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17 , 09:53

入俄一周年的克里米亚是与世隔绝的克里米亚

[-]

曾几何时,位于雅尔塔市的这座麦当劳分店是整个黑海海岸地区最大的一家,现在不得不在门上贴出“由于局势超出我们的控制”的关店告示。麦当劳标志性的金黄色拱形一直没有亮过,旁边的建筑顶端俄罗斯国旗迎风飘扬。

克里米亚本周一庆祝了备受争议的入俄公投一周年纪念日。但是庆祝活动不能掩盖合并和国际制裁给半岛带来的孤立。从克里米亚撤离的不止是麦当劳一家国际公司,PayPal、Amazon甚至是俄罗斯银行业纷纷撤出。

曾经一度是繁荣的度假圣地的克里米亚,现在已经和全球世界隔离:国际手机在克里米亚不能通信,信用卡也无法交易。无论是Visa还是MasterCard在克里米亚都无法交易,这种不便重创了该地区的金融系统:用卡支付已经不行,生意人和外界失去联系,也收不到对方付款。

基辅已经关闭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唯一的路上关口,克里米亚食物价格飙升,游客数量下降,3G手机服务关闭,半岛现在甚至缺乏淡水和电力,因为克里米亚有80%的电来自乌克兰。

尽管局势如此不堪,但许多亲俄的当地人依然无畏。辛非洛普某政府赞助的公众游行上几名亲俄分子对合并赞不绝口。

年长的Zoya Voinova说: “我很激动,比去年更激动,更开心,因为我们的梦想成真了。”

[-]

雅尔塔出售纪念品的商人Zinaida也承认现在的过渡时期是乱了点,但是现在入俄了,感觉等了20多年又回家了。Zinaida的摊位上出售普京脚踢奥巴马脸的T恤。

可是面对美国、欧洲和乌克兰对克里米亚实施的制裁,半岛的日子并不好过。塞瓦斯托波尔当地一位生意人Nikolai说:

“我们和这个世界切断了联系,做生意收不到钱又有什么用呢?”

克里米亚的外包计算机编程产业曾经非常繁荣,但是现在没有几家IT公司能够在被制裁状态下的半岛生存,大多数企业只能关停,有些运气好的员工还能被重新安置。Nikolai说:“我就是受不了。”他和他的妻子靠着两人的积蓄维生,并且已经开始考虑移民。

和2013年的600万游客人数相比,克里米亚入俄后第一年游客数量下降了一半左右。乌克兰当局停开了所有通往克里米亚的火车,并在边境设置关卡阻拦入乌汽车。现在去克里米亚还可以选择飞机或者是渡轮,但无论是机场还是渡轮都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在码头上最多能有4000辆汽车等待出行,海绵波涛起伏让渡轮频频晚点。

俄罗斯已经开始在克里米亚修建银行帮助当地人们进行国内转账,俄政府还承诺修建一座桥梁通往克里米亚。这座桥预算37亿美元,由普京的好友阿尔卡季·罗滕贝格的企业负责开发,即便在预定时间内按时完工,也要等到2018年才能建成。

自从去年四月份乌克兰切断供水后,克里米亚地区85%的淡水被切断,农业压力也很大。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饮用水短缺的报道,但是克里米亚大多数稻田严重欠收,去年蔬菜产量下降了35%。

半岛目前绝大部分食物依靠从俄罗斯进口——但是俄罗斯自己的经济危机导致食物价格已经是去年的2.5倍。由于乌克兰切断了电力供应,克里米亚当地人不得不用烛光照着吃饭。新年前最大规模的一次停电让数十万人三天生活断电。断电甚至导致克里米亚当地的一只鳄鱼被冻死——克里米亚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

雅尔塔市长Andrei Rostenko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希望麦当劳重新在克里米亚经营,可就目前看来,最近的还在运营的麦当劳要么在俄罗斯大陆,要么在乌克兰。

本文译自 NBC News,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