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1 , 20:20

突尼斯遭遇恐怖袭击,但它还有希望

# 本文由 战争贩子 投递译稿。
在煎蛋出现这么一篇严肃的政治分析的文章挺奇怪的,让人有如置身30年前那个人手一本《半月谈》的时代。无论如何关心一回国际形势也好。

[-]
近期的恐怖袭击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陷入暴力和镇压的漩涡中

这个正在实现阿拉伯之春的承诺,投身建立真正且令人赞叹的民主自由制度的国家,成为了3月18日的野蛮恐怖袭击的目标。残酷的是,曾在2011年和2012年被人民民主运动横扫了的其他阿拉伯国家,现在已经看不到希望。埃及在军政府独裁下苦苦挣扎,而叙利亚陷入内战,现在利比亚和也门的局势也同样向着危险的方向倾斜。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的军队已经无情地镇压了在巴林发起的民主抗议活动,而有能力发起抗议活动并且可以撼动独裁政府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了。

突尼斯3月18日的袭击截止至最后的统计已经造成23人死亡,是否意味着阿拉伯之春国家的最后独苗,成为下一个被暴力和镇压的漩涡吞没的牺牲品?

未必。在近几年的政治动荡开始之前,突尼斯旅游业曾承担着7%的全国经济收入,而恐怖袭击则继续动摇着这个处境不佳的旅游业并造成更加深远的恶性影响。但是突尼斯人仍然觉得充满希望。比起其他阿拉伯之春的国家,突尼斯的世俗党派和最重要的伊斯兰党派:伊斯兰复兴运动党(Ennahda,下称复兴运动党)之间的政治合作,实属一项令人瞩目的成绩。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复兴运动党的创始人,Rachid Ghannouchi,他在面对每一个关键的独裁统治转型的困难时刻,都表现出了他本身拒绝陈规、反对极端以及争取进步的大局观,致力于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社会公正的共和国”,后者是他在3月20号突尼斯59周年独立日所用的祝词。

与埃及□□兄弟会形成对比的是,复兴运动党去年的早些时候赞成通过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世俗宪法,这部宪法明确了宗教自由和女性平等,同时拒绝将伊斯兰教义作为立法本源(伊斯兰教义作为阿拉伯国家的立法本源是常见现象)。在2013年两个反对派领导人刺杀案后,为应对突尼斯的政治僵局,复兴运动党同意将权力让渡给临时政府,直到2014年复兴运动党在选举中取得胜利后临时政府才结束执政。这次选举是阿拉伯世界现代史上最自由和公正的选举,当然其他阿拉伯世界(选举)的自由、公开、多元化程度仍是不为人知。

我(作者,下同)与很多突尼斯人交谈过,他们拥有并涵盖了各种不同的政治观念和宗教取向,但是对3月18号的恐怖事件,以及所有形式的暴力和极端事件的态度上,他们压倒性地一致反对。他们对他们的民主成就感到很自豪,并且立志不会让一小撮暴力宗教狂热者暗地里破坏他们的国家。从最好战的世俗者到复兴运动党的支持者,这些人对推动袭击的暴力圣战观念感到无比厌恶,并且广泛担忧突尼斯浴血奋战所得到的空前自由社会,会被这些恐怖主义所威胁。

不幸的是,突尼斯有着一些危险的邻居。利比亚的暴力活动所带来不稳定的影响辐射至整个北非,促成了马林的暴动和军事政变,影响了博科圣地组织军队在尼日利亚的动向,令大部分突尼斯国内被边缘化的年轻一代变得更加激进。突尼斯官方已经发出警告,除非利比亚那滑向深渊的混乱得到平息,否则突尼斯的安全难以为继。3月18日袭击事件中被安全部队击毙的两名犯人,据报道曾在利比亚受训,他们来自突尼斯一个困苦、贫穷的地区,坐落在亚特拉斯山脉靠近阿尔及利亚的边缘地带,那里曾经历过90年代伊斯兰教徒的激进化以及数次极端主义和镇压的反复中。在阿拉伯国家中,突尼斯已经成为叙利亚最大的战斗员供给国,突尼斯社会逐渐产生共识,目前形势必须急迫地稳定国内经济,安抚被社会所边缘化的青年阶级,平定遥远的边境领土。要达成这些目标,除了要提高教育水平,提供实实在在的工作,同时也需要制定一个用于遏制激进主义的政策,用于抵抗暴力圣战组织的诱惑,让这些被社会所边缘化的突尼斯青年觉得这个国家充满希望、尊严和包容力。

在2011年本阿里的独裁政府倒台后,突尼斯依靠世俗的传统、宪法进步和相对较高的教育水平,突尼斯拥有一个真正巩固民主的机会,它将成为鼓舞阿拉伯世界探索新政府模式的旗手。然而突尼斯目前估算总失业率约15%,而青年失业率更达到要了亲命的35%,想要成为阿拉伯世界的旗手,这个国家必须重振经济增长,降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3月18日的恐怖袭击瞄准了突尼斯经济命脉之一旅游业,让这个挑战变得更加艰难。突尼斯的安全工作仍然有非常多的改进空间,而与此同时我曾交谈过的突尼斯人表示,加强治安力量和情报收集工作不应牺牲公民自由与程序正义,国际支援应当将此谨记于心。美国和欧盟可以为突尼斯提高其安全部队的训练水平带来很大帮助,也可以保证突尼斯的安全部队依然尊重民主规范和程序正义。

作为正在建立欣欣向荣长治久安的民主制度的国家,突尼斯需要且理应得到西方的帮助。2011年,就在突尼斯和平革命后,美国与欧盟曾出慷慨的承诺,但是大多数承诺的内容压根就没有实现。最近,奥巴马政府提议给突尼斯增加经济和安全的支援力度,但是正如Nazanin Ash与Allison Grossman所指出的那样,这份援助计划中有一半,约合1亿3000万刀属于军事支援。改善陷入泥沼的国民经济,行政改革,解放劳动力,遏制腐败以及增加政府透明度,这些才是突尼斯真正需要的支援,这类改革行动实质上将增加国内外投资,从而真正打开通向突尼斯的经济复苏的道路。美国应该利用这个关键的时刻,联合欧盟一同增加对突尼斯的支援力度。为了更长期的改革工作,突尼斯同样需要且理应得到一份免关税协定,来与美国和欧盟达成更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

美国和欧盟若想应对最近的这起暴力袭击,最好的方式就是对突尼斯的人民和政府说:“在这悲剧的时刻,从灵魂到物质,我们都将与你们站在一起。”在恐怖袭击敲响警钟后,这个国家现在,不是六个月或者一年后,而是现在急迫地需要装备、情报以及特种部队的训练,增强突尼斯的安全力量,应对恐怖袭击的威胁。

翻阅历史,即使国土面积不大的国家也有肩负重要的战略意义的可能性。作为唯一一个从人民运动到建立民主的阿拉伯国家,突尼斯对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未来显得十分重要。美国应该为突尼斯的未来小心谨慎地豪赌一把。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