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8 , 11:11

以前人们曾经以为种牛痘身上会长牛头

[-]

种牛痘身体里会长出牛头?其实这都和挤奶女工有关。

18世纪英国医生Edward Jenner发现挤奶女工好像具有对天花病毒的免疫力。

当时天花病毒在欧洲全境肆虐,每年带走几十万人的生命,弄得人们谈天花色变。得了天花的人体弱不堪,即便能活下来,也要带着水泡破裂后的疤痕活一辈子。天花在那时候是不治之症,人们对它束手无策。

[-]
Edward Jenner所著《关于牛痘疫苗来龙去脉的探究》第一版插图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近有一个展览,展示了即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依然每年夺走数百万人命的天花病史。展出的策展人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Christine Ruggere。走在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韦尔奇图书馆的二楼,穿行于一个个藏在玻璃柜子里面的天花时期物件,Ruggere说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各种疾病对当时的人还很神秘,人们也不了解这些疾病的传播机理。

Ruggere说:“在英国文学和诗歌作品里,挤奶女工一直都是肤如凝脂的形象,文学作品里经常用和挤奶女工一样美丽形容一个人漂亮。之所以说她们皮肤如此好,原因在于她们从不得天花。”

Jenner医生猜测挤奶女工不得天花,原因可能在于和牛乳房上的牛痘有接触,也许正是牛痘让挤奶女工们免受天花夺命。心里这么想,Jenner决定去验证这番猜测。

Ruggere说Jenner的论证方法用的是今人不会使用的办法——Jenner给一个小男孩接种了牛痘病毒,男孩得了牛痘,痊愈后Jenner将天花病毒注射到男孩体内。

[-]
盒子里面是一头名叫Blossom的牛的毛发,这头牛是Edward Jenner提取牛痘病毒的来源

结果是8岁的小男孩再也没有得过天花。Jenner做出了全世界第一例疫苗。

但是当时人们对他的疫苗都嗤之以鼻,展览展出了1802年一幅讽刺Jenner的漫画。漫画中凡是接种过牛痘的人们身上都冒出了牛脑袋。

当时的人们害怕接种疫苗的程度不亚于对天花的恐惧。当时有宗教领袖说既然疾病是上帝创造让人们死去的东西,那么阻止疾病便是不道德的。

D.A. Henderson博士说,即便是今天依然有人觉得人类不应该去干预上帝的意愿。1966年,这位传染病学家前去日内瓦领导世卫组织的一项彻底根除天花的活动。

[-]
苏联应WHO要求制作的冻干天花疫苗,每瓶可注射100次,在摄氏37度下可以稳定保持至少30天,这对热带的疫苗接种相当关键。

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叶,埃塞俄比亚成了天花最后的根据地。当时正值当地爆发血腥革命,疫苗接种人员不得不依靠直升飞机才能前往目的地。

追踪最后仅存的天花患者是根除天花最困难的地方,Henderson说关键在于让当地的领导接受接种疫苗的理由。他说最后喝了好多好多茶他们才能灭绝天花。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