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22 , 15:23
52

基地囚犯出自传,讲述被迫与美国女狱警发生关系的过往

[-]

关达那摩监狱的一名关押犯写了一本书,书中说他服刑期间受到了折磨,并且还被迫与女性审问者发生性关系。

20世纪90年代,Mohamedou Ould Slahi去阿富汗旅游之后就变成了基地组织的忠实拥护者,并与苏联支持的政权相抗,不过现年44岁的他说他早在1992年就离开了这个组织。911袭击发生后,他被拘留了,并被怀疑与1999年的洛杉矶投炸弹案件有关。2002年,他被带往古巴,随后在毛里塔尼亚、约旦和阿富汗被审问。

[-]

在书中,他回忆当时别人说要教他什么是大美国之性,以及他后来被两名女性狱警性虐待的事。书本部分摘要如下:

我每天都要承受同样令人痛苦的体位,就这样过了七十天。
为了减少狱警带给我的痛苦,我宁愿听从她们的命令,狱警会抓住每个令人痛苦的机会。
我站起来之后,她们脱掉了她们的衬衣,开始用各种下流的话和我交谈。
最令我难过的是在3P中,我被迫处于一种可耻的位置。她们两个人把我夹在中间,一个在我前面一个在我后面,都紧紧地贴着我。
与此同时她们开始说下流话,并玩弄我的铅笔。

[-]

他回忆说他当时一直在祈祷,但是被训斥了。2003年十月是斋月,他无法禁食,并被强行喂入食物。他开始产生幻觉并听到各种声音:“我听到我的家人在谈话,我听到一种舒适的声音在诵读古兰经。我听到了来自故国的音乐。接着狱警就开始利用这些幻觉,从水管中用可笑的声音说话,迫使我伤害她们并密谋逃跑。我当时就要疯了。”

Slahi的律师Nancy Hollander认为她的顾客从未以任何罪名被起诉,他应该被放出来。她说:“这并非是他们找没找到证据的问题,毕竟根本就没有证据。我认为他处于一种法律未决状态,这实在太可悲了,他应该回家。”与此同时美国民权联盟在网上发放了一份释放他的请愿书。该联盟的主席Hina Shamsi也认为Slahi很无辜。

他的弟弟Yahdih Ould Slahi在新书发布会上说:“如果你能看看这本书,你就会知道这本书是以血泪写成的。”该书的编辑Larry Siems则说:“酷刑队受到了良好的训练,他们实施的犯罪近乎完美,没有留下任何明显的证据。他们会打在犯人身上的预定位置。这些恐怖的手法所造成的伤害后来才会显示出来。”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注:关达那摩是美军在古巴的海军基地,也是臭名昭著的虐囚事件发生地。现今有约300余名的阿富汗战俘被监禁在此。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2)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乐乐
    @3 years ago
    2670852

    @今野绪雪:
    我凑!不明觉厉,你这番描述让我以前以为sm只是那些为了满足施虐欲和疼痛欲人的sex play 一下上升到高尚的精神追求,一种信仰,,
    真是刷新三观
    要不得上次看帖子有个视频女王调教她的“狗”吃她的黄金,还骂他,那狗(我只能说他是狗)还一脸满足,,,还跪谢,,
    人要是迷恋啥东西还真是毫无理智和尊严啊,我勒个去,
    这也算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

  2. 今野绪雪
    @3 years ago
    2670765

    @乐乐: 许多人不了解SM,误认为束缚与器具是SM。实际上你所谓的金属环,马眼甚至更令人痛苦的东西,都是内心对更深入的感受体验的渴求的外部投射。是更深刻性爱的具象。要达到更高层次的体验,不通过SM也可以,但是大多数用SM的方式更容易也更具有感官刺激。最后,你说的那样自己体验就可以了,问别人问不出确切的感受。网上你需要的都有卖。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