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6 , 19:14

残疾女教师和她牛棚学校里的150位学生

[-]

每天一大早,早饭时间刚刚过,150多个孩子一路欢声笑语,从头到脚灰头土脸,浩浩荡荡地穿过巴基斯坦南部的一片大棉花地,踩在被太阳烤的焦干的土地上,来到这座泥巴糊成的牛棚里,这座牛棚绝不比寻常美国人家的车库大,孩子们紧紧地挨着彼此坐在泥地上,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很窄,相互的膝盖都能碰着,但是从他们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对知识的渴望。

牛棚外的一块小木板上骄傲地标示这里是间学校。虽然孩子们没有桌椅、没有柜子、墙上没有地图也没有张贴各种图表——更别说笔记本、饮水机和午饭饭盒了。

[-]

这里也没有什么老师,只有一位你年轻女子安静地坐在学生前面,偶尔给孩子们一些指导,几米外有一头牛和几只山羊,时不时朝这里看。这位女士的的名字叫Aansoo Kohli,是这里唯一的老师。

Aansoo其实还是一名20多岁的在读本科生,马上就要毕业。作为这个村子唯一一位稍微受过一些教育的人,她的使命就是改变村子的这种现状。

“我要让这些孩子成为医生,我要让他们成为教师和工程师。”

[-]

Aansoo的牛棚学校的孩子都是在巴基斯丹居住的印度人的孩子——他们过着边缘化的生活,有些时候被欺负被迫害,在巴基斯坦这个□□国家,他们是一群少数派。他们的村子几个世纪以来都是靠为封建地主摘棉花和摘青椒换取一些微薄的收入。

小村名叫Minah Ji Dhani,位于巴基斯坦信德省腹地,村子没有通公路,必须穿越农田才能到达。这里没有供电也没有自来水。村民们过的是2亿巴基斯坦人中最贫穷的生活。

Aansoo的身旁放着一副简陋的木拐杖,婴儿时期一次治疗失败让她失去了行走能力。他的父亲是位不识字的雇农,看到女儿这副样子,再也无法下地干活,于是他每天背着女儿去几英里外的一家公办学校上学。

家庭贫困、身患残疾、又是巴基斯坦这片极为保守和家长作风的偏远农村读书的小姑娘,Aansoo说自己在学校的日子很难熬。人们嘲笑她,说她读出来也没什么用。

学成有什么用?Aansoo用这间牛棚学校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虽然她没有教育资质,教孩子也没有工资,但是她要给孩子们,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一个受教育的机会。

她说:“我爱这些孩子们,我这么做是在鼓励他们去学习。”

由于孩子的人数太多,她只能先教会年纪大一点的孩子,再让他们把知识传授给小一些的孩子们,这些孩子里,最小的只有3岁。村子里虽然穷,但还是七拼八凑买了些书脚皱巴巴的公政府课本和几块手持黑板。

不过,Aansoo开办学校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大家关注偏远乡村的孩子,尤其是贫困儿童受教育有多么难,在巴基斯坦这个问题已经不止几年了。

长期以来,巴基斯坦的公派教师岗位都属于政治施舍,几千名所谓的老师领着工资,但不去上班。离Aansoo所在的村子一英里不到的一个村子有一家女子学校,因为教师从来不露面,已经关门很久了。

[-]

Aansoo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告诉整个巴基斯坦的教师,他们的责任是教育整个国家的儿童,别再赋闲,来学校教书!

劝说村民让孩子放下地里的活来上“无用”的学也很难,因为家长不太理解读书有什么用。对付这些家长只能告诉他们,神站在学校一边,上学能得到神助。

这招虽然愚昧,但是很管用。

据估计目前巴基斯坦有5800万学龄儿童没有上学。2010年巴基斯坦进行了修宪,规定所有5-16周岁的儿童都要进行义务教育。但是义务教育是由各邦负责,邦一级政府并没有执行修改后的宪法,而且未来也不太可能执行。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1.8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