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09 , 00:10

患有怪病的女孩,大笑可能会让她丧命

一位患有迷之疾病的女子每次笑的时候都要为她的性命担忧。在患上一种非常罕见的脑部疾病之后,长时间的大笑甚至是轻笑都可能夺走Claris Diaz的生命。

但是在经历了两次大手术之后,没有屈从于医生的她获得了硕士学位而且还参加了欧洲最艰苦的半程马拉松。Diaz女士来自加利福尼亚现在居住在加地夫。她十岁的时候就遭受到了“短暂缺血性中风”的干扰。

[-]

她说这种谜之疾病严重阻碍了她的学校生活,在这种疾病的影响下她不能说话。32岁的她说:“许多缺血性中风都发生在学校,有时我能感觉到我的右半身十分无力甚至失去知觉”。“有时候我会不能说话甚至是尿裤子”。

“每次我去乐队练习班学习长笛的时候这种情况都会发生”。“如果这种情况没在去乐队练习的时候发生,那么它也一定会在我大笑或者参加物理活动的时候发生”。Wales Online报道称,Claris没去寻求医学帮助因为她害怕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她成了隐藏病情的专家。

她补充说:“我的父母最终知道了我的病情,我想去看能帮我做CT的医生”。“我高二的时候第一次做了CT”。第一次检查的结果模棱两可,许多医学专家谈论之后称这种疾病为“复杂的偏头疼”。她补充说:“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在我读研的时候它又回来了”。“我又去看了医生,得到的结果还一样,没有具体诊断”。

“几年后,当我在格拉斯哥大学读硕士的时候,这种病来的更频繁了,由于这种病会导致我失去知觉,所以我的一个朋友推荐我去医院接受治疗”。

[-]

直到她26岁生日的时候她才被医生告知她患有“烟雾病”,这种疾病导致了她不可逆的脑血管阻塞。新血管会长在原来堵塞的血管的周围作为补偿,但它们通常很小很弱而且易堵塞易出血。

两次手术之后让她身体的血液重新供给到大脑,她终于走向了康复之路。“手术本身很成功,但是康复阶段特别是第二次术后的康复对我的身心都很困难”。“我26岁,我的生活在几个月之内发生了改变”。

“为了获得治疗我得耽误我的学业,但是一年半以后我就能重拾学业完成论文”。“尽管Claris情况特殊,但是她还是优秀的完成了硕士学位,现在她正在加的夫大学攻读神经科学的博士学位,她将花四年时间研究中风”。

[-]

现在的她正在为柏林半程马拉松做热身准备以此来支援中风协会。她说:“这将是我术后第一次造访柏林,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场难忘的旅程,我从没想过会再来柏林”。

“情感上我很为难,但是出门在外能让我的生活回归正轨”。“现在不用担心我就能笑,这种感觉很棒”。“虽然我不知道这种病将来什么时候会再来,不过至少现在我没问题”。

[-]

本文译自 mirror,由译者 仙剑守望者3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