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24 , 15:35

现在对页岩气下结论还太早

[-]

页岩气也页岩之间的天然气贮存,2007年美国天然气产量中8%为页岩气,到了2013年已经飞速增长到接近40%。2009年美国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页岩气出产国。正是因为页岩气的异军突起,天然气和原油、欧亚大陆和北美的天然气价格已经脱钩。

2008之前美国原油的能源加权价格的波动幅度一直在天然气能源加权价格波动幅度的1-2倍。到2013年,这个比值上升到接近5倍。2008年,美国天然气批发价格只比欧洲天然气略低,只比日本低20%。但是到了2013年,欧洲人购买等量天然气需要付出将近三倍于美国人花的钱,日本人购买天然气的价格几乎是美国人的4.5倍。

无怪乎许多国外化学品公司希望在美国扩充产能。到了2013年美国石化行业1000亿美元计划投资款中将近一半来自海外。美国石化监管当局已经收到接近40份申请要求向外国出口液化天然气。

但即便如此,对开采页岩气的水力压裂技术最好还是保留意见,这是因为,要评估任何新能源供给方式的持久性和影响,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

生产的持续性也是个问题,新开裂缝的页岩层产量巨大,可在第一年年底,美国页岩气井产量下降了60%-80%。

为了保证天然气能持续流出,各个公司必须挖掘新井,每挖掘一口新井的成本在300万美元-600万美元之间。一些生产企业觉得以当今的天然气价格来看,这么高的成本只能勉强盈利,甚至可能亏本。

我们不得不问:近阶段页岩气的产能飙升和其导致的天然气低价能撑多久?

从全球战略层面来看,美国以液化天然气出口的页岩气会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影响么?会不会大大削弱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即便有40个项目计划向外国出口美国生产的液化天然气,以今天的价格虽然能盈利,但是谁又能保证俄罗斯、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等竞争对手不会压低价格呢?

七大洲的页岩气储量都相当丰富,但是其它大陆没有什么盆地像美国六大盆地一样有如此优秀的页岩气恢复能力和如此低的开采成本。然而最重要的还是,许多储气丰富的盆地并没有水力压裂技术所需要的大量水资源。这种情况在中国尤为明显,中国虽然有世界上很可能是最大的页岩气资源,但受限于水资源。

然后就是环保的考虑。水力压裂技术会污染空气和水资源,如果钻进和压裂过程中释放了过量天然气,天然气巨大的环保优势将被抵消。天然气的成分主要是甲烷,吸收红外辐射的能力是二氧化碳的20多倍,属于温室气体。

在能源问题上把某种能源吹上天是司空见惯的事,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谨慎。页岩气已经变革了美国的能源平衡大格局,有人说页岩气会改变全球能源经济,但是我们还说不出变革能持续多久,我们也无法预测最终的经济格局、能源战略和页岩气对环境有哪些影响。

本文译自 IEEE Spectrum,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