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22 , 16:21

那些用不上的知识都去哪儿了

[-]

生活中的经验塑造了我们的行为举止,有些经验我们一学就会,比如为什么我们不要把手放在热锅上。我们的记忆可以清晰地存储和回想起很多其他的自身经历。这些记忆可以被唤醒,可以描述出来,例如我们在生日那天做了什么,或是假期里经历了什么。我们也可以学会某些之前完全不懂的行为,如骑自行车和开车。这些动作可以被认为是肌肉记忆,或“非陈述”记忆。

遗忘,不等于消失
但是,我们似乎不能保留我们所有的记忆和经验。有时你会发现自己对基本常识问题苦思冥想,也不知道脑袋到底哪里短路了。尽管很多东西在学校都学过,几年前这些技能样样精通,但在度假时,用西班牙语说“来两杯啤酒”都不会,或者三角形的某个角的角度都算不出来。

为什么我们忘了我们学过的东西?是我们想不起来还是永远的消失了?
记忆有两个部件:存储—编辑记忆的过程和检索—回想那段记忆的过程。信息先作为短时记忆存储起来,后转化为长时记忆。短时记忆容量有限(约7件事物)、持续时间有限(15-30秒)。有两种方法来测试短时记忆能力,一个跨度测试,另一个是近因效应测试。米勒(1956)的“神奇”数字7 (加或减2 )为短期记忆能力提供了证据。

大部分成年人在短时记忆里可以记住5-9件物品。研究人员Atkinson和Shiffrin(1971)称短时记忆约15至30秒。这段时间过后,信息便开始消失,除非口头重复(练习)才能记住短时记忆里的信息。能在短时记忆里记住的信息就会转化为长时记忆。所以考点儿可以通过练习记住,几天后的考试很容易想起来记的东西。但这对我们预测以后能不记得这些是一种误导。

“每次我记了这个,就忘了那个”——霍默﹒辛普森

[-]
这句话意味着获取新的记忆会干扰先前存储的信息,人的大脑存储信息有限额。但我们并不知道大脑的真实容量和记忆的总容量。

理论上,长时记忆的容量是无限的,回忆的主要制约因素不是可用性而是其可得性。大脑包含大量的细胞,它们像网络一样协作对记忆进行编码和存储。

认知心理学关于遗忘的一个理论表示,新记忆的编码可能干扰先前的记忆(称为retro-active干扰)。这种干扰表现在为争夺表达权,新记忆会妨碍回想特定的记忆。

检索失败论
检索失败是长期记忆中的信息不能被访问。当我们形成一个记忆时也记住了当时的情形和环境,这些可以形成检索线索。

这些线索有利于检索不能访问的信息,没有它们就没法儿完成。

当需要回想的信息所在情景与记住信息时的情景有很大不同,遗忘就会达到最大化,这可能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在学校学会的东西在“现实世界”想不起来。所以,如果你在酒吧里学到怎么用西班牙语说“来两杯啤酒”,以后你再用时就很容易想起来。

这些检索线索可能对受神经退行性疾病引起记忆障碍的患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有重要作用。

想不起来某些事很让人沮丧,这种情绪反过来会导致一个人内部(情感)状态的变化,使得回忆变得更加困难。但是,拿来一些老照片或者回到童年住的房子,这类检索线索会让你的回忆像潮水般涌来。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