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04 , 00:04

7年来,坚持自拍裸照的女摄影师

摄影师Polly Penrose于7年前开始她的“A body of work”项目。她在继父的工厂的一些工业机器和设备(比如为兽医给赛马做手术而设的桌子)中,首次尝试拍裸照。

她坚持不懈地跑到一些被人遗忘的地方拍裸照。Penrose会去找一些安静的地方,比如被遗弃的房屋和一些空的旅馆房间,然后在这些地方自拍,她有时候会从头到脚地伸展自己,有时候也会蜷缩成胎儿的形状。从2007年至今,她以这种形式记录下了自己在结婚、怀孕到为逝去的亲人悲伤期间曾经历过的外表和情绪的变化。每张照片中她的身体和空间之间都有一种新的联系,挑逗地挑战着“融入”这一概念。

[-]

Penrose在创作自述中写道:“有时候‘融入’到一个空间中,成为该空间的一部分很困难。而拍照的过程简直是惩罚。拍完照之后我的身上留下了淤青和疼痛。在拍摄每张照片时,我都设置了定时拍摄,所以我要不停地跑到照相机那里看照片,也要不停地摆姿势,然后不断地调整。感觉我每拍一张照片就像在把我慢慢地把自己的身体敲入了房间的景观之中。”

[-]

当她以照片的形式在那些位置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之后, 那些位置也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尽管Penrose并非故意如此,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照片已经成为了一种日记,记下了她所有的经历和情绪。那些沮丧、痛苦、心寒和恐惧都一一地留在了照片中。照片留给了她很多回忆,淤青和伤痛会消失但照片不会。只有她知道这些照片的背后都有什么故事,这是她在这项工作背后的私人经历。

[-]

Penrose在每张照片中都有意地避开了自己的脸,大方地在床、椅子、书架和梳妆台旁边示着她的四肢和躯干。人们很容易就能看到她身体上的变化,不过人们很难看到她的情绪变化。但其实秘密藏在她的体态预言中。每张照片坦诚地记下了每个瞬间,就像Penrose生命日历上的标记。

[-]

Penrose的项目还未完结。她还打算去克拉里奇舞厅、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阶梯讲堂、英格兰银行周围墙上的空隙实施她的项目。

[-]

[-]

[-]

[-]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