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7 , 10:20

脑洞大开:如果钞票上不印领导人

随着时代进步,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移动支付的光明未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纸钞就得淘汰。截止到10月1日,市面上流通的货币就有一万两千九百亿美元。仅在一年前,美联储才发行了新版100美钞,而且按规律富兰克林总统还得“活”在纸币上15年。

在设计这版纸币时,美联储想方设法地加入各种防伪细节。雕刻技术变化、字体调整、材质更换以及新的打印技术。不过,这新纸钞的设计听起来也不是多有创意和激情的过程。

还在学设计的学生Travis Purrington对纸钞这东西有着更加诗意的想法,他说:“我认为纸钞是构建现代文明宏伟建筑的一个砖块。”而这促使了他后来产生的对美钞的独特想法。

Purrington是美国爱荷华州人,目前在瑞士巴塞尔设计学院的硕士在读生,他目前在写的硕士论文将我们的货币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做了修改。他的想法是:要是把纸钞当成“教育工具”会是怎样的?纸钞不再是爱国的一种形式产物,而变成让所有人都能共同欣赏、瞻仰的全球性债券会是什么结果?

[-]

[-]

[-]

[-]

[-]

熟悉的林肯、杰克逊还有毛爷爷什么的都消失了,变成一个丰富多彩的图像。Purrington想要引入一个系统,来取代会过时的人物肖像。让纸钞成为庞大系统的连接突触,让国家真正融合。他对美钞的重新设计包括5美元、10美元、20美元、50美元和100美元。正反两面都有设计:一面是用柔和的埃舍尔式绘画风格画出来的科学技术产物,另一面是一个丰富多彩、黑白颠倒的现实世界。

比如十美元纸钞的一面是巴基球,另一面是闪闪发光的摩天大楼。50美元的纸钞一面画着迷宫一样的电路板,另一面则是宇航员的头盔,音乐还能看到空间站。关于5美元的设计,Purrington是这么解释的:“我想要在上面放一些一般人不会想在一起的东西,比如把神经元放在农场或是农业相关的场景上。你拿远一点鸟瞰这张纸钞,你会看到农场上复杂而详细的结构。”

Purrington还舍弃了美元一直以来的传统布局。他说:“面值以象形文字的形式分布在四个角落绕了个圈,而我的设计看起来更像欧元和瑞典克朗。”这是因为Purrington的设计灵感就是来源于瑞士每20年一次的货币模型。他认为,瑞典每20年给自己的钞票一个固定的主题,20之后再换一个,货币除了购物的功能之外还能传播信息。他指出,20年这个时间跨度是有特殊意义的。因为这刚好是每一代人成长的分水岭。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