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01 , 09:29

纪实摄影:沙特阿拉伯某偏远部落,戴花的男人们

[-]

这些头上戴花的男人生活在哈巴拉山区,地处阿拉伯南部,与也门接壤。这里政令不通,统治一切的是部落规矩。他们是古老的提哈姆和阿西尔部族的分支,男人的头上戴着花环,这一习俗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但就像摄影师埃里克·拉佛格(Eric Lafforgue)所揭示的一样,该地区局面动荡,经常引发跨境争斗和暴力事件。而且,外人很难进入一探究竟。

拉佛格介绍说:“过去,禁止外国人进入该地区。有些山村要借用绳索才能到达。”直到90年代,情况才发生了变化,沙特政府为了推动该地区的旅游业,在这里修建了缆车和供游客住宿的酒店。商业开发搅乱了戴花人宁静的生活,冲突时不时发生,暴力事件频频出现。拉佛格接受《每日邮报》旅游栏目记者采访时坦承:“原先计划在这里多呆些日子,但我很快意识到这非常困难。我只好不再前进,得到警方的帮助才敢继续前行。但警察告诉我,当地人非常厌恶外国人,有的村子甚至还讨厌沙特人。”

费了好大劲,拉佛格最后到达了一个叫做里加尔阿尔玛的村子,当地人见到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躲了起来。拉佛格说:“边上有几位岁数大的老太太,但一见我朝她们走过去也赶紧避开。”

花环虽美,但戴花环的人却隐藏着严重的暴力倾向,这使得拉佛格想要走进一家餐厅用午餐时显得畏畏缩缩,犹犹豫豫。

在餐馆里,拉佛格还是遭到了持刀戴花人的威胁。拉佛格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持枪的警察在持刀的戴花人面前败下阵来。这太恐怖了,戴花人是不会遵守游戏规则的。幸运的是,这些戴花人不久平静下来,他们一行人抓住时机离开了。能见到这些戴花人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

拉佛格说:“总之,冲突的发生在与外国人之间缺乏沟通有关。毕竟,数世纪以来他们一直处于跟想侵占他们土地的其他部落的争斗中。他们的村庄看起来更像是堡垒、高塔、围墙,他们用石块垒成厚厚的防线。为守住自己的家园不得不奋力战斗。”

[-]
男人们头戴从山脚下采来的野花和香草编织的花环

[-]
花环有着医疗用途,像这个男人头上戴的这个不大起眼全是草药

[-]
这个花环由金盏花花蕊编成,很多花环用芳香的野生茉莉和紫苏编成

[-]
此地比占沙特大面积的沙漠地区凉爽,香草散发出了香气

[-]
这些人很少看到外来者,当拉佛格一行遇见他们的时候,这个男人赶紧打电话告诉他的朋友

[-]
这些戴花的男人生活在名叫阿瑟的小山村,他们很开心向拉佛格介绍他们的头饰、让他拍照

[-]
他们解释说为了花环他们得每天早上去到哈拉巴山脚下采摘新鲜的香草

[-]
他们说,为了编成最好看的花环,彼此间还要竞争一下

[-]
花环不全是为了装饰。这名戴花环的男子希望能用它治疗自己的头痛。感冒时他也这样戴

[-]
在这儿,不是所有的男子都戴花环,也有一些怕麻烦的人选择简单的头巾

[-]
除了他们五彩的花环,这些部族非常独立,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直控制着这片土地,对这一点他们相当地引以为豪

[-]
对许多人来说,比如这个孩子,他们的未来显而易见,与也门边境入侵部落的争斗从未停歇

[-]
冲突和出于对政府作为的不信任,这些人从未放下对外来者的戒心

[-]
所有人都佩戴着正式的刀具,需要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拔刀相向

[-]
村子被首领管辖着,这位老人就担任这样的角色。他把胡子染成红色以示对伊斯兰教的忠诚

[-]
他们保留着跟祖先一样的生活方式,祖先们已在这儿生活了2,000多年

[-]
拉佛格所到村子的街道被红色,蓝色和绿色的明快图案装饰着

[-]
这里的房子被错综的方块图案装饰着,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有阳台(右)

[-]
里加尔阿尔玛的人们长年为了守住土地与外部斗争,结果,他们的住宅更像是军事堡垒

[-]
女人们躲在房子里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拉佛格只被允许见到男性

[-]
就像他们塔楼一样的家,这些男人守护着自己的家园,却也会拔出刀来威胁外来者

[-]
哈拉巴山区里加尔阿尔玛的风光。戴花人的家园完全与世隔绝。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