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08 , 11:23

1/3运动:鼓励女性说出自己堕胎的故事

[-]

有1/3的女性会在其一生中经历一次堕胎。前不久,一项名为“三分之一(1 in 3)”的运动鼓励女性说出自己堕胎的故事,旨在给予女性支持并为堕胎权利运动创造政策和法律工作的文化环境。以下是部分女性的自述:

Sarah Jane: 我堕胎是因为婴儿的身体状况。这让我十分伤心,因为我们为了要第二个孩子尝试了6年。在我吃第二轮克罗米芬(生育药物)时,怀上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在15-16周之前,我们都没有发现她有任何问题。

后来一个胎儿专家为我做了一次二级超声波,结果显示我的小女儿有严重的脊柱断裂和神经损伤,而且损伤程度不能确定。这意味着她将永不能行走,没有对肠道或膀胱的控制力,甚至极有可能还没出生就死去了。我的心都碎了。我们不想让她遭受那种痛苦,就出于爱而选择终止怀孕。她那时是19周3天大。我还是很欣慰做出了那个决定,因为我救了她……没有让她遭受痛苦。


Lakeisha:2002年的时候我堕了一次胎。这是我做过的最痛苦的决定。让我怀孕的人是一个白人,而我是非裔美国人。我们之前从来没谈论过要孩子的事。在那之前的一年我刚有了一个女儿;他也还没准备好去承担这种责任。我们一起做了这个决定,他陪我去了诊所,一直待到手术结束,然后我们抱头哭泣。

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我的经历。我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因为那是我个人的选择,别人没有权利评头论足。女人每天都要做出艰难的抉择,但是我们却又被告知不能为自己或家庭做出选择。这种状况必须停止了。这是我们的生活,让我们自己做选择,不要再干涉进来,让我们自己做主吧。


Aimee:我怀孕的时候是17岁,男朋友还有虐待倾向。我本来是在采取避孕措施,但是并不规律。医生进来给我检查之后说,你怀孕了,想怎么办?

毫无疑问啊。我回了家告诉妈妈我怀孕了要堕胎。记不清是什么原因了,我要重复做两次。那是一个大秘密,我妈妈说如果我想的话,她可以连我继父都不告诉。账单是用保险支付的。我保守这个大秘密很多年,也为不能向别人说出这个决定而感到十分羞耻。多希望我不曾那么羞耻,我知道我做的决定是对的。现在我37岁了,自那以后一直没有怀孕。我最近才告诉我父亲(虔诚的教徒)我17岁的时候堕过胎,而他没有回应。

#更多故事,点击原文链接↓

本文译自 1in3campaign,由译者 半路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