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12 , 08:52

《十日拍拖手册》的真实版日记

[-]

当我(原作者)决定打破单身生活,模仿影片《十日拍拖手册(How to Lose a Guy in 10 Days)》里Matthew McConaughey和Kate Hudson的剧情时,我正在飞机上喝得酩酊大醉。影片大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女作家Andie Anderson认为自己写女性作品写得烂熟于心没有意思,准备给一家世界性杂志社Cosmo开设中亚地区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的动乱专栏,而上头觉得这很荒谬。为了讨好她的编辑,她接受了一个荒诞而无意义的任务:和一个潜力股、浪漫的男子谈恋爱,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做遍所有一般女性不会做的、糟糕的事情让那个男的离开她。

Andie的目标是广告界有名的Ben Barry,她要做的就是勾引、迷惑Ben之后再让他厌恶自己。巧的是,Ben也和他的同事下了个怪诞的赌注:在办公室聚会到来之际,迅速让一个女人爱上他。而那场聚会就在十天之后举办。如果Ben成功了,就能和世上最大珠宝公司的进行广告合作。Ben非常非常想要得到这个广告客户,甚至可以丢掉一个人的感情、血肉精神。于是俩人上演了一场疯狂又固执的情场游戏,谁都不离开谁,只因为钱。最终影片还是不落俗套地让俩人共同坠入爱河。

我能不能成功在现实生活上演这样的事情?好吧,行事疯狂这一点我还是能驾驭的。对我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十天”,鉴于电影的结构完整性,我要如何做到十天内让一个人爱上我又迅速讨厌我。迅速让别人退却是很容易,但是也会让整个过程缩短。我会尝试学Andie,从有点让人烦,到垃圾里找吃的完成整整十天的任务。

幸运的是,我刚刚开始和一个男孩逛街,他是为了工作来的洛杉矶。如此一来,他就成了我的最佳人选,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完满,是时候结束了。你可能会觉得这样不好,但我从电影里学到的只有爱是一个邪恶、抽象的概念。还有,和作家睡觉就像是在自己裤子里放一只蝎子。

注:完全复制电影所有情节是不现实的,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经济上。老实说,我还不想被人送去精神病院。下面是我和Miller Lyte之间发生的事。我这样叫他是因为这是Matthew McConaughey(电影男主角)的侄子的真名,我不想任何人忘记。

第一天:电话轰炸

在影片中,一个男人最讨厌的事情就送不停被电话骚扰。但是很不幸,我生活在一个峡谷里,手机信号太差,只给他发了很多很多条短信。事实证明,这完全吓不到他,而且他也很喜欢发短信。我只要一给他发短信,他绝对秒回。好吧,看来这不是第一次有女人试图用这招甩掉这个家伙。

第二天:毁掉运动

电影里的第二次约会,Andie带Ben去看尼克斯队球赛。但是又不准他看赛场的比赛,又向他要苏打水喝,还叫他难听的昵称。

Miller Lyte真的很喜欢足球,每次我们坐在一起看什么比赛的时候我都想把他装进袋子里。我频频问他“你为什么要大喊大叫的?”然后再给他点建议,比如“如果输钱让你这么难过的话,你就不该非法赌博”这样的话。最后,我用双臂抱住他,说:“我是不是话太多了,老肉(Old Meat)”。因为我猜大多数男人都会很讨厌这个绰号,我才这样叫他。果然,他对这个名字不爽,但随后居然坦然接受了。

第三天: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Andie第一次去Ben的家(又是看体育赛事,吃肉,因为是男人)。她带了些毛绒玩具、卫生棉还有一盆蕨类植物。可是我没有毛绒玩具,这个家伙也没把我的植物怎么样。所以,最后只剩下卫生棉了。说到卫生棉我就火大,他在Airbnb上找到的这个业主居然给客人留了一整套的化妆用品。是的,他住的地方已经有卫生棉了!这都是些什么乌龙?!真是草泥马的分享经济。

第四天:文艺爱情片

Ben告诉Andie说她可以挑电影看,镜头切到:一个剧场上的大遮檐写着“CHICK FLICK MARATHON(文艺片马拉松)”,这几个字确实出现了,在一个成功的商业片里。

于是我去了他家告诉她,我想看《断背山》和《电子情书》。背对背看着我指定的两部文艺爱情片,我打赌他绝对忍不了了,因为一个直男是不可能想看男同□□的画面的。结果他看这两部影片的时候都很津津有味,嘴里还不停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第五天:饮食问题

尽管Andie在和Ben第一次约会时,在屋子里摆了龙虾和一大块的培根。Andie还是假装自己是个素食主义者企图惹恼Ben,男人都是肉食性动物啊!吃肉才是表现自己男子汉气概的事情,虽然只是饮食问题,但可以升华到女子同情心泛滥到极点的这一问题上。

不幸的是,我做不到。因为我已经在Miller Lyte面前吃了很多很多的肉了。不过作为弥补,我把他亲手给我做的三明治剩了一半多,这是我从事新闻工作以来做的最疯狂的事了。也是第一次,我在他的眼中察觉到了一点受伤的感觉。

第六天:不停劝他戒烟

如果说我知道一点关于男人的通病的话,那就是他们都讨厌被无休止地念叨和抱怨。Andie就不停唠叨Ben和他的朋友吸烟的问题。

然而,Miller Lyte不抽烟,他吸鼻烟。这还要糟糕些!每次我都会到他家拿起他的鼻烟然后说:“你真是人渣。”唠叨,成功。

他说:“如果你嘴里叼根烟一定酷毙了。”说着还往我嘴里塞了根烟。我说:“尊的吗?”然后站到镜子前面。嗯,他说的没错。

第七天:床上表现差劲

这是电影里真正□□的部分,Andie叫Ben的丁丁“索菲娅公主(Princess Sophia)”,然后Ben的弟弟就蔫了。

Sophia是我尊敬的姨妈的名字,我是绝对不会这样侮辱我姨妈的。于是,我就发现这货有给他丁丁取名。尽管违背了本次实践的本意,但我是绝对不会让他萎的。我只是在写文章而已,又不是要把我的高质量国际□□给毁了。

第八天:Stevie Nicks

Andie带了很多CD给Ben,听起来很棒对不对?错。全都是女歌手的CD!第八天,她给他放了《You're So Vain》,是首好歌,但是Ben的样子看起来就像Andie刚刚在他身体里下蛋了一样。

这个要照办很简单,也是时候给这次甩人计划下一剂猛药了。我在Miller家放了Stevie Nicks的歌,并且跟着带子全程跟唱。我自己的声音本来是很好听的,但是为了毁坏形象我已经尽力唱得相当难听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喜欢Stevie Nicks!他在《Leather and Lace》里还跟唱了男声!啊啊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完全没有按照计划来啊!我已无话可说。

第九天:用电脑合成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结果出来一只狗。带他去见假扮的治疗师,在他脸上实实在在给了一拳

哦,我的上帝啊。我都要为Ben鸣不平了,因为上述所有事情他都经历了。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他是要让别人爱上自己然后获得想要的荣誉。太可怕了,所以我不会同情他,他们两个各怀鬼胎或许都是罪有应得。等等,这只是个电影,我不能用常理去解读

这一天我没把电影里的那些事都照搬到现实,我只是尽量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毕竟这是第九天了,马上就到Andie和我的最后期限了。所以,我把自己灌了个烂醉,然后拿电动阴毛修整器把他的头发剃到只有火柴盒厚。他觉得我剃的发型很潇洒。这个电影上映几十年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是Zach Braff错了吗?我现在不知道是要给Zach Braff献花好,还是直接把他送入太空算了。

第十天:我们相隔几千英里

他按照计划回到了纽约。和电影不一样,我们没有酷炫的卡拉OK战也没有汽车追逐戏码,最后两个疯子互相抱住深深舌吻。没人得到奖励,我也不认为我会得到Cosmo的塔吉克斯坦专栏。而且,我现在也对鼻烟上瘾了。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再见,目前来说,我们的实验室成功的,他确然离开了。我成功地失去了他,却并不高兴。Miller,如果你回到纽约了,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么记得:你的发型看起来不错,而且服用产前维生素会很快长回来的。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