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4 , 08:30

「天才」教给我们的六个道理

[-]

1.新的挑战要有新思路

一部分汽车、一部分喷气式飞机,一部分宇宙飞船,使Bloodhound SSC离第一辆突破时速1000英里的汽车的目标更近一步。换做是你会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下创出超音速的稳定车速?

Bloodhound项目的总工程师Mark Chapman在材料上思来想去,效果还是不够。最后和他的团队决定换一个角度,返回一步去看有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并没有创造出太多新的东西,只是运用的技术很有特点。

他们采用实验设计的方法做了很多的小实验,再得出精确设计。在绞尽脑汁做尽各种实验的三四个月之后,很突然的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设计:把各种可用的(飞机、飞船所用的)技术都融合在一辆车上,让它变得强大。

2.用实证给理念塑形

美国西北大学地球物理学家Steven Jacobsen曾认为,地球上的水源于彗星。但通过对岩石的研究,他发现地幔的林伍德石里面也藏有水,这一发现表明或许在N世纪前,海洋是从地球内部自己慢慢溢出来的。

但那时他很难说服别的学者相信他的观点,直到今年发现了两个关键证据似乎证明了他的理论是对的。所以,一个新的理论是否正确可能需要时间来慢慢印证,在它被世人接受前可能会经历很多曲折。但是如果你发现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个现象/规律的人,时间又证明你是对的之后,你会倍受鼓舞。

3.99%的汗水是真理

康奈尔大学Sheila Nirenberg正在研究治疗失明的新型假体,其中破解眼睛与大脑的信息交流密码是最关键的。了解到这一点之后的Nirenberg废寝忘食,吃不香睡不着地就想实验、研究,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

每次感觉筋疲力倦,江郎才尽的时候,她就会想到有人正处于危险状态马上要失明、有人得了黄斑部退化症,这些人将没办法看清自己孩子的长相、无法看这五颜六色的世界等等。如此,她就有了动力,为了这些患者重镇旗鼓继续努力。

4.结果与设想的情况可能不一样

Sylvia Earle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试图让人们用新的方式亲近海底,她的“梦想号(dream machine)”潜艇可以让科学家潜入到最深的海底。她想过用钢、钛、陶瓷和铝来承受深海高压,但最终发现其实玻璃才是终极王者,一块10—15厘米厚的玻璃板就能让她进入梦寐以求的那片深海世界。

玻璃是人类已知的最古老材料,但是我们对它的了解却甚少。它的分子结构有点像是液体,排列方式没有一般固体的有规律。因此,当玻璃被海洋里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压迫时,它的分子会被压在一起,形成更紧密的结构。

5.偶尔的一点好运也可以维持很久

菲莱探测器被誉为太空探索史上最大跨越之一,历经20年的策划期终于在年初发射并成功在离地球四亿八千万公里的67P彗星上着陆。

据菲莱项目的负责人Stephan Ulamec介绍,在这20年里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对彗星构造了解较少,不知道该如何设计这个探测器。不知道彗星的昼夜循环情况会影响保热设计,不知道彗星的重力也无法预测探测器着陆后对转速的影响,甚至于他们还不清楚彗星表面的样子。

科学家们需要建立尽可能符合多种彗星结构的设计参数,但是还是得寄希望于彗星的表面要够平坦。可即便是花了20年设计、缜密计划过的菲莱还是在着陆的几分钟里有点小失败:“鱼叉”系统未如计划打开,无法准确钉入彗星表面。不过幸运的是,菲莱还是成功地把数据发回了地球。

6.“天才”定义不明

“天才”是个有趣的词汇,Nirenberg常常忽略所谓“天才”标签继续走自己的路。只需要抛掉别人在你身上贴的各种标签做自己想做到额事就好了。因为所谓“天才”和“天赋异禀”真是判断标准不一、无法解释的事情。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