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11 , 11:49

中国变装间谍,川岛芳子

[-]

帝国公主、脱衣舞女、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的生活就像Mata Hari(美女间谍)一样迷人,也有一个类似的黑暗结局。

由一位满族格格变成日本特工,经常以男装示人,她的人生为“身份危机”提供了新的诠释。

她有两个矛盾的称号“东方Mata Hari”和“满族圣女贞德”,Yoshiko在1907年出生于北京,原名时名叫爱新觉罗·显玗,是清朝满族皇室一个亲王的第14女。她的一生令人眼花缭乱,先是被抵押给中国带着一个军队的日本狂热分子,最终由中方政府执行死刑。Phyllis Birnbaum写了一本关于这个满族格格日本间谍的传记。

1912年清朝灭亡后,川岛芳子和父亲、随从一起流放到满洲旅顺。她的父亲帮助重建清朝,当时的盟友是日本。1915年,8岁的川岛芳子被她父亲送给了日本朋友川岛浪速,差不多等于成了他的养女。

[-]

川岛芳子的故事很难筛选,因为Birnbaum拒绝描述没有真凭实据的故事,这本书读起来还是有点负担的。读者会想当然地被封面吸引把它拿起来,里面只有一些被章节切开的精彩故事,这样还原最真实、正确的历史形象。虽然可能情节不是很连贯,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川岛芳子的故事包含着贪婪以及20世纪上半叶中日复杂的军争。

如Birnbaum所说,日本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对中国的态度急剧改变,比较普遍的观点是日本人鄙视这个无组织、被鸦片荼毒又软弱的邻国。受日俄战争胜利和一些支持泛亚主义和日本扩张的日本冒险家鼓动,日本把满洲当做进入中国的良好据点,清朝皇室是理想的傀儡统治者。Birnbaum解释道:“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日本急于说服世界其他的满州国,包括内蒙古这个独特的地区。当时内蒙有自己的文化和国民,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主要人口还是汉族人。”不论是内在还是外在原因,被流放的清朝人都是完美的工具,让日本人的“拯救中华帝国”的帽子扣得合法合理,不管是对本国还是西方列强都是很好的借口。

川岛浪速就曾是一个泛亚积极分子,也是川岛芳子父亲的密友。他是众多心怀鬼胎想要侵略中国的日本人之一。有趣的是,日本人的野心放在清朝皇室身上是多么失策,至少从后来放在众人眼前的事实是这样的。

芳子在浪速的教育下的人生很不容易,据说浪速是个非常糟糕的父亲可能是他从来没有过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的原因。他没有合法地将芳子收为自己的养女,让她的身份就这么悬着。芳子是讲着日语穿着和服长大的,但又在别的同学叫她“中国佬”的每天里被提醒自己的出身。浪速的家是大量活动分子的栖身之所,大部分传记作家都认为,他□□了芳子还跟她有婚外情。也正是在跟浪速生活的这段时期里,她形成了她的男装风格。

[-]

当川岛芳子离开日本前往上海之后,她开始以三重角色生活这也是她出名的一点。一个是舞蹈。Birnbaum搜集的信息发现,芳子在许多夜总会都有令人震惊又反感的舞蹈表演,让人难忘到让整个社会迷醉。还有穿着男装在烟花柳巷跳艳俗的舞蹈。第二个就是倾向于和名声不佳的人交往。她的一生都鲜少和体面的男人有什么关系,从田中隆吉将军(Birnbaum暗示他和芳子似乎玩过□□,芳子是M),还有多田骏(Tada Hayao)将军,他负责建立日本的傀儡政权。

第三个就是参与了上海一二八事变,日本在1932年初攻击了这座城市几个月。收了满洲国这个傀儡之后,日本一直希望增加在上海的影响力,川岛芳子的作用很重要。这次事变的“正当理由”据说是保护日本公民。但事实证明,是芳子私下贿赂一个中国工厂的工人攻击日本僧侣,引起三友毛巾工厂外的事端。

在芳子被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处以死刑之前被揭发了一系列叛国罪行,上海事变只是她背叛中国的其中一个。芳子认为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好,至少是为了她想要复兴的中华帝国好。

她还劝说皇后婉容离开紫禁城,和她的丈夫一起去庐山,这样日本就能做出这对皇室伉俪一起在满洲国的执政的形象。当时日本人想要攻占热河,让芳子带一批军队和“土匪”作战,但糟糕的是她因为利用色诱的办法获取从中方军官中套取军事秘密并告诉日本而被告。

她名声大噪之时在1933年4月,Muramatsu Shofu出版了一本书《男装之美》(The Beauty in Men’s Clothing),虽然是个虚构的故事但却被普遍认为是川岛芳子的真实写照(两个人物的经历像到芳子受审时中方用了这本书)。就在受审的几个月前,她还穿着日本军装为日本的《朝日新闻》(Asahi)拍了照片。

[-]

自那以后,芳子的多彩人生路基本上是急速下坡。她的身体情况急剧恶化,对她的描述基本都集中在不见的牙齿和寻找她以前漂亮过的痕迹。她对日本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也让她的生命越来越危险。战争结束后,她因为叛国被审,很多在中国犯了重罪的人都能把自己从牢里弄出去(蒋介石Chiang Kai-Shek的外号是“兑换我的支票”Cash My Check)。而川岛芳子因为名声很大,而注定要成为那只儆猴的鸡。1948年3月,她在北京监狱的院子里被一枪从脑后毙命。不过虽然有一张她浑身血淋淋的照片流传出来,马上就有流言说她其实还活着。

这是她传奇人生的恰当结尾,谁知道关于她的那些谣言(包括最后一个)是不是真的,但那些都是有趣的事。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