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19 , 09:25

为研究昆虫的刺,科学家亲自试验,得出蛰痛指数

[-]

很多昆虫能够用他们的武器反击人类,一位科学家为此做了一项统计工作。

子弹蚁(bullet ant ,也叫Paraponera clavata),得名于被它的毒钳□□住之后带来的剧烈疼痛。据试验表明,在被子弹蚁□□过之后,这种疼痛将会持续12-24小时。不过,好在子弹蚁生活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一般长约一英寸(2.54cm),大多数人一辈子很难被□□到。

[-]

经过多次的尝试,昆虫学家 Justin Schmidt 博士将子弹蚁的蜇排在世界上最疼昆虫之刺的第一位。他这样描述这种疼痛:这种疼痛,疼的纯粹、疼的激烈、痛的绝妙。(妈蛋这就是个M)就像在你脚厚跟插入一根钉子,再把你扔到热碳上,让你走。

他还为此设计了施密特(SChmidt)蛰痛指数——用于对膜翅目昆虫(包括黄蜂、蜜蜂、蚂蚁等)的蛰痛程度进行排序。施密特蛰痛指数一共有4级,而子弹蚁位于该表的最顶层。

Level 4:子弹蚁、狼蛛鹰黄蜂(tarantula hawk wasp)
Level 3:胡蜂(paper wasp),收获蚁( harvester ant)
Level 2:蜜蜂、黄马褂峰(yellow jacket wasp)、白脸大黄蜂(bald-faced hornet)
Level 1.5:牛角相思树蚁(bullhorn acacia ant)
Level 1:火蚁、汗蜂(sweat bee)

施密特博士说道:四级的疼痛没人想体验的。这种疼痛是如此的迅速和激烈,被刺的瞬间,你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像把手只插入240伏的插座(我们是220v)。最高级的疼痛只定义到了子弹蚁。狼蛛鹰黄蜂的刺痛却是短暂而恐怖的。雌性狼蛛鹰黄蜂会用毒液麻痹大型狼蛛,作为小蜘蛛黄蜂的食物。

[-]

施密特博士这样描述狼蛛鹰黄蜂的刺痛: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激烈的疼痛、被电击中般的震颤。就好像你正在享受泡泡浴,却有人把一个运行的电吹风丢进了浴缸。

一只不起眼的小蜜蜂所能带来的疼痛处于疼痛指数的中间部分,第二级。史密斯博士所体验到的蛰□□大部分发生于在野外收集昆虫的巢穴时昆虫们的反击。(简直就是钉子户大战拆迁队啊)而促使他对昆虫的这种防御机制感兴趣,却来自于童年时期自己坐在一个蚁丘上时被□□的经历。

从那时其,他就开始采取科学的量化方式,研究昆虫的□□蛰所带来的疼痛。他的首个疼痛分类发表于1980s,到1990年的修订版,已经包含了约78种昆虫的统计数据。

同时,他还研究导致疼痛背后的化学原理,他们是如何使人发生疼痛的,我们又该如何去针对这些物质进行处理和应对。

[-]

当蛰痛越剧烈时,他就会吸引我们更多的注意力,因此对昆虫而言,这是一个更好的防御措施。

昆虫们以群居的方式聚集在一起行动,这能使种群的社会性产生发展和进步。同时,群居的昆虫能够在白天去寻找生活资源,比如蜜蜂成群的去采蜜,蚂蚁觅食。而单独行动就很危险。

施密特博士长长常常会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指导别人,如何去应对这些危险的昆虫,以及对蛰□□的处理方式。同时他还在继续统计不同昆虫的蛰□□,希望能将跟多的昆虫加入到他的分类列表中去。

在昆虫领域一线研究了30多年的施密特博士称,现在还有些据说很厉害的昆虫,我希望有机会让它们蛰一蛰,□□一□□,来领教一下它们的厉害。比如,生活在秘鲁东部的黄蜂,以及刚果的蚂蚁。

[-]

施密特博士说: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困难的,也许在别人眼里我疯了,但是我很享受我所从事的研究。

本文译自 BBC - Earth - The world’s most painful insect sting,由译者 邻家乖蜀黍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