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02 , 08:55

为什么人与人的笑声不一样

[-]

你的笑声可能是被别人感染的,但是听起来好像是来自不同种类的群体。

想想那些有代表性的笑声—— Fran Drescher从鼻音很重的笑,Eddie Murphy像要气绝的狂笑,还有星爷的透着嘚瑟气息的笑。然后在想想你的笑声,是不是都不一样?这些笑声就好像全国各地有方言、口音那样各有各的特色。

我们发笑的原因是因为发生了好笑的事情,它让我们产生互动,还能加强记忆力、有益健康。但是,是什么让我们的笑声不一样的呢?

除了从生理学角度解释:笑牵涉到你的大脑边缘系统、喉、肺、呼吸肌等等,还有什么促使我们的笑声不一样?答案要在心理学和人类行为中间找。

《肢体语言圣经》作者、肢体语言与行为专家Judi James说:“我们在不同的情况、不同目的下有不同的笑声,大部分都在‘社会掩蔽’下进行的,也就是说只是为了礼貌或者为了社会交际。”

James拿看最爱的喜剧当例子:如果你时一个人看,你可能很少会笑出声,但是如果你和朋友一起看,你会跟他们一起笑作为一种社会互动、联系以及分享共同的体验。

唯一真正的笑是自然发出的,那个时候我们才能知道自己笑起来是什么声音。当我们真的开怀大笑时经常会把我们置于尴尬的境地,因为听起来、看起来都很粗野。

真正的笑因为被指“夸张”的次数多了,我们便学会了修整、抑制它。这时候的笑声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无论是有意还是潜意识的。如果我们对露牙感觉不雅,或者在人前很害羞,我们会尽量在人前克制自己。从而产生更保留或者说看起来更职业的微笑。这属于肢体语言。

James指出,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个人的发笑时的肢体语言,你经常能读出他性格中某方面的信息,比如社会压力、外向的行为给或者侵犯性。

正如歌曲《Mary Poppins(欢乐满人间)》唱的,“我爱笑,有些人用鼻子笑,有人用牙齿笑,有人笑得太快,有人笑得痛快......其他人,咯咯笑得像只鸟。”这些都是笑的不同方式和行为。

压抑的带喘息的笑声表明这个人有对自己进行强烈的自我控制,比如笑声不连贯,甚至听起来不是很舒服的咯咯笑可能都在告诉你,这个人很紧张或是羞怯。

我们大多数都觉得自己的笑声只有一种,但James说我们的大脑存着很多种不同的情景下的不同笑法,当某个人的笑声变了,说明环境、心境也变了。

这些可以被生活变化影响,比如你的生活因为某种原因变得艰难,你会发现自己很难掩饰自己内心的沮丧而配合别人发出完美的职业笑声。就算笑了,发出的音调和类型也是截然不同的。

我们也很容易被“后天行为”感染,我们听着别人的笑声然后一点点模仿,这样的学习行为通常自己没有意识就发生了。

不过,我们也得清楚:就算笑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它们在基本方法上还是类似的。尽管存在语言特性,笑声也没语言那么没限制。

马里兰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荣誉教授Robert Provine说:“虽然我们的笑声可以和谈话一样带有不同的色彩,但它并不是无限可变动的。如果每个人发出笑声的方式都不一样,那就没法界定笑的发声方法了。”

Provine还补充道,打哈欠、奇怪的笑、打嗝等等,都可以当成是笑这个主题上的变异体。最典型的奇怪笑声有一个短而和谐的响声,持续时间大概为1/15秒,每1/5秒重复一次。除此之外很难用别的发声方式笑。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是很像笑,至少不是能让人接受的笑。

Provine说:“语言学家、心理学家和哲学家面临这种原始发声问题也有困难,好像把笑声当成了一般的谈话来发声。要说这种笑和哭跟什么声音像的话,不如说它像狗叫更有说服力。”

这些“原始的发声”甚至可能是遗传的。Provine在他的一本书里引用了一个例子:同卵双胞胎从出生后就分隔两地,四十年后重聚发现他们笑起来的风格是类似的。这两个双胞胎可能在笑的声音某个方面及发声模式、发笑的准备动作甚至是在笑点上继承了母体。只是,关于笑的具体遗传特性还需要更进一步的额研究才能确定。

同时,这对双胞胎还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笑声好像在不同年龄段也有不同表现?

对此,James解释道这和抑制有关。孩子是最容易发出纯真、真诚的笑声的群体,因为他们没有长大后的各种社会禁忌。而成人往往会遮住嘴巴或者弯下腰把脸埋起来。

孩子会在发痒、被抛到空中或者父母做有趣的肢体动作时自然发笑,而成人可能在幸灾乐祸、看到别人的不幸时发笑(即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不管笑的原因是什么,也不管处于哪个年龄段,有一点是共通的:你笑得越多,生活中值得开心的事越多,我们的身心也就越愉悦。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