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7 , 00:10
60

关于“奇怪的梦”的研究

[-]

早上被闹钟吵醒了,皱着眉把闹钟关了然后钻回被窝接着睡。你记得你的梦,只是走了两步路或者说了两句话而已,肯定没睡多久。睁开眼睛一看,居然一个小时就过去了!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动作,要得了一个小时这么久?!你有没想过这到底咋回事呢?

现在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做“清醒梦”的人貌似已经得到了答案,不过在研究这些人的经历时,还有些比较奇特的事件,比如你有没有可能在睡着的时候挠自己痒洋。

对清醒梦的研究历史已经超过一百年,最早研究的人是19世纪的一个法国贵族Marquis d’Hervey de Saint-Denys,他在13岁发现自己可以决定梦里的活动,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用清醒梦测试他沉睡的大脑醒过来的临界点。

奇异的旅行

他的冒险行为还包括很多其他事情,比如把梦里的自己从顶楼抛下,看看会不会梦到自己死亡。当然,他不能梦到死亡,而且一掉下去梦的场景变了。通过对经常出现在梦里的场景和人物的注意,他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梦是形形色色的记忆,对梦的解释比当时的唯灵论更加理智。另一位先驱者是作家EM Forster的侄女Mary Arnold-Forster,她在20世纪20年代写了一本清醒梦的指导手册。她用自己梦里的意识避免了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噩梦。

[-]

最近几年神经学家开始着手做反常的实验,比如今年初德国美因兹约翰尼斯·古腾堡大学的Jennifer Windt开始研究到底做清醒梦的人能不能挠自己痒痒。这听起来可能异想天开了点,但它可以测试我们在梦里的自我意识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在现实生活里,我们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会下意识地抑制我们发出笑声,所以自己挠痒痒是没感觉的。

结果证明,我们在清醒梦里同样没法挠自己痒痒,受试者在梦里也很难让自己发笑。这表明他们在梦里对身体动作和感知也有高度的意识,也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身体的自然反应。

有趣的是,Windt还让受试者在清醒梦里出现的其他人来挠自己痒痒。有几次,梦里的人拒绝了。她说:“梦里的人表现得好像他们也有大脑,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梦里那个人答应了来挠痒痒,受试者也不会给予太强的反应,这表明大脑知道自己对梦里出现的其他人物也能控制。

梦游

研究梦里的时间推移方式是棘手的研究,然而瑞士伯尔尼大学(University of Bern)的Daniel Erlacher却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

这个想法始于他在做对大脑想象不同动作的调查时,当我们梦到跑步的场景时,我们是不是触发了与比赛有关的这一片领域呢?在他早期的实验里,结果表明确实是,但是它们的持续时间和方式很奇怪。

[-]

所以,他邀请了一些经常做清醒梦的人来到他的睡眠实验室。要求受试者在梦里执行各种任务:一旦他们开始清醒,走十步、数到30或者做一个复杂的体育运动等等。为了记录他们做行动的时间,他用了个奇怪的办法:尽管身体不能动,但是眼球运动可以代替肢体运动。受试者给予的开始和结束信号是眼珠左右运动两次。除此之外,Erlacher还测量了受试者的大脑运动和肌肉运动情况,以防受试者装睡影响研究结果。

正如他预想的,做梦的人比现实生活多一半的时间完成那些动作,这表示受试者在梦里是做慢动作,尽管他们对梦里的时间并没有概念。他们醒来后都表示,感觉和现实的运动没有区别。

这样似乎就能解释为什么一个短暂的梦却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就算这样,Erlacher还是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他猜想,也许睡眠状态下的大脑活动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处理信息。

但是,Erlacher的工作有个实用(有点捕风捉影)的影响,他希望运动员可以利用清醒梦争取多一点训练时间。毕竟睡眠是巩固记忆的重要途径。所以,利用梦来巩固新技能还是有可行性的。在运动员因为不可抗力(比如受伤)而不能训练时,可以利用清醒梦提高技能水平。当然,这是有限制的,不能提高耐力。但是如果你的大脑有很好的模拟程序,你还可以利用它来提高、巩固技巧。

在Erlacher和顶尖运动员对的访谈中,很多运动员表示正在使用这一技术,而他也正在调查清醒梦里运动带来的好处。他说:“我认为这一技术如果被训练到高水准,将会在运动员训练上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他的小组实验包括一些标准的实验室可操作学习任务,比如掌握手指运动的规律,从事一些比较常用的运动(比如飞镖)。他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取得的成效都还不错,他说:“这似乎非常有效,只比实际操作差一点点,比清醒状态下的心理预演强。”梦里时间推移失真应该不是问题,因为整体事件的连串性被保留下来了,人们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执行而已。

诚然,连睡眠时间都拿来自我提升的技能可能只会吸引野心勃勃、要强的人群里。但至少,学习控制自己的清醒梦可以成为我们一般人早上赖床的理由。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0
赞一个 (13)

TOTAL COMMENTS: 60+1

[2] 1 »
  1. 桃子
    @2 years ago
    3064083

    初六那天午睡做梦,梦到我在吃瘦肉,当时我极力劝诫自己不要吃!那是肥肉,这一切都是假的!!然后被电话吵醒了。

  2. 2947327

    我能控制梦中出现什么人物,事件,还能控制这个梦什么时候结束,但不知道为什么

  3. 2830201

    有没有可能从睡觉开始到睡着做梦这段时间人一直是清醒的感觉的到

  4. 路明非
    @3 years ago
    2613276

    @牡丹: 我觉得指不定哪天会在新闻上看到你

  5. 路明非
    @3 years ago
    2613274

    @柚子: 每次醒来都蒙蒙的 等清醒了 也啥都记不住了

  6. 2613155

    @牡丹: 描述得很好,我也有过几次类似的梦,忧郁着从轮船甲板跳下海,在海面上像御剑飞行那样自由地前行,跳下的瞬间还能感觉到心跳加速了

  7. 强袭钢大木
    @3 years ago
    2613127

    在梦里把一枚硬币塞到自己PP里,然后我就能飞了。。=A=啊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8. jj大人
    @3 years ago
    2613102

    说真的,真会有这种梦,我也试过

  9. 好色猴子
    @3 years ago
    2613078

    我就知道一提清灵梦,会有一群人跳出来分享他们的经验……

  10. 2613022

    我很早就学会了做清醒梦,但是我主要把它用来理解书中的困难的内容,或者用来做课题。
    我不知道有没有心理学家研究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梦里的思维,特别适合建立直觉,这些直觉在我们平时思考的时候是非常难以形成的,可能需要很多年的练习。
    我尝试过很多种思考,梦里极其难以进行基于排中律的思考,几乎是不可能形成一个严谨的思考。所以一切的形式逻辑的演绎都非常的困难。
    与其相反,梦里非常特别适合做构造性逻辑推理。平时你学的东西,会根据你的思考重点,会在梦里极其快速地被查找,这种查找速度和广度是你平常没有办法体会到的。
    我睡前会用速记法记下一大片我没能成功顺利理解的内容,然后入梦的时候,我会慢慢思考里面的东西。有趣的是,如果你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你梦里一开始的场景会变化,会渐渐变得没有,这一部分我是控制不到的。我的理解是梦境会随着你注意力的变化而会变化。
    这种在梦境中练习的习惯在学生时期无法帮助我多少,能够帮我加深对书本的理解,但是这对成绩的帮助并不是太大。但是在我研究生到博士期间帮助了我非常多,使得我很早就能发核心期刊的论文。虽然说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科学根据,但这种习惯我的确非常依赖。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