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07 , 00:10

为什么你应该给孩子打疫苗

背景:加利福尼亚麻疹 [新闻]

写在前面:前几年因疫苗免疫的事故引起了国内人们对于疫苗的讨论,讨论集中在打疫苗是否有必要,是否有害,其中也有人引用的此文中提及的MMR疫苗和自闭症的文章,而实际上类似的讨论在美国也存在。近日国内和美国同时出现麻疹疫情,尽管麻疹疫情的出现原因诸多,未曾接种仅是部分原因,但相信若接种率提高,很多人也可以避免生病。希望能通过这篇翻译的CNN使大家理性看待疫苗接种。

以下为译稿正文。

[-]

此文致那些反疫苗的家长(或者说怀疑疫苗的家长)先让我说说我能想到的事情。

九年前,我有了我的第一个女儿,我和许多新成为母亲的人一样,我总是毫无原因的担心我女儿的安全(甚至每晚我都会去看看她,确认她还在呼吸。)

我非常关注网上关于各种养育的讨论,因此我也注意到了那篇现在已经声明狼藉的报告(新闻),这份报告宣称发现自闭症和我们称为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百科)的疫苗之间存在联系。

八年前,当我带着我的女儿去给她打第一针MMR疫苗时,我有些害怕。我向我的儿科医生表达了我的担心,她是一个顺势疗法的支持者,在需要现代药物治疗时尽可能让你有自由选择的余地。

“这是完全安全的。理论很充足。”她向我保证。我还记得她说的话很有力,但我作为母亲的心却不能完全相信。为了安慰我,她告诉我可以分开注射疫苗。于是我的女儿勇敢的挨了三针,分别单独注射了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疫苗以代替三者合一的MMR疫苗。(要是我女儿现在读到这个一定想砍死我。)

[-]

几年后,那篇报告被正式的质疑,被揭穿,或者你能想得起的什么词。当我的女儿被安排注射她的第一针MMR疫苗时,我的担忧立刻消减了——以至于我不会再次坚持用三针分开打三种疫苗。于是我让医生完成了整个注射过程。早些年我在是否打疫苗的抉择中挣扎时,我绝没有考虑过让我的女儿放弃接种。随着现在麻疹疫情爆发并引起了全国关注,我深信我当初做了正确的选择。

但我不是专家,只是一个喜欢查资料、研究怎样才能对孩子最好的普通父母。因此我咨询了无数在这场争论中既没有利益关联也没有政治关联的传染病专家,问了他们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父母们应该给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

[-]

疾病仍在我们周围存在

肯塔基州大学的流行病联合专家Tara Smith,指出我们的疫苗是如何防治类似麻疹的疾病,尽管它们已不多见,但在美国仍有存在。

“这些疾病比疫苗潜在的副作用危害大太多了,因此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风险收益。” Smith说,她已经给她自己的3个分别为15岁、12岁、13个月大的孩子接种了疫苗。“与其得病,我更愿意让我的孩子接种疫苗。”

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麻疹不只是发热和皮疹,传染病和公共健康专家Celine Gounder博士说。“麻疹也可以带来肺炎,颅脑感染,它是世界儿童致盲的重要原因,” Gounder博士说,她补充道,一些父母不想给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是想要让他们的孩子避免一切非天然的事物。

“如果你想要些天然的东西,相较于让孩子躺在ICU里死去、或是不得不吃抗生素、或是死于颅内感染,疫苗简直太天然了,因此你最好权衡一下究竟什么是能保护孩子最天然的办法,要我说,在这里,麻疹疫苗就是最高大上的。”

费城大学儿童医院的疫苗教育中心主管Paul Offit博士,讲了一个关于父母称由于他们的宗教信仰禁止他们给自己的孩子打疫苗的故事。

一岁时,那个小男孩得了因链球菌引起的肺炎和脑膜炎,而这正是疫苗所能保护的,因此他接种了疫苗,之后他就几乎没再长过病。Offit说。“这孩子现在还活着,但是再也不能看见东西、说话、听和行走了。”他说。“他将在植物人状态下存活5年,除非他因别的问题死去。基本可以说我们扼杀了一个本可以活到75岁的生命,只因认为疫苗有害的错误观念和我们用宗教指导下的错误概念取代了我们对孩子应该的关心,” Offit说,他是“糟糕的药:当宗教信仰侵蚀现代医药时”(译)的作者,此书将在下个月发表。

[-]

别的孩子也在风险之中

一个虽然对疫苗担心,仍让她的孩子接受接种的母亲——即便是让接种序列在一个漫长的时间里完成——告诉我她应该有权依她的需要选择对她的孩子做什么。理论上如果我的孩子接种了疫苗,那么无论她对她的孩子做什么(选择接种与否),都不会对我的孩子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这不完全正确,专家们说。

当人们不给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时,他们增加了整个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群风险,比如1岁以下的婴儿,免疫系统功能低下的儿童和成人,以及有癌症的人。

“现在,我们看到包括麻疹和百日咳的再度流行,这对于很幼小还没有接种的婴儿而言是致命的。因此,你不只把你自己的孩子置于危险之中,也潜在地把社区里的其他人置于同样的风险之中,” Smith说,她也领导着肯塔基州的新兴传染病实验室。

Smith还说那些接种了疫苗的人也存在轻度的风险。

“就像这世界里任何事物一样,没有100%的保证,” Smith说。她举例了麻疹疫苗,该疫苗为99%有效,这意味着完成疫苗两次接种的一百人中仍有一人会得麻疹。

同时也是费城儿童医院传染病部的儿科教授Offit,说自从美国70年代以后尽管我们还没有过脊髓灰质炎的病例,但该疾病在世界范围仍有存在。

“因此或许会有哪个无症状的脊髓灰质炎播散者进入美国吗?我觉得这随时都可能发生,” Offit说。“如果选择不接种疫苗的人足够多,接着我们就会看到,这些疾病将卷土重来。”

Gounder也提及了如果类似麻疹这样的疾病继续播散的社会财政花费。

“同时我们也是纳税人,现在相当的资源被用在加利福尼亚,其本质是迪士尼乐园大爆发结果,巨量的资源被用于追寻那些与病例接触过的人,”她说。“如果你因为麻疹在重症监护室的空调室里死掉,如果你得了颅脑感染并导致陪伴终生的脑损害,这将使我们所有人心头沉重。”

在最近几周里父母应该给他们的孩子免疫接种的消息传播的已经越来越广泛,但看起来还是没有用,我采访过的专家都这样说。

只告诉父母们“你们应该打疫苗”没有作用的

告诉父母们他们应该怎么做的可能只会加深他们对孩子接种疫苗的抵触。现在所需要的,Offit说,是更多父母和父母间的讨论。这不是医生与父母对抗,他说,医生们也是同时是父母。

“我要做的基本是说,‘你因为爱你的孩子,所以你把孩子带来让我们治疗。当你说不想让孩子接种疫苗,其实是在要求我实施低标准治疗,’” Offit说。“‘你在要求我把你的孩子推向一个会变得越来越危险的世界。我们所做的不是关爱的事情,而是危害孩子的事情。请不要把我逼到那个立场。’”
Smith说她在试着以学者的身份和父母的身份讲述她的故事。

“我有3个孩子,他们都接种了疫苗,包括一个13个月大的婴儿,他在家刚刚接种了MMR疫苗和水痘疫苗,”她说。“我知道,作为父母毫无疑问我们都只想为我们的孩子好,但我认为为孩子好的最好办法就是遵循科学。作为一名学者从技术上我也是坚定地这么想。”

不幸的是,驱使更多人开始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可能正是疾病本身。

更多的疾病=更多的人去免疫接种

Offit回忆起他的父母是怎么不用别人说服自己就给孩子接种,因为那时他们都很年轻,无数青少年死于白喉,每年8000人死于百日咳,人们还会因为脊髓灰质炎而瘫痪。

“但是对我22岁和20岁的孩子来说,他们不仅看不到这些病,他们将来也看不到,” Offit说。“而我们的谈话比不上任何疾病和病毒本身来的响亮。”

“这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 Offit说。人们正在激烈争论究竟是自己主动去打麻疹疫苗还是等他们的孩子开始打计划免疫疫苗时再去打,因为他们害怕得病,他说。

“变成那样真是太糟了,因为由于我们忽视而受伤的总是孩子,而这正是现在所发生的。”

本文译自 CNN,由译者 咯咯咯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