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15 , 22:54

跟金·卡戴珊相比,这位18世纪的南非女性才是真正的巨臀

金·卡戴珊用一个封面成功展示了她的□□裸体,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位18世纪的南非巨臀女性。

本周金·卡戴珊向世人展示了自己涂得发亮的裸身巨臀,她的亮相掀起了网络狂潮。约两百年前,一名丰臀肥乳的非洲女子在各地被展出,也曾勾动欧洲好色之徒的欲望,当时的世界为此起了不小的波澜。萨拉·巴特曼(Sarah 'Saartjie' Baartman)来自南非、如今为西开普敦乡下偏远的科伊桑(Khoisan)部落。

[-]
金·卡戴珊的臀部并非第一次引发网络热议,巴特曼事件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科伊桑人(Khoisan)曾被蔑称为布须曼人(意即丛林人)和霍屯督人(意为笨嘴笨舌的人)是南非的原始住民,他们曾备受欧洲殖民者和从东非和中非迁移而来的恩古尼族落(Nguni)的蹂躏。他们在生理上与众不同的地方是,硕大的臀部和亚洲人般的眼睛。做为狩猎部落,他们的身体会随着食物的多少而发生急剧变化。在食物丰足的日子里,他们的身体会在臀部储存大量脂肪,臀部突出显著。欧洲人进入南非之后,欧洲人把这一特点当做区别自己和落后、发展程度低的土著人的身体特征之一。

巴特曼约出生在1790年,她的家乡经历了一系列的边境战争和当地非洲部族的冲突,导致白人的势力向开普敦之外地区扩张。巴特曼的未婚夫和她的父亲都在冲突中身亡,留下她孤苦无依。关于她的生平人们所知不多,隐约可知的是经济的发展推动了非洲的底层社会,她最终流落在开普敦的一户人家里做女佣,实际上就是奴隶。非洲原始住民的体型引起了白人殖民者的兴趣,他们对巴特曼的身体充满着好奇。虽然身高只有4英尺7英寸(1.43米),但巴特曼的臀部却异常发达,结果她于1810年做为一位英国军医亚历山大·邓洛普(Alexander Dunlop)的“私有财产”被带往伦敦做为稀奇事物在舞台上展示。

[-]
萨拉·巴特曼(Sarah 'Saartjie' Baartman)来自非洲科伊桑(Khoisan)原始部落,如今为开普敦西部的偏远地区

[-]
巴特曼的出现在女观众中引起了骚动,她们跑上来捏她的皮肤,无礼地掐她,嘀咕她的身体结构是否是真的

她被呼为“霍屯督人的维纳斯”,第一次出现在今天伦敦俱乐部区的中心圣詹姆斯(St James)的舞台上,观看的人趋之若鹜。当时门票就卖两先令,组织者发了不少财。他们让巴特曼穿上凸显身材曲线的紧身衣。关于非洲美女像“男性”一样爱抽烟的噱头也被加入了表演中,巴特曼踏上舞台的时候总是在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烟管。她的出现在女观众中引起了骚动,她们跑上来捏她的皮肤,无礼地掐她,怀疑她的身体结构是否是“真的”。男子用手杖戳她,仿佛在研究博物馆里的展品。

[-]
各地报纸刊发的广告

她成为的“正常的”高加索女人的相反例子,在走街串巷进行游行展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十年后,欧洲的女人们开始穿裙撑,紧身胸衣以使她们的臀部看起来更大,腰和胸部看起来更加完美。到达伦敦后,巴特曼和邓洛普以及他的另一个主人亨德里克·凯撒(Hendrik Cesars)居住在约克街的一所房子里。几年后,她成为了反奴隶运动的引发原因,但人们的运动没有使她摆脱再次被贩卖的命运,1814年她被卖给了一个法国人,开始在海峡另一岸的舞台上继续着展示生涯。传说她因酗酒和梅毒死于1815年12月。剥削继续存在于她死亡之后,外科医生取走她的□□保存了下来,而画家描绘下了她的身体。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她的□□还被摆放在遗骨旁边展出。直到2002年,纳尔逊·曼德拉发出倡议,巴特曼的遗骨才得以返回南非家乡,人们为她举行了正式的葬礼。

[-]
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她的□□还被摆放在遗骨旁边展出。直到2002年,纳尔逊·曼德拉发出倡议,巴特曼的遗骨才得以返回南非家乡,人们为她举行了正式的葬礼

当然,金·卡戴珊向世人展示的并非如巴特曼那样的悲情故事,至少,她是自愿的。就像早在19世纪的人们会不由自主评论吸引他们眼球的,与他们不一样的人一样,历经多少年,人性在当今社会还是没有改变。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2
赞一个 (106)

24H最赞