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05 , 08:55

美容新法:在零下164摄氏度的机器里待3分钟

[-]

“你现在可能开始深呼吸,不自觉地颤抖”,这是我所听到的外面的声音。除了内衣、袜子、木屐和手上的羊毛手套之外我(原作者)身上再没穿别的衣服,坐在温度只有-264华氏度(约-164摄氏度)、喷氮冰的齐肩大锅里。

外面说话的人是Joanna Fryben,KryoLife的合伙人。这是一家专门为客户提供全身冰冻疗法的治疗中心,据说这个三分钟冰冻疗法能释放8团内啡肽、燃烧800卡路里的热量、改善睡眠、巩固免疫系统、减少炎症、抚平皱纹,以及解决巴以冲突。

Fryben今年40岁,已经四年没有生过病。四年时间也是她把冰冻疗法从波兰带来纽约的时间,在欧洲这个疗法非常受欢迎,甚至还覆盖了健康保险。KryoLife是纽约唯一一家做冰冻疗法的店,但这样的状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她说:“我们在2012年开的这个测试点,当时全美除我们之外大概只有6家冷冻治疗中心,但是现在已经迅速发展到40个分布点。”KryoLife里负责慢性疼痛患者的全科医生Aran Degenhardt还注意到越来越多名人和运动员开始尝试它,比如Demi Moore和科比。

冰冻疗法最初由日本医生发明,1978年,他为了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想出这个办法,最近越来越被一些专业运动员接受。但是Fryben不想只为运动员和关节痛的患者服务,她的目标更多是帮助一些在照顾自己上比较白痴的人(比如我,在手腕上绑健康带,往冰箱里放骨头汤)。

在进入深度冰冻状态的第一分钟,我既没有呼吸急促也没有颤抖抽搐,只是感觉腰部以下都麻木得失去了知觉。据Fryben说,这样的低温下空气里不再有水分,所以冷空气不像西伯利亚的寒流一样会穿入皮肤里。在里面待3分钟左右比做桑拿还安全。为了把我的注意力从寒冷中转移开,我开始盯着看起来像开口的可乐罐的顶部和Fryben聊天,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问她:“我是不是要固定不动?”“你平常会在这三分钟里和客户聊天吗?”我有点呼吸急促,虽然话还能说得出,但脸却已经僵了。

就这样,三分钟过去了。我像哥斯拉一样从机器里出来。没想到感觉非常好,在Fryben要我去骑五分钟自行车暖暖肌肉时不停和她唠叨。我的皮肤温度骤降到了0摄氏度,科学建议(虽然关于冰冻疗法的研究还很少)我的身体要燃烧热量以恢复体内平稳。

KryoLife的其他顾客对我说了冰冻疗法的好处。其中一位名叫Nicola的关节痛患者说她从来这里之后,手部肿胀和疼痛明显缓解,她已经做了总共10疗程的治疗,三个月一间断。合伙人之一Eduardo Bohórquez-Barona曾经是个瘾君子,他说犯□□的时候很难受,但一接受冷冻治疗整天都会充满活力。我后来还做了灌肠、剔除肾上腺素的冰冻治疗,感觉真是爽。几个合伙人在我做完这些都跟我说我看起来就像刚滑过雪一样。

如果这个地方的装修做得再好一点,我会更情愿地掏每个针对性治疗的90美元。不过Fryben已经计划在几个月后在市区开放更让顾客舒服的KryoLife。说了它这么多好处,冰冻疗法当然也有风险:我必须换上新袜子,因为任何一点弥留在脚上的水分都可能会导致冻伤。Degenhardt还指出如果血压升得太高或降得太低都可能失去知觉。KryoLife会给所有顾客做医疗问卷和血压检查,不过最好在接受冰冻疗法之前询问医生。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20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