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20 , 23:24
18

奥利佛·萨克斯访谈:「直面死亡」

[-]
英国神经学家和最畅销作家奥利佛·萨克斯(Oliver Sacks),在2008年世界科学大会上的发表演讲,主题是《音乐与大脑》。

Oliver Sacks,作为最出色的临床思维之一,他周四宣布癌症已经转移到肝脏并且扩散了,现在他面临着死亡。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他令人惊讶地明确写到:“我的生命只有几个月了。”文章中很少谈到死,更多的是关于生命的馈赠。

想法不错,我想我们应该为Sacks和他的光辉事业庆祝,乘Sacks还在人间的时候。

出生于英国,现年81岁,他是被《纽约客》读者所熟知的科学家,在《纽约客》上发表了许多不常见的神经失调症的故事,通常标题为《神经学笔记》。

Sacks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的写作风格是有个性和活泼的,他常被称作“临床作家”,但是极少有临床医生能够模仿Sacks的写作风格。

[-]
2001年2月15日,Oliver Sacks博士在他的纽约West Village的住所

2010年,他写了一篇文章关于他与自己的脸盲症作斗争的故事。

“我的脸盲症越发严重了,从不认识最亲近的人,到现在连自己也不认识了。我好几次差点撞到一个大胡子男人,并为此而道歉,后来才意识到这个大胡了男人就是镜子中的我自己。”

通过对日常工作和临床病例的积累,他创作了经典临床故事集《错把太太当帽子的人》,其中一个章节中描写了一个男人与严重失认症斗争的故事。

在故事里,Sacks描写了第一次遇见P博士。
Sacks有能力将读者置身于医院检查室,当P博士穿错了鞋,伴随而来的是震惊和恢谐,这就是为什么Sacks的写是如此吸引读者的原因。

“需要帮忙吗?” Sacks问。
“帮什么忙,帮谁的忙?”
“帮你穿鞋。”
“哦,”P博士说,“我忘了鞋子。”低沉的声音,“鞋子?鞋子?”他仿佛很困惑。
“你的鞋子,”我又说了一遍。“你最好穿上鞋子。”
他一直往下看,仔细而又盲目地寻找,尽管并没有盯着鞋子瞧,最后他的目光对准了他的脚;“这才是我的鞋子,是吗?”
我听错了?我看错了?
“我的眼睛啊,”他解释到,然后把手放在了脚上,“这是我的鞋子,对不?”
“不是的,那是你的脚,这才是你的鞋子。”
“哦,不是的。那是你的脚。还有你的鞋。”
“哈!我原以为那是我的脚。”
他在开玩笑?他疯了?他瞎了?如果这是他的古怪的错误,那么这是我所遇到的最离奇的错误了。

Sacks具有这方面的天赋,可以同时吸引现实与个人从科学思维转入灵魂之窗。从本质上来说,他的最大主题是人类思维的未知能力:人类通过复杂的感官来感受周围的世界,对于这一过程我们仍然知之甚少。Sacks从未停止对这一问题的探索,试图用一切办法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

[-]
2006年,作家、神经学家Oliver Sacks出席辉瑞研究实验室的揭幕式。

《纽约时报》专栏提醒我们,自2012年以来,Sacks通过自己早年精神病学行医经历,常常用他自己的感受,用科学的方式帮助我们体验生活和身体的意外变化。

“起源是大麻。一位来自Topanga谷的朋友,那里我曾经居住过,他送给了我一份(大麻),我吃了2个泡芙,我被后来发生的事震惊了:我盯着我的手看,感觉我的手充满了我的视野,离我越来越远的同时,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在宇宙中伸展开来,长度以光年计算。而且手还在活动,是一只人手,这只漫画般的手仿佛是上帝之手,我第一次体验吸毒经验是一次神经和神圣的混合体。”

一生致力于神经学研究,Sacks不断地帮助别人,用与众不同的思想来传播科学信息。在他的2009年TED演讲《从幻觉认识我们的心智》中,讲述了一个95岁的老妇人, 90岁时失明了,现在可以“见到”东西了。当然这只是幻觉,是自发的完全脱离现实的幻觉。她被诊断为Charles Bonnet综合征,名字来源于18世纪的一名叫Charles Bonnet的人。老妇人得知后高兴地说:“快告诉护士们,我没有疯,我没有傻,我只是得了Charles Bonnet综合征。”

世人认识他是因为他最著名的作品——Awakenings,《睡人》,后来改编为同名电影,在中国被翻译成《无语问苍天》。

《睡人》于1973年出版,是取材于Sacks临床工作中的真实经历,讲述了他在“昏睡病”或称“嗜眠性脑炎”病人身上试用新药左旋多巴的成功经历。

[-]
罗宾·威廉姆斯在影片《睡人》中

通过电影,Sacks被公众广泛接受。罗宾·威廉姆斯在影片中有精彩演绎。本片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罗伯特·德尼罗)和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并获金球奖剧情类影片最佳男主角提名(罗宾·威廉姆斯)。

去年夏天在罗宾·威廉姆斯逝世之后,他在《纽约客》上发表了一篇回忆短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一次午餐。

数月前我们共进午餐时,聊到了爬行类动物----罗宾有一只宠物鬣鳞蜥,他结合蜥蜴和龟类的动物学知识,用一种内在的理解,完美地模仿了蜥蜴的外形和动作,模仿得非常像,他变成了蜥蜴,而在电影中,他变成了我。

威廉姆斯称受Sacks的影响最大,虽然让病人苏醒是一种奇迹, 但Sacks没有被描述成英雄。

关键是Sacks对纽约大学医学院现在和未来的所有贡献,在几乎所有作品中,他将自己描绘成我们中的一员。同时他可以分享我们人类的爱好,但他有特别的天赋,拥有敏锐的好奇心和良好的韧性,从未停止探索答案。

他在周四《纽约时报》上公布的诊断,不是悲伤的绝唱,而是一份清晰的新焦点声明。“我的思路和视野豁然开朗,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必须把重点放在我自己、我的工作和我的朋友上,”Sacks写到。

希望在生命最后一段旅程中他与我们同在。最近至少有一篇《神经学笔记》将会在《纽约客》上发表,是有关生命流逝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心智变化。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PS:我数年前就有一本《钨舅舅——少年奥立佛·萨克斯的化学爱恋》,向伟大的Sacks博士致敬!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5)

TOTAL COMMENTS: 18+1

  1. 曲美缝
    @3 years ago
    2698958

    必须致敬!

    [69] XX [0] 回复 [0]
  2. sherlockjump
    @3 years ago
    2698960

    看成弗利萨了。。。

    [13] XX [2] 回复 [0]
  3. 午夜猫
    @3 years ago
    2698968

    哦,对不起,我最近脸盲症越发厉害,你是谁?什么借钱?我搞不大清楚了。。

    [17] XX [11] 回复 [0]
  4. 野良猫
    @3 years ago
    2698972

    爷爷长得好帅 [doge]

    [14] XX [1] 回复 [0]
  5. 2699050

    @午夜猫: 无时无刻都要编段子吗

    [24] XX [0] 回复 [0]
  6. bugforever
    @3 years ago
    2699062

    方便面永生

  7. tzxwww
    @3 years ago
    2699071

    给我一种献给阿尔吉侬的花里那个主角发现自己快变回笨蛋后的感觉。就是那种高尚和无私。

  8. 比哦
    @3 years ago
    2699076

    一个精神上无比强大的人,向他致敬!

  9. 2699088

    @sherlockjump: 同看成福利萨= =

  10. 贴膜哥
    @3 years ago
    2699098

    我准备买下他的全套

  11. 啊啊啊
    @3 years ago
    2699104

    @tzxwww: 那个小说看的我好难过,几乎过段时间就会看看,没想到在煎蛋竟然遇到了也读过这本书的人~~

  12. 人一
    @3 years ago
    2699141


    轻微的脸盲症很常见,但在美国人有数百万严重病例。

  13. PaulBunyan
    @3 years ago
    2699313

    推荐大家有空翻一下他的另一部奇书《错把妻子当帽子》(国内多年前引进)

  14. 之于
    @3 years ago
    2699360

    外国人难道不是都长着一张脸?

  15. 王小毛
    @3 years ago
    2699377

    作为最出色的临床思维之一?

  16. 一气化鸿钧
    @3 years ago
    2699472

    看不了别人死亡

  17. 2699511

    @王小毛: 是的,有些医生通背教科书,诊断思维却很差劲。理论不能联系临床,就像专利发明不能转化为生产力

  18. 2699788

    @MRSA: 你的比喻就像你比喻的那样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