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01 , 21:22

一位女士对智能可穿戴设备的吐槽

本文为第一人称,原作者是一位女士。

本周我才知道我爱蛇皮,这很奇怪因为我的家人都很怕蛇。我爱蛇皮这一点也是Mica告诉我的,Mica是一款高级智能手环。

[-]

Mica还告诉我,我喜欢手镯。这真令人惊讶,因为我一直觉得手镯很烦人。在我打字、做饭、涂鸦和打手势的时候,它们都碍着我了。它们对我而言是不必要的装饰,在一些不重要的节假日时,我的丈夫会给我买一些便宜的手镯,导致我最终不得不让他别买了,因为我工作的时候戴着手镯不方便。但看看最近流行的智能手环如Mica,我意识到我错了。说真的,我还欠丈夫一个道歉。

[-]

可穿戴设备最终向我展示了女性真正想要的东西。

现在,你有可能会想我才是我自己,我应该比那些营销团队更了解自己需要什么。我怎么能从一个一个时尚配饰那里了解自己需要的东西呢?所有的秘密在于知道你心里的秘密。可穿戴设备背后那些聪明的营销人员撕开了我的灵魂,向我展示了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

[-]

不仅是我,还有所有女性。我了解到我们女性渴望闪闪发光的东西。我们想要珍珠。我们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名字比如Memi,其发音当然是Me!Me!我们爱金子,我们不怕戴着厚重的戒指。除此之外,还有身材苗条的女士告诉我们保持苗条有多难,没什么比这个更糟糕了。这还不算,我们想要一切,我们希望毫不费力地获得这一切。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们女性——组成了这个世界上一半多的人口——是一个多么伟岸而强大的庞然大物。我觉得我们女性都不一样。我觉得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国家、来自不同种族、有不同的意识形态、有不同的性征、有不同的癖性和敏感度。我觉得我们正是因为这些不同而美丽。

但当我看到所有这些为女性而设的可穿戴设备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们都一样。

[-]

我猜我喜欢粉红色,就像我3岁那年迪士尼告诉我的一样。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于是开始抗拒成为那种女孩子。我觉得我已经变了。我猜如果我曾经有一把枪,那应该是一把粉红色的女士Ruger。

[-]

当然,市场在可穿戴产品上只是做了别的公司做过的事情。但科技产业完全没必要特意把性别区分开,特意把那些产品涂成粉红色。当女性走路时,我们的计步器记录下了我们的步幅,没什么特别。我们走路时,肌肉的运动和所有人类一样。我们的小配件就没必要特意标识自己与众不同了。手机就是手机,健身追踪器也一样。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