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5 , 10:03

zipcar创始人建立并丢失“汽车分享”帝国的始末

[-]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Antje Danielson的儿子Max与Robin Chase的女儿Linnea在马萨诸塞州德纳公园的一个轮胎秋千共同玩耍的友谊直接促进了两位母亲在儿子女儿上学的幼稚园里的伟大会晤。随着两人彼此的互相了解与加深,她们聊得更欢了。Danielson,一位供职于哈弗大学的地球化学家;而Chase则是毕业于MIT商学院的准妈妈。经过数次公园偶遇的闲聊后,Chase跟Danielson倾诉说一直想要让自己的商业学位有用武之地,以及她的企业家梦想。而Danielson则想要从象牙塔出来透透气,从商的欲望也俘获了她。“那天我就在学校的操场上,碰到了一个拥有商业学位的妈妈,我跟她说(想要启动一门生意),”Danielson回忆说道,“她说,‘哦,很巧啊,我也一直想要开创自己的公司。’”对此Danielson的丈夫是十分鼓励的。“他说,‘那好啊,为什么你不去问问她一起开办一家公司呢?’”

所以在1999年10月里的一个下午,Danielson告诉了Chase她的汽车分享计划。Chase很兴奋,但她想要确认一下她的丈夫不会反对这样一个大步骤。那天晚上在告诉丈夫这个计划之后,她决定去实现它。几天之后,Chase和Danielson进行了第一次zipcar正式的商业会议。

[-]

直至今天,总部依旧设立在波士顿的zipcar在全美超过有26个城市设立了他们的办公楼,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及英国这些国家里zipcar拥有超过86万名员工。而在2013年1月份发生的汽车租赁巨头Avis以4亿9千1百万美元收购zipcar之后,这家公司的价值更是蒸蒸日上。然而Chase与Danielson之间权力的斗争与股权的纠纷让两人早早就分道扬镳。现年56岁的Danielson已经有十年没跟Chase说过一句话了。

出生于德国的Danielson为完成地球化学博士后学位而远赴美国就读于哈佛大学,她研究的项目是利用250万年老的沉积岩来分析大气的化学成分。但是1993年在她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Danielson发现自己不自觉地担忧起子女今后生存的世界起来。“我很清楚环境问题的糟糕程度,”她说,“并且我发现虽然有很多理论或主意,但没有多少人来实践它们。”于是她将自己的关注点从地球的过去转变到地球的现在,打定主意成立一家环境保护的公司。

因为不确定究竟要去做什么,Danielson开始从熟悉的地方寻找灵感,即学术期刊。在学术期刊中一份关于瑞士Mobility公司的研究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家欧洲汽车分享公司与美国里的汽车分享公司十分不同,比如说汽车分享波特兰这家(即为后来的Flexcar,于2007年与zipcar合并成一家)。Mobility已经是一家坐拥17400名客户和700辆汽车的大公司,但是它最有价值的资产还是它的科学技术。Mobility开发出一种允许会员不需要秘钥交换就能开启车辆的系统。Danielson决定把它的成功复制到美国中来。

[-]
zipcar合作创始人Antje Danielson

作为有良心的消费者,Danielson与Chase都旨向大规模减少单一使用的汽车数量,基于美国日益增长的环保成本她们所提倡的宗旨是极其有效益的。但是因为Danielson一家全仗着她一个人的收入,她必须继续在哈佛大学的教授工作。而Chase作为一个自由人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之中。1999年末,她们开始寻找投资,并在来年的一月确定了75000美元的启动资金来创立公司。Chase成为zipcar的总裁,而Danielson则扮演着副总裁的角色。

2000年5月zipcar的第一辆汽车终于上路了,到9月份她们就吸收了600名会员。但是随着公司的逐渐成长,创始人的分歧也越发加深。“Robin和我一起合作地并不愉快,”Danielson说,“她想要更多的股权,但是我说,‘瞧,你以后可以从员工股票期权中得到额外的股份,但是这家公司是我们一起建立的,(所以)我们要对半分它。’”根据Danielson的版本,Chase对股份与权力的要求时她俩冲突的根源。

裂缝继续在加深,Danielson说公司的决策几乎从没经过她的磋商,即使是公司的核心决议也仅仅在几个人手中进行。“看起来Antije从没有进入过决策环节中一般,”曾经的zipcar首位工程师、现任为谷歌产品经理的Paul Covell说。“大多数的会议都没有Antije的身影。”Chase的丈夫,2006年之前zipcar的技术总监Roy Russell说,并说那是因为Danielson并没有在全职运营着公司。“在公司运营中她一直是那种可有可无的状态,据我所知,”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不确定她是否真正地加入到这家公司,同时她从没有离开过她在哈佛的工作。”但是Danielson并不这么认为。“我已经尽力而为了,”她说道,“在常规时间里我确实要在哈佛供职,每周35个小时,此外我还要抽出每周30个小时做zipcar的事。”

从zipcar主要职员的视角来看一下这个故事。Danielson的强项并没能完全发挥出来,她是一名精干的学术人员和热情的环保主义者,但她缺乏商业经验,“Antje给公司带来一种有血有肉、大局的视角,”Robin的哥哥Mark Chase说,他作为业务发展总管在zipcar工作了四年。zipcar的前车队经理Larry Slotnick直白说道:“事情看起来她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Slotnick回忆Danielson说她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工作伙伴,但是她有平衡专业与个人职责的问题。“她不能跟其他创始人一般把全部的精力每周50或60小时投入到公司中。”

但是Covell说Danielson即使在2000年他第二个儿子出生之后她依旧为zipcar倾注自己的心血。“在我的记忆中Antje占据着一些独特的位置,即使是在她第二个儿子出生之后,她依旧会赶来参加公司的会议。”而Danielson也记得在午夜中冲出家门启动zipcar参加会议,“而且我还要拖着我的小儿子在副驾驶座位上。”

尽管这两位创始人之间的裂痕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直到2001年的1月,决裂才爆发出来。在董事会议中,Chase向董事会申请无需经过董事会雇佣与解雇人员的权力。Danielson觉得随着公司的扩张这样做会方便一些也就投了同意票,于是这项决议就通过了。“但在两个小时之后,她就开始炒我的鱿鱼了,”Danielson说,“Robin想要成为公司里的独裁者,而且她很冷血地达到了这个目的。”Covell说他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甚至连Chase的哥哥都大吃一了惊。“我只知道Robin跟董事提议了这事,本想只是权力的斗争,”Mark说。“对此我感到非常吃惊。”就在一周之前,Danielson上递了哈佛的辞呈好全职为公司工作。她学术生涯的终结让这次zipcar踢人事件变得越发糟糕。“我想出这个主意,我孕育了它,是我邀请了Robin共同建设它,”她说,“这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人夺走一般痛苦。”

在采访中Chase通常都会这样撇清自己,Danielson是依照自己的决定离开zipcar的。但是zipcar的前CEO现在说她一直都在避免Danielson的离去消息的流传,因为创始人员在董事会议中达成了共识。“在过去的14年里我一直保守着与Antje离去承诺时的协议,”她在邮件中说,“这些协议包括了不公开讨论那个事件的细节。”

当被问及炒Danielson鱿鱼这一事件时,Chase的回应是,这故事“充满吸引力。”她在邮件中这样写道,董事会议很清楚表明了董事是绝不会插手公司的具体事务的运营。“我绝不是因为要去解雇她而向董事要求这样的权力,”她说道,“多年来我曾经非常努力保护Antje免于伤害,不管她是否对此表示过感激。”

Danielson安静地告别了zipcar,后来在哈佛的绿色校园行动中谋得了一份职位。她从未公开过那次离职时的情况。“我不想掀起什么波澜,因为zipcar依旧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Danielson说,“我从没想要过它以失败而告终。”Danielson依旧持有公司的股份,但是她所持有具有回报潜力的资产并不是她不言坏话的原因。“你不能因为某人的道德低下而去扼杀某些好的东西。”

踢人事件之后,公司大体上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Slotnick说:“我们对此并没有纠结多久,”他回忆说,“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有多大的影响。”公司继续保持着扩张,在两年里就扩充到了纽约城与华盛顿特区。但是Covell回忆说虽然生意照常进行但是Antje的出局还是非常悲伤的:“我记得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

Danielson一直保留着zipcar的股份直到2013年Avis收购了整个公司。“我开创公司时有50%的股份,”她说。但是经过多轮的注资之后,她最终的股份只有1.3%,即收购价格4亿9千1百万中的630万美元左右。

在Danielson出局后的第三年,Chase也被迫失意出走zipcar。在过去,Chase宣称她之所以离开zipcar是因为她父亲的过世及其女儿刚起步的模特生涯(她的女儿是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模特Cameron Russell)。当本杂志提问她是否被解聘时,Chase回答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与冗长的故事。”并且她“没有心情来讲这个故事。”而来自公司内部的说法,跟Danielson很像的是,她是被驱逐出局的。“这是董事的主意,”Slotnick说,“Robin想要引进一些风险投资,并且她为此大费周折。”根据他的说法,这是Chase第一次完全自己一人引进百万资金,而她选择的投资人都不咋样。“她要负责引进投资,但是她并没有办到这件事。”基于这个原因,公司的董事决定换一个新的CEO。

Chase是一个富有领袖魅力的领导人,zipcar前工程师Greg McGuire说,但是在由男孩构成的风投世界中她很难融入进来。“风投领域几乎都是男性的,”他说,“对一个女性来说这是很难很难的。”当Chase的继承者Scott Griffith接手后,资金立即滚滚而来。“在我看来那些副总裁们故意截断了资金源,好对公司做手脚做出让他们满意的变动,”McGuire说,“我的感觉Robin从未被给过任何机会,他们精心安排了场换人的迷局,这事就这样了。”

就跟Chase挤走的同伴一样,她在zipcar的股份也随着公司的成长而急速缩水着。公司上市后两年被Avis盯上并收购,此时Chase的股份从30%缩减到不到3个百分点。

就如这两位女性在14年前预测的一样,zipcar已经极大地改变了我们使用汽车的方式。成为zipcar会员的家庭不需要购买第二辆汽车:当需要第二辆车时临时订用一下就行了。而大城市里的会员们会依赖zipcar的汽车出差旅行,或从一个公寓搬家到下一个。

现在,Chase是Veniam Works的创始人及执行□□,一家位于葡萄牙的汽车通讯公司,她还是法国点对点汽车租赁Buzzcar的创始人。自从离开zipcar之后,她曾被时代杂志提名为最有影响力的100名人物(2009年),并举办了许多关于创业、环保及zipcar的创立故事的讲座其中包括有2007年在TED上的讲话。这些许多讲座都没提到她曾经的商业伙伴的贡献,而只有在纽约时报2013年的一篇文章上提到Danielson“一个刚从柏林回来的朋友。”

而至于Danielson她早已回归到了学术界。并成为塔夫茨大学的环境研究所的行政主管,她照管着塔夫茨大学环境项目的日常活动。坐办公室的Danielson看起来既自信又满意。她不再掀起怒火或是紧□□嘴唇。对她来说生活依旧十分不易,目前她正在经历一场离婚,但是她所经历的风雨并没能挫败她。

她甚至承认说会时不时地使用zipcar,说她为她自己共同创立的这家公司感到自豪。“我不清楚Avis旗下的zipcar会驶向何方,”Danielson说,“但是我知道我们曾有所作为。”当被问到她今后的计划时,她略有所思后说要提高全球范围内里大学的环保教育。这个主意,她说,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启动项目吧。

本文译自 The Verge,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