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3 , 12:00

山地大猩猩的生存之道:近亲繁殖

[-]

山地大猩猩的数量不断减少,导致了严重的近亲繁殖问题,让许多科学家们担忧。然而,最新一项遗传学研究表明,这可能是它们的生存之道。这项研究首次对山地大猩猩的全基因组进行了测序,突出了种群数量减少对它们的影响。

1981年,由于栖息地丧失和捕猎影响,生活在维龙加火山区上的大猩猩数量减至253。自然环境保护主义者从那时开始就在努力帮助恢复大猩猩的数量,将种群数增加到了约480。然而,山地大猩猩还未脱离困境。科学家们担心,这群数量不多的山地大猩猩之间严重的近亲繁殖会导致遗传多样性降低,威胁着它们的生存。

不过现在,科学家们发现,许多有害的基因型实际上已经在近亲繁殖的过程中被淘汰了,山地大猩猩的遗传正在适应这种小群体的繁殖方式。来自剑桥大学遗传学系的Aylwyn Scally博士说:“这种对山地大猩猩遗传多样性和种群历史的最新发现,给我们了解有关类人猿和人类如何在遗传上适应小群体提供了宝贵的信息。通过这些数据,我们观察到了基因组去除严重突变基因的过程。”数据分析显示,山地大猩猩和西部低地大猩猩的遗传多样性,比中非西部种群较大的大猩猩要低2-3倍。而这些大猩猩已经以小群体的方式繁衍了几千年。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都担心,对已经极度濒危的物种来说,严重的近亲繁殖会进一步把它们推向灭绝边缘。较低水平的遗传多样性让这些物种面对环境变化和疾病更难以生存,包括一些可以在人畜之间传播的病毒。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对山地大猩猩来说,近亲繁殖在某种程度上对它们是有利的。例如,与西部低地大猩猩相比,山地大猩猩基因组中丧失功能的突变较少,而这些突变让基因无法行使正常功能,可以引起严重健康问题。

研究论文第一作者Yali Xue博士总结道:“人们担心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数量锐减可能会对山地大猩猩产生灾难性的影响,然而我们的遗传学分析说明,这些大猩猩几千年来都是通过小种群进行繁殖。它们的近亲繁殖程度与导致人类祖先尼安德特人灭绝时的相当,说明山地大猩猩的适应力可能更强,绝对有理由会在接下来的几年前里继续繁衍。”

本文译自 designntrend,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