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12 , 21:01
56

自述:狂野的性欲断送了我的婚姻

[-]

在Robin Rinaldi的自传《 The Wild Oats Project》第四十页里阐述了每一个现代女性的焦虑:害怕孤独、一夫一妻的无聊、紧迫的生物钟、有一个不想要小孩的老公和一段缺乏激情的婚姻。

Rinaldi爱她的丈夫Scott,跟了他17年。他从没想过要孩子,每次Rinaldi求他再考虑考虑的时候,他都会以做结扎手术来回答她。因为不能生孩子而失去希望,又因为二人关系的激情已经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而绝望,当时44岁的Rinaldi和丈夫提议允许双方在一年里寻找其他人谈恋爱,给两人的婚姻一点自由空气。

他们玩笑地称它为“Wild Oats project”,Rinaldi制定了基本原则——“不得造成严重后果、不得发生不安全性行为、不能和共同的朋友上床”,能在几个月里断干净。

书的副标题平凡无奇“一个不惜代价寻求激情的中年女人”。Rinaldi从纽约女性艺术学院(School of Womanly Arts)的Regena Thomashauer那找到了女人的美丽和自我愉悦的技巧,这个学校是“精力充沛的职业女性聚集起来学习调情、纵欲和丰富(自己的人生)”的地方。

她在Craigslist和Nerve两个网站上发出交友广告,和比自己小一半岁数的男孩上床,其中一个人让她帮他“吹”。Rinaldi不介意,事实上她还很欣赏这个活动。她在书里谈到她很享受口交,还认为铅笔很“漂亮......我喜欢近距离地把玩它们,看着它们变大变硬,让它们温暖的构造顶到我嘴巴深处。”

[-]

Rinaldi住在旧金山,在那里的性开放人群里找到了许多的公司、工作室。比如OneTaste,这是一个让男女冥想,然后用手帮他们高潮(包括在十五分钟里用手静静地抚摸女性的阴蒂)的工作室。Rinaldi在那遇到了素食主义者Jude,他在30多岁的时候做过精神治疗师,当时正在创作一本关于有天赋的男孩进行神话般的旅程的寓言式中篇小说。

他和Rinaldi上过床,当发现他能很熟练地进行很黄的对话时感到很惊喜。那是她最渴求的,也是她的婚姻里最缺少的:一个男人在床上完全掌握主动权,性行为很粗暴、原始而兽性大发。她还曾经和另一个女人和男人一起3P过,并和那个女人一起上演了一场蕾丝边大戏——《大城小妞》( Broad City)里两个被固定住的女人。

Rinaldi的老公大部分时候都像个圣人,他一次又一次地恳求Rinaldi中止这个项目专心于二人的婚姻。在她拒绝时候他又显得非常耐心和慈爱,在她匍匐在他脚上痛哭流涕时放弃自己说要离开的威胁。

而就在他们一年后试图重燃信心与欲望时,他终于在看到书里最感情炙热的部分时崩溃了。他用手揪着Rinaldi的翻领夹克,把她的身子微微提起大喊着说:“你知不知道在你搬出去的之后,我有多少个晚上是哭着睡着的!?你除了关心你自己之外有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

这是个问题,她不理解为什么他不早点告诉她他的每夜哭泣,在她沉迷于自己的纵情声色时。而他说,他是想要维护自己早已破碎的,最后一丝尊严。

在看《The Wild Oats Project》这本书时,你只要想想当Scott看到她详细描写他们的婚姻和性生活时他会是什么感受。更不用说,她尽数在书中交代的无数风流事,每一次呻吟与抽插。

[-]

可是他的回应竟令人难以置信的冷静。Rinaldi说:“他的回答是‘你需要把它写出来,如果你把它写好了,那就不仅仅局限于我们两个人的问题,会是许多婚姻里出现的问题。’”

他说的对。他们的婚姻有问题,并不是说他们维系的是无性婚姻。而他们的性,如Rinaldi所说也不是那么无望与罕见。她说:“他的勃起和他人一样坚硬而可靠,我可以随我意愿地慢慢来潮,根本不用担心它会很快软下来。”

但是她忍不住地将焦点对准了他们的性生活中缺少的:在12年的婚姻生活里,他们从来没有一次半夜做爱。他不说脏话,不说荤段子,他不会脱她的衣服,他在性爱时从来不会看着她的眼睛。她在书里写道:“我们沉默地保持节奏,把脸埋在对方的肩膀上,对彼此说着我爱你。”

当然,很多其他的已婚女性会说Rinaldi已经和Scott过得很和谐了。二人也曾在2006年出版的Esther Perel的书《Mating in Captivity》里说,如何保持长期的激情关系。

Rinaldi20多岁见到Scott时被他沉稳的气场吸引,当时她还在养着酗酒的父亲。她说:“我们在气质上就完全不一样,但我们相处得很好。他让我感觉安稳、踏实,而我又给他注入了一些激情。我们的性格简直就是完美互补的。”

专门从事伴侣治疗的心理医生Perel说:“他们已经跨越了各自的角色,处于危机中。”事实上,我们对一夫一妻制太贪心,长期关系中激情肯定会被限制,在平等主义的家庭关系中缺乏性吸引力也很正常。

甚至有越来越多研究想要研制“爱情药”,试图改变夫妻的大脑让他们回到蜜月期。

多年来我们都听过太多男人在一夫一妻的婚姻中出轨的事件,而女性也有各种借口拒绝他们的求爱。比如“今晚就算了吧,我头痛。”但最近,研究表明,女性不一定就比男性更忠诚。

Daniel Bergner在他的2013年《女人要的是什么?》(What Do Women Want?)里展开了这个话题。他写道:“女人的欲望——有其固有范围和与生俱来的力量,是被低估、约束的力量。在大多数情况下,由安全性和亲密的情感触发。”

Rinaldi的自述是Bergner说法的证据,尽管她的书有时显得非常自私,她不会省略掉一些晦暗的时刻,尽情描写她和Scott都承受着的孤独与绝望。

《The Wild Oats Project》不仅是她自己的自传,她残忍地将真相坦诚地描述出来,让读者的神经绷紧,警示大家两性关系中的热情最后必将走向衰落,而棘手的问题是,你并不完全知道自己到底在你的伴侣身上需要什么。

最后,Rinaldi还是需要激情,在她离婚不久(五年前)就遇到了OneTouch里曾经遇过的一个男人并在他身上重新燃起了激情,并且他们到现在还在一起。他们之间有着比和Scott更强的性引力,也是只有对方一个伴侣。Rinaldi和Scott还保持友好的朋友关系,Scott也投入了一段新的感情。

Rinaldi的自传令人耳目一新,因为它的结尾很反转,和传统的双方迷失后又再度复合不一样,她没有像那里面的女人一样重新屈从于稳定。

她说:“我想我们现在的女性能做的最有力的的事就是保持自己的性欲,探索它,说出真实的想法。不要让它只在色情小说和广告里出现,是时候让女性说出自己的性想法了。我想,或许我的书能至少能鼓励女性们跨出一小步。”

本文译自 The Daily 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401)

TOTAL COMMENTS: 56+1

[2] 1 »
  1. 赵喵
    @3 years ago
    2730362

    最吸引人的貌似是配图了~

    [14] XX [11] 回复 [0]
  2. 夏夏
    @3 years ago
    2730360

    看了第二幅图好久…还是喜欢坏坏的男人

    [30] XX [13] 回复 [0]
  3. 2727666

    一个人孤独 两个人在一起对方令你的失望是更孤独的

    [12] XX [8] 回复 [0]
  4. 女神诱惑a
    @3 years ago
    2721103

    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5. 2720398

    作为一个被自己性冲动控制的女人来说,她就不够作为贤妻良母的资格了,希望她会得到惩罚。

    [16] XX [16] 回复 [0]
  6. Manson
    @3 years ago
    2720220

    取消结婚吧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