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01 , 21:17

史海钩沉:冰岛为什么禁啤酒

[-]
一个世纪之前,冰岛全面禁止酒精饮料。从1930s的十年内红酒开始合法化,但高烈度的啤酒仍然被禁,直到1989年3月1日。为什么这种琥珀色的甘露要花如此之久才能来到这个寒冷之国?

当温度在零度之间徘徊,冰啤酒并不是首选,一杯温热的杜松子酒可能更讨人喜欢。但到了1989年3月1日——当时冰岛的温度已经上升到-5℃,人们想喝啤酒了。这是74年来啤酒第一次合法化。在当时国家电视台直播的场景里可以看见人们抢购啤酒的拥挤场面。

历史学家Unnar Ingvarsson那年21岁,居住在一个小镇上。“这是一个大的聚会。我和朋友每人买了一箱…… 我们打算快速喝完这些啤酒,然后再到酒吧通宵畅饮。”
“一位澳大利亚的女孩教了我们一个小游戏,我们输惨了。”

这个大喜的日子后来被定为每年的啤酒节,与当时饮酒作乐的场面相比,现在已经明显淡化了。

WHO最近指出,目前在冰岛每年啤酒所消费的纯酒精量占总纯酒精消费量7.1升的62%,这要高于传统的酿酒国家例如德国和捷克共和国,他们都是54%,英国为37%。

但是在20世纪,在冰岛喝啤酒是不爱国、是不合法的。在100年前全面禁止的时候,所有的酒精是不赞成的,尤其是啤酒——有其政治原因。当时冰岛正在争取从丹麦独立出来,冰岛人的啤酒与丹麦的生活方式严重相关。

“当时丹麦人要比冰岛人多喝8倍以上啤酒,”历史学家Stefan Palsson在一本有关啤酒的书《全球120品脱》写到。所以在冰岛喝啤酒“是不爱国的行为”。

[-]
2012年欧洲杯丹麦与德国的比赛前一位丹麦球迷正在畅饮

独立运动和禁酒运动互相促进,在1908年,为是否全面禁止酒精饮料冰岛举行了全民公决,结果大约60%的人赞成禁酒。当时妇女没有选举权,她们支持禁酒。

“禁酒被认为过于激进,如同当今的禁烟,”Palsson说。

禁酒后不久,酒类转入地下,从走私、自酿、大使馆酒店大堂到外交官邮轮,诸如此类。

“医生们把酒精当作处方药物,他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收益。焦虑者可以配红酒,心脏病人可以配白兰地。”Palsson说到。但啤酒则从来不是“医生的医嘱”,除了被当作治疗营养不良的好办法。“精神病医生坚决反对,并说在任何情况下啤酒被当作药物都不合适。”

禁令之下酒类还有别的渠道流入市场。

“禁酒支持者抱怨到:油漆工原来从不用烈性清洗刷子,而现在每年要用很多很多的烈性酒来清洗刷子。所以酒精从各个方面流入市场。”

而后西班牙声称要停止进口冰岛腌鳕鱼——如果不进口红酒的话——腌鳕鱼是当时冰岛主要的出口收益。政治家屈服于压力,在1921年的时候,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红酒和玫瑰葡萄酒被合法化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禁酒的支持在减少。这在欧洲别的国家早已经基本被撤消了(除了法罗群岛),在1933年冰岛人投票推翻了禁令。

但禁令仍然对酒精度高于2.25%的啤酒有效,而普通啤酒的酒精度在4.5%左右。因为啤酒比红酒和烈性酒要便宜得多,担心合法化后酒精消费量会大幅上升。

在冰岛,丹麦和啤酒仍被视作负面形象,直到1944年冰岛完全独立。

相反地,啤酒仍然是易于获取的,只要想要。“如果你认识渔民,他们可能会在车库私藏了一些啤酒,通常只有廉价和烈性的啤酒,而且常常已经贮藏了很久,”Palsson说。

大约在1970年代度假兴起的时候,态度有所松动。1979年禁令再次受到动摇,一位商人挑战规则,当时只有飞行员、航班空服人员和外国游客才能带入免税啤酒。而他的6瓶啤酒却被罚没了,他拒绝支付罚款。这引起了议员的重视,1980年后冰岛人也有同样权力带回啤酒了。这变成了一项公民权力,每位冰岛人在机场可以购买6升的外国啤酒或者8升本国啤酒,尽管这在机场外并不合法。当时一项民调显示60%的支持啤酒合法化。

[-]
夏日蓝色泻湖上的冰啤酒

最终1988年冰岛议会对啤酒合法化进行了投票,当时的电视直播引来了众多的观众。几十名啤酒爱好者半夜里在大厦外等待投票结果。

在冰岛点啤酒可不容易,除非你恰巧会冰岛语,有些啤酒品牌如Borg Snorri Nr. 10和Ulfur Ulfur Double IPA Nr. 17还能读出来,但是另外一些如Olvisholt Suttungasumbl或者Víking Islenskur Urvals Einiberjabock则有更大的挑战性。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