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1 , 13:19

由科技浪潮所填满的反乌托邦之湖

[-]
湖岸边许多往湖中倾灌淤泥的管道

在内蒙古一处鲜为人知的角落,造就今日智能手机和穿戴设备等消费电子产品的同时也造就了一片噩梦般充满毒气的污染湖。

从我(原作者)站的地方看,可以看到包钢集团钢铁和稀土工厂上方的冷却塔跟烟囱,与灰色的空气形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天际线。往近了看,那片工厂和我中间的地方有一片人工打造的湖,里面充满黑色的有毒泥浆。

围绕在湖岸边的几十个污厂的排污管道把浓稠的化学废料倾泻其中。浓重的硫磺味和管道持续吐泥的嘶吼声弄得我头晕眼花,感觉就像来了地狱一般。

欢迎来到包头,这座内蒙古最大的工业城市。我跟一组从 Unknown Fields Division 来的建筑工程师和设计者来到这里,作为为期三星期的对这个供给全球商品的产业链调查的最后一站,来调查由这些从工厂生产,再由集装箱货运船运到我们周围商店里的消费品的产业源头。

你也许没听说过包头这个地方,它可是支撑我们现代社会日常生活的矿场,工厂的所在地,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稀土矿挖掘产业之一。从风力发电机到汽车发动机,还有智能手机跟平板电视的电子元件,这些重要元素充斥着生活的各个角落。2009年,中国产出了全世界95%的稀土供给量;

据推断,仅仅在包头北部开采的白云鄂博矿区,就产出了全世界70%的稀土需求量。但这个功绩的代价是什么呢?

元素的功绩

稀土产业在中国近几个十年急速成长为世界经济强国的过程中占有关键地位。在城市里到处游览就能体会到这里翻天覆地的建设。作为21世纪淘金者的集中地,包头的确像是个领头人。

[-]
深圳某工厂,工人在制作MP3播放器

早在1950年间,稀土产业还没有兴起的动向,包头这座城市只有97,000人口,如今这一数字已超过250万。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矿业者的到来,再加上那些靠稀土存活的资本主义世界带来的生意,和那些苏维埃式大道上逐渐消逝的对共产主义的记忆,包头总给人感觉像是卡在两者之间去向不明。推销美国名牌的广告牌就竖立在革命时期的宣传壁画旁边,面无表情的西方超模们凝视着毛□□的画像。到了晚上,同样靠稀土元素染成五颜六色的灯火照亮宽广的大路,使这座城市看起来像是电影《创 战记》一般;而狭窄的街道里则时常见到工厂下班后从酒吧或烧烤店走出来不停呕吐的工人。

即便不去看那片污染湖,稀土产业带来的环境破坏也已经显而易见。有时你都分不清哪儿是包钢工厂的尽头哪儿是城市建筑的边缘。顺着马路不停地走,远处那些长短不一的烟囱也跟着你的视线移动,形成的拱形像一座巨大的桥一样连接着路面和天空。这里的马路非常宽阔,就是为了适应川流不息烧着燃油的运煤车,相比之下看着普通的交通车就像是在小人国。

[-]
包头某一煤场

下雨时,仍然势不可挡的运煤车划过路面上被煤渣染黑的积水,在路边排成排,挨个开进那些就建造在普通公寓附近的燃煤式电厂。随处都能看见即将新建成的塔式公寓或仓促建起的复式停车场,这之间又有数不清的,顶端燃着火苗的烟囱和高压电塔相互交错。空气里时常充斥着刺鼻的硫磺味,这是那种早已被西方淘汰的工业形式——曾几何时底特律和英国钢城谢菲尔德也一定跟这里如出一辙。

静悄悄的厂房

我们来这儿调查的第一站是去了一家提炼铈的工厂,也是许多稀土矿厂的其中一间。铈元素有大量的应用市场,可以对玻璃染色也可以制作汽车排气管中的催化转换器。带我们参观的人介绍说他们这里主要生产二氧化铈,是给智能手机、平板的显示屏抛光时需要的化学物质。

[-]
某家稀土厂房里的工作台

当在硕大的工厂里乱走的时候,你一定会注意到这里缺了什么——跟迷宫似的布满管道、油罐、和离心分离机的厂房里连一个人也没有,甚至根本没有生命迹象。空旷的厂棚里能听到我们的回声,这间厂房显而易见已经不再运作了。我们问了导游,他解释说这里因维护暂时关闭了。可这也说不通:根本没有什么维护人员,也见不到清洁工或维修工。等再追问时我们的导游开始起疑,问我们为什么问这么多问题,然后就怎么也不说话了。在包头访问期间这种事经常见——要么拒绝回答要么转移话题。

正当要离开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之中曾经访问过这里的一个人说:有没有可能这里的工业企业人为控制诸如二氧化铈的市场需求而故意提高稀土的市场价格?以这种调查方式我们不可能知道答案。不过这事也不是史无前例: 2012年新华社就有报道说“中国最大的稀土工厂继续营业”以防止价格下滑。

包头另一个主要出口产品是钕,也是另一种有大量应用市场的稀土提炼物。钕也可用来做染色玻璃,或制作激光仪器,最重要的一点是钕可用来制作轻型却强力的磁铁。钕磁铁可用来做消费电子产品的零件,例如入耳式耳机,手机话筒,还有电脑硬盘;另一方面钕磁铁还能充当大型磁力场仪器的部件,例如风力发电机和新型电力驱动车的发动机。我们参观了一片钕磁铁加工厂,带领我们的人似乎比铈加工厂的那个人健谈一点,他甚至还送了我们几块钕磁铁。不过还是一样,当我们试图问诸如环境保护问题时,他就不愿透露任何信息了,这趟参观也匆促了事了。

[-]
稀土提炼设备,这种装置会产生有毒副产品

有意思的是,铈和钕虽然都归类为稀土矿物质,但是这两个元素其实不太一样。铈并不比铜或镍“稀有”到哪儿去,而且还在全球范围内分布很广。中国产出世界铈需求量的90%,但这里的铈矿藏量只有世界的30%。照理说,如此比例的分配并没有太多的利润可图,而且从开采矿石到加工为商品的过程又极为冒风险和污染环境。举例来说,铈元素的提取需要压碎矿石混合物并溶解到硫酸和硝酸中,这些都需要在大面积的厂房里进行,如此规模的厂房会带来大量的有毒副产品等物质。因此中国稀土市场的领军地位还有待商议,既没有地理学上的科学规划还超出当地环境的承受能力。这些哪个国家都不愿答应。

[-]

也只有在这片污染湖才能切身体会到中国环境承受的压力。很明显的看出,在河上建坝、淹没农作用地使这片湖成为了一座“尾矿库”:副产品废料的垃圾场。从市中心开车20分就能到这片湖,沿路都是没落的村庄和大片的工厂建筑。之前有报导说这片湖被军队把守着,可我们没看见这种迹象。见过一个简陋的小屋,我们以为是保安住的地方,但房子已被废弃了;曾住在这的人像是走得很急,床和炉灶还在那儿,旁边堆满了方便面包装。

[-]

我们到了湖岸边。我之前离开内蒙古的时候看过这里的照片,但这根本不够我做心理准备来亲眼见识这片湖。这儿完全就是外星式的环境,跟反乌托邦描述的一样极度恶劣。尤其想到这都是人为的后果更让我沮丧跟恐惧,再加上我意识到这些都是我口袋里的电子器材和诸如风力发电跟电力汽车等新型的所谓绿色能源的副产品,我们对西方国家的成就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所以就用我的被铈抛光过的iPhone拍了照射了像。

你可以从谷歌地图看到这片湖,这能让你对这片湖的尺寸有个大致了解。放大到极限你就能看见数十个排污管道排在湖边。

[-]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发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