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05 , 00:20

谷歌眼镜没死,只是暂停了

[-]

谷歌眼镜看起来准备要成为自大科技殿堂中的新成员了。这个殿堂是为那些发布时被过度夸耀、将要改变成千上万人日常生活、最终却没有的完成或是只有营销手段存在的产品们准备的。(比如赛格威,微软SPOT手表,还有苹果的Newton。)

正如昨天Google+上发布的通知(几乎只是一条不起眼的边注),谷歌准备要在1月19日终止它的探索者项目。这个项目曾允许任何人用1500美元购买现在试用版本的谷歌眼镜。同时谷歌承诺新版本的可穿戴计算机正在研发,但并没有说明它们什么时候可以推出,或是它们要以什么形式呈现。

仅需根据在上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的闲逛,就可以知道这个消息的到来并不突然。CES的170000种参展品中有一些极其激进的飞机技术特别是是手机技术的早期原型。事实上现在没人带着谷歌眼镜,展会的展品也严重偏向为工业和商业应用而配适的实用智能眼镜。

现在谷歌眼镜发觉它陷入了很久以前就遇到的问题。内置的摄像头迅速引起了人们对于偷拍行为的思考。而且不仅它上面讨人厌的条状物遭致顾客的反对,政府的监管者也开始审视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确实在一些非消费领域上有吸引力,但即便是在谷歌眼镜平台上投了资的企业也发现事情的发展变得严峻了。IEEE Spectrum在八月介绍了Pristine,这是一种为谷歌眼镜全新开发的远程医疗应用,它可以让医疗成员实时传递操作过程的影像给专家和学生们。但Pristine发现,为避免泄露个人隐私,它需要做许多工作来移除谷歌眼镜的一些功能,比如Email和短信,同时还需要解决眼镜的软硬件缺陷。“我们在开始着手时没有意识到谷歌眼镜Bug这么多,” Pristine的联合创始人Kyle Samani说。

我们(IEEE.org)自己做的实验也使得昨日的通知变得不再突兀。2014年早些时候,媒体团队思索对这种新技术在纪录方面的应用时,我们买了一个谷歌眼镜的探索者版本。第一个首次尝试这个新科技的编辑碰撞了好几次人。

触摸界面证明了它的笨拙和不可捉摸。电池好不容易挤进了头戴设备,其有限容量意味着谷歌眼镜对于它的剩余电量极其贪婪,因此只是简单的暂停工作思考一下,这样的时间有时也足够让谷歌眼镜进入睡眠模式。甚至许多应用都没有达到像在手机一样功能可用的程度,只是提供了对高科技前景的许诺:比如为了看到所有接收的推,推特app要求你对你关注的每个账户都要修改设置(通过网页浏览器)。

谷歌的语音指令功能也不像别人的那么好用,比如苹果的SIri。Spectrum员工们的热情很快就消减了。我们的谷歌头戴设备在最近几个月里完全没人使用:它被放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歇着。

本文译自 IEEE Spectrum,由译者 咯咯咯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