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1.03 , 00:01

被人类影响的动物

[-]

因为是元旦假期,免不了的会喝点酒庆祝,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科学家们也让鸟儿喝了点。他们给斑胸草雀喝酒之后发现它们的叫声比平时更轻,这个无聊的实验提出了一个问题:其它非人类会如何对人类的假期不良饮食有何反应?

吃可卡因的蜜蜂
2008年,澳大利亚麦克里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的科学家给一蜂箱的蜜蜂定期服用可卡因,结果它们在给同伴传递花粉信息时会夸大花粉数量,失去平时的判断力。

猩猩戒烟难
2013年,俄罗斯一赌场的猩猩John接受了尼古丁成瘾治疗,可是仍然无法戒掉烟酒。它成天穿梭在赌场的时候吵闹昏暗的狭小环境里,已经习惯了赌徒们抽烟的味道。当它被送到俄罗斯西南部Gelendzhik Safari公园之后还是会很高兴地接过游客的烟和啤酒享用,公园的工作人员想要帮它戒烟,在它嘴上安了防止它捡烟头的玻璃罩,饮食上也严格把关还定期让它锻炼。不过,做这些的效果还没Nicorette(力克雷尼古丁咀嚼胶)效果好。

蜘蛛
1948年,研究蛛形纲的织网技术数年的德国蒂宾根大学(University of Tubingen)动物学家H.M. Peters脑洞突开,给一堆蜘蛛喂了些迷幻药,确切点说是咖啡因和□□。后来他给蜘蛛拍了照片,发现这确实会影响它们的织网技巧:把网织得乱七八糟、毫无章法。

一头喝醉的大象
这头大象名叫Jumbo,曾经安全躲过一场火车事故,现在却有可能被慢性酒精中毒杀死。她的饲养员每天给它喂大量的香槟、威士忌让嘴刁的它平静下来。喝醉的它更倾向于昏沉地待着,而不是变成个疯狂的醉鬼。喝醉的大象胆小到比动画描述的还过分,变成了粉红象。

发疯的海豚
科学家发现,海豚会食用、分发河豚,就像人们见面给人发烟一样,因为河豚体内的毒素会让它们进入不一样的痴迷状态。几年前BBC纪录片还爆出的有人舔舐蟾蜍当吸食兴奋剂的现象,还有很多人与动物的畸形社会现象。不管是什么让某些怪胎色狼不再侵犯人类,总而言之对我们这些正常人来说还是好事。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