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6 , 13:06

社交媒体上的「表演者」和「观众」

[-]

随着社交媒体消耗掉人们越来越多的时间,来自朋友们的更新无所不在,而内容大多都是有关自家生活的。结果,每天都会有人抱怨,太多自我宣传了,太多晒度假照片的了,太多自拍了!没人想知道你午饭吃了什么,或者你家小孩午饭吃了什么,或者你的猫有多可爱,但是人们还是不断的发类似的内容。

来自Chicago Now的一名作者写道;“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在Facebook上没完没了的上传你孩子的照片了。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哪类人,有些妈妈们真的认为自己的小孩比其他所有人的小孩都更可爱。”

确实,社交媒体和婴儿是特别危险的组合。2010年一项来自网络安全公司□□G科技的调查显示,92%年龄在2岁以下的美国儿童都有某种带有网络图片的电子档案。但是朋友们记录小孩一举一动的帖子只是一类让人们厌恶的社交媒体内容,Elite Daily列出了在Instagram上最烦人的50种人,包括网络模特、时尚人士和富二代。而还有人不断的提供意见,教你如何礼貌地告诉你关注的人别晒得那么厉害,别没完没了地更新,还有就是,别那么烦人。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之一是,社交媒体让分享太过容易,以至于出现了过度分享——按一下手机就能拍照,然后立马就能传到Facebook上。不过也有许多研究支持社交媒体的这种成瘾性,以及强迫症一样的更新如何直接作用于大脑的快感中枢。

然而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人们沉迷于过度分享自己的生活,虽然这可能是事实,而是在于人们都爱抱怨。我们用抱怨来拉近彼此距离和建立联系,这天气怎么这么不好?我们老板怎么回事?我们用抱怨建立同盟。研究显示,抱怨能够释放压力,从而延长寿命。但是我们抱怨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天性,遇到事情我们更倾向于抱怨而不是用行动去解决。抱怨社交媒体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这也成了人们最喜欢讨论的话题:谁是你的更新上最讨厌的人?而要解决这些更新狂人刷屏的问题很容易,把他们从关注列表里删除就好了。

但我们能做到么?还是说关注的人和过分分享的人会变得一样上瘾和痴迷,比如点赞党。我们倾向于将责任推给发状态的人,但实际上我们却也上瘾了。说到底,过分的更新也是因为过分的关注,如果没有观众在等着,也就没有理由没有必要更新了。我(原文作者)最近就持续关注了两个老友在网上分手的过程,我明知这些不关我的事,但是还是忍不住一字一句地看完了。

这就是人们过度更新的原因。这不是他们的天生缺陷,或是想要比人了解自己的渴望,而是因为我们想要倾听。停止人们过度分享的唯一方法就是拒绝关注,但我们不愿意这样做,于是我们转向了抱怨,并假装想着怎么对付充斥着主页的自拍。但是如果你真想让你页面上的朋友、同事和陌生人看上去不那么让人讨厌,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点击“取消关注”就行了。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