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11 , 09:01

Instagram观光:用艺术的眼光看芝士条

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机械工程师——Andy Huot把自己的业余时间都用在寻找造型独特的袋装芝士条了。过去的几年里,他花了大量的时间一袋袋地拆开这些膨化食品的包装袋,一根根地用艺术博物馆馆主的眼光来审视这些芝士条。每当他发现造型特别的芝士条后,都会立刻拍照上传到Instagram(link)和他4万多的关注者分享。

[-]

这一切都开始于去年10月,Andy在家搞发明。当时他肚子很饿,于是他就随手抓了一包芝士条解馋。由于正在进行创造性的工作所以激发了他脑内的“创造细胞” 运转,于是手中平凡的芝士条在他的眼中出现了艺术的效果。Andy立刻为那几条造型特别的芝士条拍了照并把照片传给家人和朋友看。

之后,他便决定要开一个名为”Cheese Curls of Instagram”的账号专门来放他发现的造型奇特的芝士条的照片。没想到这个账号刚开不久就得到了好多赞。“我没想过会有这么好的反响,”他坦言,“这简直让我非常有动力继续做。”于是他真的照做了。去年底,他的Instagram已经拥有大批的关注者,大家都说这是他们见过最有趣的账号。

不过虽然获得了很多肯定,Andy的行为仍遭致了一些批评。“在我上传的前2,30张照片里,我一般都会用手拿着芝士条用手机拍照。但是人们都在吐槽我的手指,于是我只好不把手拍进去。”他解释道。为此他还专门发明了用来拍摄芝士条的装置,主要是一个配有用来固定相机的三脚架和一个用来支起芝士条的画框。这些设备都放在他儿子的房间,因为那里的灯光比较适合拍照。

[-]

Andy现在为了做这事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搭了进去。他每天会花25到30分钟浏览Instagram,还会专门在周四的时候多花半小时去工作,这样他就能在周五花半天的时间来玩芝士条艺术。“我每次首要的任务其实是吃掉这些芝士条,我如果只是把它们倒出来找的话会很困难。”他说。

“但我一般一包芝士条只会吃60%到70%就大概知道能不能有发现了。我一般会把比较有特色的芝士条先挑出来放在纸盘里,然后之后再做进一步的研究。不过等用完它们一般都不新鲜了,所以我不会吃这一部分的芝士条。”Andy表示。

[-]

当他发现不错的东西时,他便会为它们拍照然后把它们放入密封盒里防止还需使用。为此他还发现芝士条的抗腐坏能力其实很强。“我有一些放了8个月的芝士条但看起来仍好好的。不过他们大概因为吸收了水分所以已经不酥脆了。”他说。

当被问及这些芝士条的品牌时,Andy表示自己绝对会用比较知名的品牌。“那些不知名牌子的芝士条没有质量保证。他们外表的涂层不均匀的话会影响视觉效果。”他说。他还发现奇多脆的Crunchy Flamin’ Hot 芝士条最适合用来做艺术创作。“我不知道这种芝士条的制作工艺是否有不同,或者它们的涂层在质地上与其他产品有区别,但它们的形状都比较棒。”他补充道。不过排除品牌和口味,Andy努力在每一袋芝士条中都要找到一个形状有特色的样品。

[-]

另外,Andy的作品之所以受到欢迎不仅仅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些特别的芝士条,而是他会为这些芝士条配上背景故事。比如他找到了一个高跟鞋形状的芝士条后,他便为其配词道:“虽然这双高跟鞋的跟还不够细,但穿上它仍可以让你的曲线更动人。”

据悉,他还曾找到过长得像霸王龙,热力猫的芝士条,还有两个芝士条被他形容为是:“妈妈在逗一个因为头发剪得像航空母舰而不开心的孩子笑”。

[-]

Andy的芝士条艺术目前已在Instagram获得成功,于是他决定要把自己艺术创作的平台进一步延展。Andy在Etsy上开了一家网店并打算把他拍摄的作品的高清版以20刀到25刀每张的价格售出。这些照片中包括了他的一个名为“不同行刑方式”的作品,当时他两周的时间才最终完成。

有人质疑Andy的创作真的算艺术吗,对此他只会回答道:“我认为艺术就是那些你不能天天看到的东西。你看着它们并从中感受到一些东西。有时候你甚至能从中明白一些道理。”Andy表示自己确实有缺乏自信的时候,但每当他浏览网友的评论时就会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可以认为这只是个玩笑,但其实能把芝士条带入网友们的视野中本身就是一种神奇的事。”他说。

本文译自 Oddity Central,由译者 lug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