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9 , 08:35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正在发生。为拯救世界我们是否应该搞人造生物?

[-]

想象一下,在遥远的未来,当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真的降临之后地球会怎样。生态系统正在衰败,生物多样性正飞速下降。我们已经过了保护自然环境的时期,科学家们为了拯救地球已经着眼于创造新的合成生物。比如生物修复过的鼻涕虫,将能监控土壤情况;豪猪一样的动物能散播种子;被生物膜覆盖的树叶能困住污染物和病毒。这些都将是政策协商、专利申请和企业决策共同产生的结果。

未来,人类将为了拯救自然而对生物进行人工合成。从表面看,这个想法很诱人、甚至很有希望。但是这个方案可能比想象的更不利。认为这些技术能够解决问题的想法是有乌托邦色彩的。

展开上述想象的人叫Alexandra Daisy Ginsberg,是个艺术家兼设计师。这是她在皇家设计院(Royal College of Art)为了博士学位而做的一项正在进行的设计项目“ Designing For the Sixth Extinction”中的设想方案。她在一年前左右都柏林的科学画廊(Dublin’s Science Gallery)的一场艺术展“Grow Your Own”上最初展示这一想法。提出关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设计,Ginsberg试图引起合成生物学领域相关的道德伦理讨论。通过这个项目,她想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到底应不应该用合成生物学来给人为造成的问题找寻出路?

[-]

[-]

[-]

[-]

这是个纠结的问题,一个自然资源保护者和合成生物学家们正好迎来的困境。Ginsberg自己也没有预想的答案,但是她几年来参与了一些合成生物的项目。最常用一些设计(比如汽车)展开话题然后延伸到对整个领域的批判。

“为第六次物种大灭绝而设计”是Ginsberg参加过一个会议之后形成的规划,那是第一个把立场摆在保护自然和合成生物学两个领域之间的会议,中心议题就是合成生物学和保护自然环境会给我们塑造一个怎样的未来?Ginsberg说:“就像是两边的人第一次聚在一起讨论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发现了共同领域,那就是都是为了拯救我们共同生存的星球。但这从来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比合成生物学更容易接受的形式已经出现:伦敦帝国学院的研究者们一直在探索如何引入能让植物根部繁荣生长的工程菌,可以防止土壤表面侵蚀及沙漠化的蔓延。

环保主义者因为固执、短视而遭到诟病,合成生物学家也没法避免争议。合成生物学家们一直被指责对生态问题的解决太乐观,把问题想得太简单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像侏罗纪公园那样)。Ginsberg的项目试图缓和那些盲目相信技术的乌托邦人士的激进想法,把他们将合成生物学的前景夸大的部分指出来。

老实说,Ginsberg的目的在她的项目里表现得不突出,很容易被忽视掉。她提出的四种生物设计很容易被误解成是合成生物学者描绘出来的美好蓝图中的代表作品。Ginsberg对人造合成生物的描述就像是一个塑料盒背面写的“技术规格”,它提醒我们:科学的进步往往面临政治、社会和商业重重阻碍。打个比方,如果要做这样的生物,谁来资助?利润归谁?万一出错谁来承担责任?

Ginsberg的项目可能会偏离她的预想,受到的质疑可能会比她想要的答案多得多。不过这不是件坏事,如果科学家真的正沉溺于未来新世界的生物设计师这一角色,他们可能更多的是从设计师的角度想问题而不是务实的科学角度。通过问对问题,设计师不仅可以引导科技创新向前行,更可以让他们走对方向。Ginsberg说:“我经常在科技论坛里受到谴责,说我问的问题太多却没有真正解决过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听到更多更好的问题,我们也得接受不是所有事都有解决办法的事实。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尽全力,想办法去解决这些攸关全人类的大问题”。

[-]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