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25 , 10:17

在这几个方面,爱因斯坦也是普通人

[-]

一份数字档案展示了爱因斯坦极为平常的5个方面。生活很不易,即使你是一个天才。但是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和爱因斯坦相同的呢?最新披露的一份关于爱因斯坦的数字档案也许能给你答案。转录,翻译,用历史的眼光去审视,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开展的“数字爱因斯坦”项目深入地研究了他的早期生活。

“这就是成名前的爱因斯坦,”来自加州理工学院历史学家的Diana Kormos-Buchwald说,她同时是由普林斯顿大学、加州理工和希伯来大学共同参与的“爱因斯坦全集计划”的总负责人,最新公布的档案就是自这个计划。她说:“在过去25年来,这份材料经过了仔细地筛选和注解。”

已归档的资料包括信件,演讲稿和其它文件,这里面包括爱因斯坦1879年的出生证明到1923年他在44岁生日时写的信,信中他讲述了他1921年拿到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情形。这些资料显示出我们和这个20世纪最伟大的天才有太多相似之处,其中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是共同的:

1. 工作不理想
1902年,在想成为一名大学教授的希望破碎之后,爱因斯坦在朋友的帮助下勉强在瑞士专利局找到了一份检验员的工作。“大部分原因是他自己造成的——他并不是一个出色的学生。”纽约大学历史学家Matt Stanley说:“他知道自己能通过考试,就不尊敬他的教授,还翘课,所以当爱因斯坦向教授索取推荐信时没有成功。”这是不是很熟悉的场景?尽管如此,爱因斯坦那无聊平淡的工作并没有阻挡他追求梦想。

“爱因斯坦的家庭涉足电子领域,所以专利局对他来说很熟悉”,麻省理工学院历史学家,「嬉皮士如何拯救物理界」一书的作者David Kaiser说。在专利局他的工作是检验新发明背后所应用的原理是否完整,在这期间,爱因斯坦把他的天赋和所有才能全都投入到科学工作中,他的成就在1905年到达了顶点,而这一年也成了他的奇迹之年,他先后成功发表了关于光速、原子表现的论文以及著名的E=mc^2方程,这也是他以后获得诺贝尔奖的关键。

2. 喜欢放松
“天啊,我们俩全都醉倒在了桌子下。”爱因斯坦在1915年给他朋友Conrad Habicht的明信片中写到他和妻子Mileva Maric的轶事。Habicht是瑞士伯恩奥林匹亚学院的创世人之一,其实只是一个几个朋友讨论哲学和科学的喝酒俱乐部。

“年轻时候的爱因斯坦放荡不羁,还不是现在我们认为的圣人,” Stanley说。而所谓的俱乐部就像是宿舍里的闲谈神侃,“那是他们这些年轻人常做的事,出入酒屋,讨论时间和空间的本质。

爱因斯坦后来说这个俱乐部对他的职业生涯有很大的影响。

3. 婚姻不幸福

爱因斯坦和同为科学家的Maric在1903年结婚。那时Maric已经在一年前给爱因斯坦生了女儿Lieserl。历史学家现在也没弄清究竟是这对夫妻把孩子送人了还是孩子夭折了。在大约1912年左右,他们就开始感情不和,最终在1919年离了婚。在爱因斯坦的档案中,可以看到部分离婚协议,爱因斯坦同意把他大部分诺贝尔奖金(还未发放)收入划给前妻用来抚养孩子和补贴生活所需。

[-]
爱因斯坦和前妻Mileva Maric

在这些信里,我们不难看出年轻时的爱因斯坦更像是这样,不服约束,率性而为,叛逆,纵情于男女关系。Stanley说,他有过不少感情纠葛不过最后都无疾而终,但是我任然认为他在生活中得到了教训,人们不都是这样的么。在1919年,离婚的那一年,爱因斯坦娶了他的表姐Elsa。

4. 孩子调皮捣蛋
无赖,这是1922年爱因斯坦给两个儿子Hans Albert 和Eduard的信中这么称呼的,他要他的两个在西班牙的儿子给他回信,当时爱因斯坦正在从日本旅行回来。爱因斯坦非常喜欢他的儿子们,他不仅在旅途中给他们写信,而且在儿子们成长过程中一直写信询问他们的功课。他的小儿子Eduard在20岁时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状态急转直下。

[-]

他的大儿子Hans Albert也像爱因斯坦那样成了科学家。为了监督他的经济状况,曾在1922年让他向开户的苏黎世银行查询一笔意外的资金。

孩子和钱总是没完没了的事儿。

5. 热爱公路旅行
爱因斯坦竟放了诺贝尔颁奖仪式的鸽子,跑到远东去旅游去了。“周游世界是万万做不到了,但是我还不可以努力尝试一下么?”爱因斯坦在92年从日本旅行回来后给他的儿子的信里写道。他不跟我们一样,他的旅行更像是对世俗的逃避。档案中的一些笔记还显示,他承认右翼极端主义分子对德国外交部长的刺杀促让他暂时离开德国。

同样的这群黑暗势力让他最终从欧洲移民到了美国,以躲避希特勒对德国犹太人的残害。Kormos-Buchwald 和她的同事希望,把包含爱因斯坦的这部分经历的档案在明年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100周年时发布。

就像每个人的一生一样,在这之前爱因斯坦还有许多经历,即使在他死去六十年后,爱因斯坦仍然在我们的时代留下印记,还有许多发现等待历史学家去挖掘。你可能认为学者们已经发现了所有的有关资料,其实不止于此,Kormos-Buchwald说。

数字爱因斯坦小组希望随着更多档案的公布,会有更多的历史学家去探索爱因斯坦的世界,让更多的人们看到,尽管身披天才、财富和名誉的光环,爱因斯坦在他常人的那一面中,仍与生活做着不懈的斗争。

本文译自 nationalgeographic,由译者 Iverso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8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