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25 , 00:01

死而复生是怎么回事?

小笨

[-]

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看过医生认定“死亡”又在几小时后复活的新闻,其实死亡并不像我们所想的不那样,不是黑就是白,不是生就是死。

活埋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怕程度仅次于蒙面电锯狂魔和巨型蜘蛛。而这正是波兰一个91岁女性Janina上周经历的噩梦。在冷库里躺了11个小时之后,她在运尸袋里到处挪动,最终让太平间的工作人员发现:她其实活得好好的。

几周前,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一个埃博拉病毒受害者推定“死亡”,可是在掩埋队来搬“尸体”的时候,他开始有轻微的肢体动作随后确认他还活着。今年上半年,78岁的Walter Williams跟Janina有类似经历:在殡仪馆工作人员准备为他做防腐加工时发现他在尸体袋里挣扎。今年一月,肯尼亚男子Paul Mutora在被宣告死亡的15个小时之后于停尸房醒来。

一开始,“死者”家属们都又惊奇又感激,庆幸他们爱的人还活着。但是混乱和失意接踵而来,在这些案例里明显医生做了错误的诊断,这还不够令人不安吗?

[-]

然而,活着与死亡的界限其实是模糊的。死亡并不是是或否的问题,这是许多不同过程和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心脏停止跳动到神经元放电,其他机制已经终止运行时还有一些仍然运作这种事完全有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脑死亡是非常复杂的情况,“死亡”的定义不完全清晰是主要原因。死亡在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甚至在科学的解释是不一样的。

通常,导致死亡的过程始于心脏停止跳动,这意味着身体的器官需要的氧气和其他重要营养素用光了,从而积累有毒废物。大脑也是这些器官之一,对缺氧特别敏感,只要缺氧四到六分钟细胞就会开始死亡。

除了埃博拉病人之外,上述病人之所以醒来的假设之一是,他们都放在停尸房经历了冷却过程。这让上述身体机能运行变缓,供氧恢复速度足够快的人就有机会重新苏醒。也有可能这些病人在医疗人员检查时只有极其微弱的脉搏,处于无意识状态,最终导致了死亡的误判。如果大脑的温度降下来了,那它的运行所需氧气和营养素就会更少,从而争取更多存活时间。在颅脑手术中,不论是要去除肿瘤、夹动脉瘤还是修复畸形,医生经常会在麻醉之后给病人降温以保护其大脑。

医疗人员在确定死亡时有几个关键的体征。一个是脉搏,通常是手腕的脉搏。在那些病得很重的病人里,查看脉搏的最佳位置可能是颈动脉(前颈的左右两侧)。医生可能会检查多个地方的脉搏以确定心脏是否跳动。除此之外,还会检查是否有呼吸迹象,眼睛对光的反应。这些也能提供病人生命力的重要信息。

还有特殊情况:心脏和其他大部分器官都好好的,唯独大脑损害严重。这些患者通常被认定为脑死亡,这就让医生陷入伦理困境。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很有生命力,但是大脑却没有任何活动迹象,这个人算活的还是死的?这个问题的回答,牵涉到个人的宗教和哲学信仰。

随着技术、科学和教育的持续发展,死亡的定义受到的牵制更多。在所有可能性里,死亡声明在未来可能会包含更多灰色区域。Janina、埃博拉病毒受害者、Williams和Mutora的经历是很渗人,但值得庆幸的是这种现象只是少数。但他们提醒着我们,关于人体的科学探索还有很多尚未发现的未知领域。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 ,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