意越来越差。仅剩的几间都在旧城区,来光顾的主要是体力劳动者和游客。

德黑兰澡堂老板协会□□Mahdi Sajjadi说:“现在德黑兰只剩下三四间公共澡堂了。”

过去,澡堂不仅是清洗身体、剃胡子或让“dallak”提供按摩的地方(dallak会用一个露指搓澡巾来帮客人搓背),人们那时候会聚集在这里讨论时事,辩论想法。

现在,像70岁的Gholam Ali Amirian这样的澡堂老板,都在担心这些澡堂可能会像从热水池里冒出的蒸汽一样消散,而Amirian在这间有着约850年历史的澡堂里工作了40年。

Amirian说:“大约35年前,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前,我们的客人很多。我早上4点开门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当时有5个人在这里工作,每天有超过50个客人,但现在每天平均只有3个客人。”

Sajjadi建议政府给澡堂老板提供低利息的贷款,重新装修澡堂内部,将这些澡堂改造为观光景点。但至今,由于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政府没有任何行动。

下面是摄影师Ebrahim Noroozi镜头下的伊朗仅存的一些澡堂:

[-]
一群男人在大不里士的Nezafat公共澡堂里泡澡。

[-]
一个男人在德黑兰Ghebleh公共澡堂里刮胡子。

[-]
顾客在德黑兰Ghebleh公共澡堂里淋浴。

[-]
70岁的澡堂老板Ali Tayyeb,在亚兹德的Islam公共澡堂工作了一天后,正在擦干身体。

[-]
一个男人躺在大不里士的Nezafat公共澡堂的小池里。

[-]
一群工人在德黑兰Ghebleh公共澡堂里洗澡。

[-]
一个男人在亚兹德的Mohammadi公共澡堂工人的帮助下洗澡。

[-]
39岁的澡堂工人Heidar Javadi利用休息时间在亚兹德的Setareh公共澡堂里祈祷。

[-]
39岁的澡堂工人Omid Riahi在德黑兰Ghebleh公共澡堂帮人搓背。

[-]
75岁的澡堂工人Reza Bagheri和39岁的澡堂工人Heidar Javadi在亚兹德的Setareh公共澡堂帮两个男人洗澡。

[-]
一名客人在大不里士的Nezafat公共澡堂洗完澡后正在休息。

本文译自 yahoo & mashable,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