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3 , 13:39
107

韩国奴隶农场曝光:大量残疾人被胁迫和奴役

[-]

太阳炙烤着浅浅的盐田,在这里,Kim Seong-baek被迫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每天工作18个小时,从盐田里捞出大盐块。一只眼睛失明的他衣衫褴褛,他抓着另一个残疾人,两人一起向岸边走去。

这里与韩国首都首尔的城市景观相去甚远,他们在这个偏远的小岛上被迫劳作,而这种奴役残疾人作为盐田工人的做法实际上是人人皆知的秘密。Kim说:“那简直是人间地狱。”

他们一路乱逛,走过了黑色的、面上浮着一层白壳的盐田。他们能感觉到岛上的居民在看着自己,每个人都知道哪些人是苦工。在一个杂货店旁,店主的儿子拦住了他们并给他们的老板打了电话,老板来后用耙子打了Kim一顿,然后把他送回了盐田。

[-]

在韩国西南部崎岖的沿海地区,偏远的小岛上奴役制度十分猖獗。韩国2/3的海盐是在新安郡的许多岛上生产的,其中就包括Sinui岛,岛上2200位居民中的一半都参与制盐业。这里的工人每天都要进行繁重的工作,管理复杂的管道系统以及储存区。

[-]

过去十年中,奴役残疾人的事件被披露过5次。Kim的例子让政府调查了全国上千个农场和残疾人机构,发现了超过100名无报酬或薪资极低的工人。然而,岛上的情况依旧没有改变。虽然50名岛主和地区中介人员被起诉,但是国家警方称当地的警方和官员们不会受到处罚。在全国调查开始不久后,警方又在岛上发现了另外63名苦工,他们中的3/4都有精神障碍。

Kim以前的老板Hong Jeong-gi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他下周将对被判坐牢3年半提出上诉。许多其他的老板会认为自己其实给这些残疾和无家可归的人们提供了慰籍。64岁的盐场主Hong Chi-guk说:“他们是被抛弃和虐待的人,我们的社会还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其它出路呢?”

2012年7月4日晚,已经流浪10年的Kim在首尔的一个火车站睡觉,一位陌生人找到了他,说第二天一早就可以给他提供住所和工作。几小时后,他来到了Sinui岛的盐田上。Hong花了700美元从非法职介买来了Kim。

从第一天起,Kim就开始挨打,他说:“每次我问Hong什么事,先得到的不是回答,而是拳头。”第一次逃跑不成功,一周之后Kim又开始计划下一次行动。他和另一个工人Chae Min-sik再一次想找到去码头的路,但是杂货店老板的儿子Yoon拦住他们并给Hong打了电话。又是一顿毒打,之后他们还得继续工作。

Kim了解到Hong是一个有权势的人,过去当过村长。虽然心理很害怕,但是Kim在那个月末又试图逃跑,最后还是被Yoon抓住。Hong十分气愤,警告Kim如果他再逃跑,就会挨刀子。他让Kim干太多的重活,最后已经没有力气逃跑了。

由于他们都是临时工,小岛地处偏远,岛上的居民们又沆瀣一气,被奴役人员的总数很难估计。社会工作者们认为还有许多工人暂未被找到,调查的力度还远远不够。省警方承诺定期调查盐田,采访工人,但是熟悉小岛的人们知道那里的奴役还是很猖獗。

牧师Han Bong-cheol曾经在Sinui岛上住了19年,他很同情那些需要与残基工人打交道的农夫们,他说:“工人们闲下来就吃零食、喝酒、抽烟。他们每年被带到Mokpo市一两次去买春。这是痛苦的事实,但是一直以来岛上的社区都在共同承担这种痛苦。”

在做苦工一年半以后,Kim最后一次尝试逃脱。他成功给在首尔的母亲寄了一封信,她把信交给了警长Seo Je-gong,信里有到盐田的具体路线。由于Kim在信中说当地警方和盐田主暗中勾结,因此Seo和另外一名警官假装游客到岛上钓鱼买盐。他们趁Hong不在时搜查了他家,发现了苦工们坐在一个房间的床垫上,没有暖气也没有热水。Kim开始时惊讶困惑,然后才安心,他说:“我得救了。”

Chae开始时不愿离开Sinui岛,但Seo找到了2008年Chae的失踪报告,Chae才得以获救,现在他住在首尔的一个收容所。Yoon被罚款7500美元。Kim现在住在首尔,偶尔找一些建筑工的工作,他和Hong谈妥了拖欠的3.5万美元。他会做恶梦,谈起盐会慌乱不安,看到盐会觉得恶心,“一想起来都会让我咬牙切齿”。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TOTAL COMMENTS: 107+1

[3] 2 »
  1. alpha_boy
    @5 months ago
    3414566

    ……早期的工分制合作社里,合作社的总量粮食产量,除以总工分值,能得出每个人手中每个工分能兑换到多少斤粮食,然后一起承担粮食产量的波动带来的风险或者生产力发展红利。

    不过由于机械化水平不够,容易产生怠工,谎报工分等问题,所以合作社的规模不能太大,否则管理成本就会过高。

    但以后农业生产是用水培系统实现的,机械化标准化程度会大大提高,那么就有可能重新实验这种机制。

    最终发展目标是所有合作社产值合并,工分合并,用产品做抵押物发行满意度电子货币。单一合作社在某个生产周期的亏损会由所有合作社一起承担(就是滞销品降价,对应的产值损失用删除社会总满意度电子货币来分散),但是下个周期会将该合作社关停并转,去生产产值合并前,相对内部价值系数(兑换系数)更高的产品。也就是在集体所有制下去对弹性需求的产品进行市场化调节生产。

    而粮食、药品则按刚性计划生产(类似现在的最基础的公费疫苗是按计划和估测的新生儿总量去定量生产的,不会为了获取更多利润而搞什么饥渴营销限制产量)。

  2. alpha_boy
    @5 months ago
    3414563

    @某工厂主

    物理法则又不靠粒子绕着原子核旋转去生产产品,再销售给第三方来获取产值,这里面都不存在生产交换活动自然不存在什么奴役。

    奴役的定义早就有统计学家给出了,劳动者付出劳动厌恶度,乘以机械设备和天然资源带来的生产力放大系数,以产出能够带来社会满意度的产品。

    厌恶度*价值系数=满意度

    原始社会的劳动者只能拿到基本生存度的报酬,佃农社会的劳动者的报酬大于基本生存度,小于自身劳动厌恶度;

    工业社会的劳动者的收入会逐渐=自身劳动厌恶度;信息时代的劳动者的收入会逐渐大于自身劳动厌恶度,但小于产品满意度。

    如果经由大型电脑网络,以类似平权股份制合作社,或者最工分制合作社的方式来组织生产,让工人参与到投资活动中——或者工人花钱入股,或者工人像华为那样暂时无法获得加班费的参与记账劳动,过一定时间后再获取投资分红,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最后就有可能出现这个状态。这个状态的最高境界是工人收入=其所创造的社会满意度。

  3. 杜小卷他爸
    @1 year ago
    3142233

    @杜小卷: 操 你妈,你瞎 B ?

  4. 呵呵
    @3 years ago
    2651446

    带路党就是diao, 转移视线本领一流

  5. 基佬小甜心
    @3 years ago
    2651310

    @一口脆:他说实话你激动啥?一样的情况被联想到很正常,为了喷而喷在评论中提到天朝的人,而且人家说的在理你还喷岂不是和洗地一样了?

  6. 杜小卷
    @3 years ago
    2650904

    @布璃金 傻B自己编故事听的还挺开心。给自己讲一百遍就突然发觉这是真事儿了。

  7. 兰斯洛特
    @3 years ago
    2650899

    @某工厂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讲理不成那咱们就来武的,时间早晚的问题,你以为新中国是怎么来的。

[3] 2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