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6 , 12:23

医疗应用现在很热门,但大多不靠谱

[-]

2013年,Julie Hudak发现了一个能诊断皮肤癌的iPhone应用,马上下载了它。她的丈夫和小姑子都死于黑素瘤,因此她不想错过在三个孩子身上发现早期症状的机会。这个应用使用简单,只用上传痣的照片,然后就能获得颜色标注的结果:绿色代表不大可能有癌症,黄色代表可能,红色代表有危险。虽然皮肤科医生在一个星期前刚刚告诉过Hudak,她孩子们的皮肤没有问题,但她还是决定把11岁女儿的痣拍照上传。几秒钟之后,结果出现了,Hudak回忆说:“有一些是黄色的,出现了一个红色,我顿时惊慌了。”她随后就给皮肤科医生打电话挂急诊。

像iTunes和Amazon这样的网上零售商给人们提供几千种应用,能让人实时了解到有关身体的各种信息,它们能够量血压、测脉搏、记录生理周期、评估你的肺部功能。保健类应用是增长最快的应用类别,根据顾问公司research2guidance的调查结果,市面上总共有10万个移动保健应用,比两年半前增加了一倍。该产业目前价值约40亿美元,分析人士们估计,这一数字到2017年会达到265亿美元。

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应用突然如此受欢迎。首先,医生越来越忙了。健康资源与服务管理局报告,初级保健医生的缺口有8200人。不过,用智能手机应用代替去医院还是有风险的。比如几年前,专攻医疗法规的法学教授Nathan Cortez注意到了一个声称能够治疗季节性情绪失调的应用,冬季感到抑郁的人们只要盯着手机,应用就会控制屏幕放出改善情绪的光。Cortez说:“手机放出的光根本不可能对病人起什么作用,这个不断增长的手机应用产业创造了许多有可能很有用,也有可能十分危险的东西。”

确实,近期的几项研究都找出了那些不合格的医疗应用。2011年,医药巨头辉瑞在发现公司所推出的风湿病计算器应用在测量肿大关节时,结果偏差太大,随后将该应用下架。2012年一项研究发现,就连最简单的计步器也不准确。在2013年的一项实验中,来自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者们测试了4个皮肤癌诊断应用,其中的3个都至少漏掉了3个黑素瘤中的1个。

你可能会期望食品与药品管理局会规范这些应用,他们确实有,不过主要对象都是与诊断装置匹配的应用,例如血压计。即使产品数据库里,还是有许多有关应用的投诉。一种血糖记录仪从2012年起出现了59起不了事件,主要都是糖尿病人根据错误读数使用了过多胰岛素,不得不被紧急送院。

然而,大多数的保健应用都被归在信息或娱乐类别下,来逃过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监督,但是他们的宣传用语可能造成误区。例如,WebMD的Symptom Checker应用,能让你“选择身体不舒服的地方和症状,然后了解你可能的患病情况”,虽然网站上指出应用“不提供医疗建议”。Real Blood Pressure Calc的描述写道:“你现在不必在带着重重的仪器到处跑了,只要这个最有用的应用就足够。”但免责条款中却说这个应用“只是用来大致了解你的血压”。

所有这些含糊的用语引起了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注意,该委员会过去几年都举行了有关保健应用安全以及是否要严格管理的听证会。例如IBM、McKesson和Qualcomm等科技公司则认为,让所有与保健相关的应用都通过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严格审查,会阻碍发明创造。而Cortez教授则提出更严格的规定能够阻止不可靠的开发者,从而强化这一产业。

目前来说,还是需要消费者自己擦亮眼睛。心脏病专家和医疗器械研究者Eric Topol建议人们谨慎选择保健应用。比如,对那些未经管制的只基于智能手机的应用,要持怀疑态度。那么要如何开发保健应用才好呢?在过程中引入真正的医生。2013年那项研究中成功的皮肤癌诊断应用是将用户的照片展示给了真的医生。还有Google Helpouts,可以让人们咨询通过审查的医生。最贵的情况下,一分钟可能会花掉你5-8美元,但是如果能让你睡得安心,这钱花的也值了。

文章开始提到的Hudak,她把女儿送回皮肤科医生那里之后,才发现应用的诊断有错,那个显示红色的痣是良性的。她决定删除这个应用,并表示:“我不能生活在恐惧中。”

本文译自 Mother Jones,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