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02 , 10:41

贫富差距增大的罪魁祸首或许就是持续走高的房价

[-]

# 本文由 红莓花儿开 投递译稿:

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著有一本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此书探讨了富裕国家正在增长的贫富差距,并引起了许多的反响与评论。在为数不多的有质量的评论中,一位叫做马修·罗吉利(Matthew Rognlie)的26岁MIT研究生脱颖而出,去年他在自己博客上反驳了皮克提的理论,到了今年3月20日他更是发表了一篇论文直指了皮克提先生著作的缺陷。

根据托马斯·皮克提在论文中的观点,从长远来看,财富资本投入的回报率超过了经济的增长率。这样一来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关系的不平等会导致国民收入更倾向于到了拥有大量资本的资本家(富人)的口袋中,而非一般劳工(穷人)。从而使劳动收入份额下降。他还认为在近代历史上,无论经济增长的快慢与否,资本的回报率一直都是非常稳定的,在将来这种情况还将长期持续。

马修·罗吉利对托马斯·皮克提的理论主要有三种驳论。许多评论家都指出,由于收益递减的规律,资本投入回报率从长远来看应该是下降的,而不是像皮克提所说的持续稳定。罗吉利就由此进行扩展,认为皮克提对资本回报率有过度夸大的倾向。在现在的社会,一些现代的资本形式,比如软件等,比以前的有形资产贬值的来得更快:在以前一个巨大的金属冲压机可能会有几十年的寿命,但是一个新的数据库管理软件没几年就被淘汰过时了。这意味着,当资本所有者必须对他们所得到的这些持续增长的回报份额进行不断的再投资再更新的时候,资本投资的回报率不一定从净值来说是增长的。

其次,罗吉利发现那些增高的资本回报率并没有平均地分布在所有投资行业里面。如果除开房地产行业,其他行业的资本回报率从1970年以来一种都是非常稳定的,这代表着凶猛增长的房价是资本增长率急速增高的罪魁祸首(由此令房地产投资者得益)。

第三,对于“劳动收入份额会持续下降”的说法是基于“劳工的财富形式是可以轻松变换”这一条件下。但是事实上,他们的财富大多套在了高昂的房产上,这样一来一切就和皮克提所预料的大相径庭:他们无法轻易转变房产这种财富。

对于马修·罗吉利的理论,公众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似乎低估了技术改革对贫富差距增大的作用(例如使劳工的财富转换更加方便,或者工作更加集中于大城市等等)。但是根据罗吉利的考察,他发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一般是房产的拥有者占据了大量的收入份额,而非一般的资本家。一方面,房产拥有者相较于对冲基金经理,是一个更加庞大和可爱的群体。此外,如果仅仅房地产是贫富分化的主要造势者,那么皮克提所鼓吹的财富税政策(向所有的资本持有者征税)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会让其余行业投资者无辜躺枪)。政策制定者应该对症下药,扩大新房产的开发,而不是持续限制规划从而让房产拥有者利用他们的房产“资本”获得巨大的利益。

虽然罗吉利的反驳理论对皮克提的畅销著作产生的麻烦只是仅仅站在一个角度上的——这位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肯定是没有把“房屋资本”这一块作为他畅销书的重点。但是某些特权阶层用他的政治影响力为少数人(虽然是通过计划系统)创造额外经济利益的事实显然是糊了皮克提先生一脸。

备注:
1、一般认为,资本一种生产要素能够为投资者带来回报,资本回报率的增长会导致国民收入总值(GNI)分配给资本所有者的比率提高,从而导致有钱的人通过投资使自己更有钱,没钱的人干活的收入变得越少,以此加重贫富差距。

2、《21世纪资本论》主要观点——近几十年来世界贫富差距正在严重恶化,而且据预测将会继续恶化下去。我们正在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年代,也就是说未来将进入前所未有的“拼爹时代”。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